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韩梦看着这个奇怪的老头,躬身作揖:“晚辈正是。”

  “哈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这老头似乎很欣赏韩梦,大笑出声,迎了上去。

  “前辈,我想去武技阁挑选武技,不知道……”韩梦说明来意,可还未等他说完,那老头便打断了他,俨然一副老朋友的模样,一手攀着韩梦的肩膀,笑嘻嘻的说到:“诶,不着急,挑选武技,有的是时间!来来来,快告诉我你是怎么从这入门密林到内门密林里去的?还有,你又是怎么打败他们二人,夺得这内门第一的?你的修为,可不如他们。”

  韩梦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位老者,看似不起眼,实则眼中藏着一丝精明,好像什么都知道,又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让人实在难以捉摸。

  “嘿嘿,运气,运气而已。”韩梦又露出他那副憨态可掬的笑容。

  “呦呦,还跟我保密,你这小子还挺谨慎,那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把你的秘密告诉我,我也跟你说一个我的秘密,咱俩交换!”老者满脸期待,一副小孩儿想听故事的模样,眼巴巴的看着韩梦。

  “这个…呃…真的是运气!嘿嘿。”

  “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跟我说说嘛,老头儿我最喜欢听故事了,我保证绝对不跟别人说!真的!”老者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扯着韩梦的衣角来回晃动。

  韩梦不禁哑然,这个老头儿,看似老态龙钟,完全是个老顽童嘛。

  “算了算了,不为难你了,哎……”老头看韩梦一脸为难,只得作罢,悻悻的叹了口气,随即又诡异一笑,故作神秘的俯身贴耳对着韩梦轻声耳语到:“你知道武极天书吗?”

  听到武极天书四个字,韩梦身体猛然一颤,眉头微皱,眼中精光一闪,随即又恢复平静。又是武极天书,这老头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知道?

  老头又露出他那诡异的笑容,“嘿嘿,快进去挑选武技吧!等你什么时候想跟我讲故事的时候,再来找我吧!嘿嘿,老头我去睡觉咯。”说罢,打了个哈欠,便转身离开了。

  韩梦疑惑的看了看那佝偻的背影,便进入了武技阁。

  武技阁内部很是宽敞,全是一排排并列而立的古木书架,其上陈列着各式各样的武技功法,不计其数,韩梦一本一本仔细翻阅,寻找适合自己的武技。

  突然,韩梦的目光停留在一本名为霸天神体的功法上,这本功法安静的躺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上面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一看便知平日少有人翻阅。

  韩梦吹了吹上面的灰尘,缓缓打开。

  “霸天神体,专练肉体,虚其心,实其腹,以意引气,气到力达,阴平阳秘,意气通神,使气内行五胜六腑,外及四肢百骸,最终达到浑元一体,天人合一的地步。练至大成者,可以肉身开山裂石,无坚不摧,刀枪不入……”

  原来这功法是以淬炼肉体为主,难怪很少有人问津,一般人都是修炼强大的攻杀或者防御武技,很少有专门修炼肉体的,不过这功法倒是很适合我,我体内有那强大的雷霆之力,会随着我得修为而成长,所以一定要有强大的肉体才足以承载,就是它了!韩梦将功法揣入怀中,离开了武技阁。

  飞云宗大殿之上,程虎正襟危坐,身旁站立一人,身附黑袍,额带弯月,似是在向程虎交代着什么,程虎眉头微皱,频频点头,眼中杀机尽显。

  转眼韩梦已到飞云宗数月,凭借平日的刻苦修炼和超强的领悟力,霸天神体已略有小成。程虎对燕儿也是照顾有加。

  这一日,燕儿来到韩梦住处。

  “你让我打听的人我打听到了,那个老头大家都叫他齐长老,好像从上一任宗主在位的时候就在看守武技阁,一直名不见经传,也有人说他身份神秘,深藏不露。”

  听了燕儿的话,韩梦若有所思,齐长老?这人大智若愚大巧若拙,肯定不简单,说不定还真知道武极天书的消息,得找机会套套他的话。

  “你在想什么呢?你还没告诉我你让我打听那个糟老头儿干什么呢。”燕儿见韩梦发呆,推了推他。

  “哦,嘿嘿,没事,就是随便打听打听。”韩梦又露出他那憨憨的笑容。

  “哼,你怎么老是神神秘秘的,亏你还笑的出来,自从得了内门第一以后,那个什么秦海林一直怀恨在心,到处跟人说你是走狗shi运,还说你是废物,要真比实力,说你连他一个小指头都比不过。”

  b◎酷-匠网(首发F)

  “呵呵,管他怎么说呢。”

  “可是……”

  “好了,燕儿,嘴长在他身上,何必在意他说什么呢?”

