韩梦跃上战台,面带微笑,与秦海林相对而立。秦海林用蔑视的眼光看着韩梦,冷哼一声:“哼!还以为你这废物不敢来了呢。”

  “呵呵,手下败将而已,岂有不来之理?”韩梦依旧面带微笑,波澜不惊。

  “你……哼,上次只是你侥幸而已,这次可没那么好运了!可别说我这个做师兄的不近人情,现在我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自废修为,再乖乖的跪地求饶,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饶你不死!”秦海林很是自信,依旧傲慢的看着韩梦。

  “嘿嘿,多谢师兄的好意,不过,我向来都很相信我的运气。”韩梦又露出他那憨憨的笑容。

  “好,既然天堂走路你不走,那就拿出你的兵器,来吧!”秦海林剑指韩梦,怒喝一声。

  “兵器?不用,对付你,如此,足矣!”

  台下众人皆嘘声一片,这韩梦也太狂妄了吧?面对比自己高三个境界的秦海林,居然还不用兵器,这不是找死是什么?这家伙,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狂妄自大,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秦海林见韩梦如此轻视与他,气的咬牙切齿。

  “废话说完了没有,要战便战,我可没时间在这儿陪你废话!”韩梦似乎很是自信。

  “狂龙剑诀!”秦海林也不再多说,大喝一声,一剑劈出,仿佛一条长龙盘亘与剑身之上,银色长剑顿时光芒大盛,隐有龙啸之声,嗡鸣不已,带着一股肃杀之意,卷着飓风,朝着韩梦卷杀而去。

  众人见秦海林一招使出,皆叹为观止,没想到这狂龙剑诀自他手中使出,尽然有如此之威,不愧为内门第一!这韩梦还是托大了,不用兵器,如何能抵挡秦海林这一杀招?

  “来的正好!”韩梦面不改色,见秦海林持剑杀来,霸天神体运转,只见韩梦全身遍布金色光华,好似铠甲一般,光罩笼罩住全身,只瞬息那剑光便已至近前。

  “铛!”

  只听一声巨响,剑光劈在韩梦的霸天神体之上,犹如古钟奏鸣之音,深远冗长。

  众人定目望去,只见长剑犹如打在铁板之上,被那光罩抵挡,却再难进分毫!

  “怎么会这样?”秦海林大惊失色,自己这自信一击莫说伤着韩梦,竟然连他这护体光罩都没破开,韩梦站在原地未动分毫便轻而易举化解了自己的杀招。

  台下众人又是嘘声一片,没想到这韩梦赤手空拳真的还就抵挡住了秦海林的狂龙剑诀,要是换做自己,早就被劈的死无全尸了,难怪他能如此镇定,原来还真有些本事,众人看待韩梦的眼光有了些许的变化。

  “嘿嘿,秦师兄,你这是手下留情了吗?再来,用点儿力!别跟挠痒痒一样!”韩梦对着秦海林憨然一笑。

  秦海林看着台下众人的反应,听到韩梦的嘲讽,脸色铁青,愤怒不已!

  “找死!狂龙剑诀,绝杀!”

  秦海林怒喝一声,提剑再次杀来,顿时剑光四起,破空之声冲天而发,剑气似虎啸龙吟,化作龙影朝着韩梦奔杀而去!

  没想到秦海林的狂龙剑诀已练至绝杀之境,看来韩梦这次悬了,就算不死也会重伤,台下众人看着秦海林这霸道的绝杀,都觉得韩梦这次必然完败!

  绝杀未至,已能感觉到凌厉的绝杀之意,秦海林这一杀招不容小觑。韩梦依旧站在原地,面不改色,全力激发霸天神体,金色光芒比此前更胜,犹如骄阳之辉,那光罩仿佛化为实质,护住全身,散发出道道光晕。

  “硄~”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剑身劈在光罩之上,气流震荡,激起一阵炫目的金光。

  完了,韩梦这次肯定完了,这霸道凌厉的绝杀一定将他劈的七零八碎,死无全尸了。众人看着秦海林这威力绝伦的一击,纷纷摇头。这韩梦本事倒还是有些本事,就是太托大了,今日能死在秦海林的狂龙绝杀之下,也算值了。只是有些可惜了,哎……

  终于,光华散尽,尘埃落定,众人定睛朝着战台望去,台上的一幕让他们全都目瞪口呆,愣在当场!

  这怎么可能?发生了什么?

  /U酷+匠J网^正版☆,首M发)|

  只见韩梦被震退数米,身前的光罩已出现道道裂纹,但却并未消散,韩梦依旧面带微笑,立于光罩之中,犹如一尊不败战神。而秦海林手持长剑,虎口渗血,衣衫已残破不堪。握剑之手颤抖不已,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不可能!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抵挡的住我得狂龙绝杀的,他只是一个废物,为什么?为什么?!”秦海林心中怒吼,不明白自己全力一击为何连碰都没碰到韩梦,气的青筋暴绽,浑身颤抖。

  “呵呵,秦师兄,你的狂龙绝杀还未大成就这样全力使出来,这么想杀我?被反噬的滋味儿不好受吧?你的表演结束了,现在,该我了!霸天神拳!”韩梦大喝一声,元力涌动,霸天神体之威尽数灌注于右拳之中,一拳轰出,拳风刚猛,裂空之声噼啪作响,仿佛还有一丝雷霆之光附于其上。

  “砰~”

  秦海林本已被反噬,深受内伤,韩梦一拳轰至,已无招架之力,随着一声闷响,秦海林倒飞出去,撞上战台边缘的石柱,停了下来,口吐鲜血,已然重伤。

  台下众人瞠目结舌,他们曾引以为傲的秦师兄就这样败了?他们曾以为必死无疑的韩梦就这样逆袭了?这个不起眼的小子给了他们太多太多的震撼,一次又一次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原来,他才是当之无愧的内门第一!他才是飞云宗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突然,就在众人震惊的同时,站台边缘的秦海林突然起身,抬起右手,元力涌动,只见一道流光自其指尖飞出,只朝着韩梦的胸口疾射而来!

  “去死吧!”秦海林低声自语,阴邪一笑。

  “咻~”

  流光瞬间即至韩梦身前,韩梦眉头微皱,这秦海林果然卑鄙,技不如人居然使用暗器,暗箭伤人。韩梦元力运转,化拳为掌,霸天神体威势集结于掌心,一掌拍出,流光应声而散。

  “怎么会这样?我杀不了他?我杀不了一个人武四重的废物?为什么?为什么!”秦海林见自己的杀招一次又一次被韩梦化解,心境已然崩溃,瘫坐在地。

  “卑鄙!”韩梦怒喝一声。盯着不远处的秦海林,一字一顿的说到:“我与你本无深仇大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屡次侮辱与我,今日又无所不用其极想置我于死地,技不如人便使此卑劣手段,你,不配为一个修武之人,我本无意取你性命,今日,我便废你修为,也算是给我们这场生死之战做个了断!”说罢,韩梦起身上前,往秦海林身前走去。

  “你…你…你敢!”秦海林见韩梦面色决然,仿佛地狱修罗,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吓得面色苍白,张口结舌。

  “这里是生死台,生死勿论!你敢杀我,我为何不敢废你修为?”韩梦面色不改,反声质问。

  “我…我是你师兄,你怎么能不念同门之谊!这是大逆不道!”秦海林见韩梦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嘶吼。

  “刚才你要杀我的时候,可曾想过我是你的师弟?你向我使暗器要置我于死地的时候,可曾念及同门之谊?你如此卑劣,不仁不义,有何资格说我是大逆不道?”韩梦一声比一声铿锵有力,一句比一句直戳人心!

  秦海林彻底崩溃了,瘫软在地,他知道,今日韩梦必废其修为,他恨,恨自己技不如人,他悔,悔自己为何要无故招惹这个杀神。修为被废,意味着自己从此便是一个废人,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韩梦片刻便已至秦海林身前,抬手化掌,往秦海林丹田轰去!

  “住手!”

  就在掌风离秦海林丹田只有寸许之时,只听一声大喝,韩梦身形一顿,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程虎怒气冲冲的朝着生死台奔将而来!

  “韩梦,大胆,你可知,残害同门,该当何罪?”程虎对着韩梦高声质问。

  这秦海林是程虎的亲传弟子,也是近年来飞云宗不可多得的天才,如今韩梦要废其修为,程虎必定护短,会出手相救。想到此处,韩梦站立起身,面无惧色,对着程虎说到:“宗主,你说我残害同门,弟子斗胆,有几个问题敢问宗主!”

  “说!”程虎看了一眼倒在一边的秦海林,怒容满面。

  “这生死台,可否是飞云宗历来宗主设立?”

  “是!”程虎极不耐烦的答道。

  “那是否凡是宗门内有私仇的弟子皆可来次一绝生死?一入生死台,生死即勿论,双方自愿,生死有命,与他人无关?”

  程虎眉头紧皱,知道韩梦话中之意,一时语塞,看着战台上正气凛然的韩梦,大声呵斥到:“即便如此,你也不该不念同门之谊,苦苦相逼!”

  “那么,刚才秦海林要置我于死地的时候,同门之谊在哪?而宗主您,又在何处!既然如此,他的修为,我今日必废!”韩梦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说罢,停在半空中的手掌猛然落下,只听一声惨叫,秦海林修为被废,昏死当场!

  台下众人皆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台上这个不起眼的小子竟然如此不惧淫威,杀伐果断!纷纷暗自庆幸,幸好平日没有得罪与他,否则今日修为被废的,便是自己。

  “大胆!你这孽徒!你可知,你的命早就不是你的了?”程虎怒目圆睁,勃然大怒。

  韩梦眉头微皱,这程虎,似乎话里有话,我的命早就不是我的了?难道……难道他早就想杀我?可为什么呢?先是有那奇怪的黑衣人,然后就是那中毒的紫金犀,现在就连这飞云宗主都意欲要我性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事情,必然有关联!

  还未等韩梦想出所以然,程虎面露杀机:“我本心存慈悲,才留你至今,没想到却是养虎为患,你嗜杀成性,残害同门!未免日后你祸乱天下,为祸苍生,今日,我便清理门户,以绝后患!”

  “哈哈哈…生有何欢,死亦何惧!要杀我,何必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吧!”韩梦仰天长啸,无惧生死!

  程虎自知多说无益,抽出腰间金背大刀,元力涌动,朝着韩梦,一刀斩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