  燕儿见韩梦毫不在意,小嘴微翘,愤愤不平。可还未等他说完,韩梦便打断了她的话。燕儿本还想说什么,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大喝。

  “韩梦,你这个废物,给我滚出来!”

  原来,是秦海林在门外叫嚣,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飞云宗弟子。

  “看吧,还没说完就来了。”燕儿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着韩梦。

  “呵呵,没事儿,我出去看看。”说罢,韩梦起身踏出房门。

  “呵呵,肯出来了?让你做了这么久的内门第一,是不是该还回来了?要不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这飞云宗的内门第一了。”

  “呵呵,虚名而已,你想要,拿去便是。”韩梦面带微笑,毫不在意。

  “哼,你这废物,这内门第一,本来就是我的,要不是那日……”秦海林欲言又止,看了看身旁的一众弟子,没继续往下说。

  “呵呵,要不是那日什么?接着说啊,怎么不说了?”韩梦依旧面带微笑。

  “哼,区区一个人武四重的废物,除了会混水摸鱼,你还会什么?敢不敢跟我光明正大的比一场?让大家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内门第一!”

  “无聊!”韩梦甩出两个字,便欲转身回房,不想在跟他纠缠下去。

  “怎么?不敢了?还真是个废物,真不明白你爹娘是个什么玩意儿,居然生出你这么个废物怂货,丢人现眼,哈哈哈…”秦海林大笑出声。

  听的秦海林辱骂自己的爹娘,韩梦止住身形,笑容不再,转身盯着秦海林,一字一顿的说到:“要比,明日午时,生死台!”

  众人嘘声一片,这韩梦不要命了吗?生死台是飞云宗弟子们解决私人恩怨的地方,除非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否则不会轻易踏上这生死台,因为一入生死台,生死即勿论。难道这韩梦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这么有自信能胜过秦师兄?可他才人武四重而已,秦师兄可是人武七重,所有人都觉得韩梦这是在找死。

  秦海林听得生死台三个字,略微一怔,看着韩梦那坚毅决绝的眼神,联想到那日在密林的一幕,心中泛起了嘀咕,难道这小子为什么这么有把握?不会的,他一定是在虚张声势,那日在密林他是趁我不备,侥幸而已,我才是飞云宗的内门第一,人武七重!我会怕他一个人武四重的废物?

  “怎么?不敢了?”看着秦海林怔在那里,韩梦再次发问。

  秦海林吞了吞口水,看了看身边的一众弟子,昂首对着韩梦说到:“比就比,我会怕你这个废物,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这个做师兄的不念同门之谊了!”

  韩梦却不再理会,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中。燕儿眉头微蹙:“你这个笨蛋,怎么能答应他呢?这可是生死局,你有把握能赢他?”

  “嘿嘿,没有。”韩梦憨然一笑。

  “没把握那你还去?真是个木头!”

  “燕儿,我从小没有朋友,身边的人都骂我是灾星,避之不及,只有爹娘对我不离不弃,他们是我一生最敬重的人,是我的逆鳞,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们!触我逆鳞者,虽强必诛!”韩梦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燕儿看着韩梦那坚决的眼神,知道韩梦此战不可避免,却还是担心不已:“不行不行,我得去告诉宗主,让他取消你们的生死战。”

  “相信我,燕儿,没事的。我还正想试试手,看看我得霸天神体到底怎么样呢,嘿嘿。”韩梦依旧笑容满面,似乎毫不担心明天的比试。

  燕儿见韩梦态度决绝,知道他战意已决。只得在心中默默祈祷。

  翌日,秦海林约战韩梦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飞云宗,几乎所有的弟子全都聚集在生死台周围,想看看这两任内门第一弟子的比试。

  此时,已将近午时,秦海林手持一柄白玉宝剑,站在生死台之上,韩梦却迟迟未见。

  “这废物,是怕了不敢来了吧?哼!”秦海林抬头看了看日头,傲慢的说到。

  台下众弟子也开始纷纷窃语。

  “这都快午时了,这韩梦怎么还不来?”

  “对啊,是不是真的不敢来了?”

  “昨天看他说的那么信誓旦旦,原来也只是个缩头乌龟啊。”

  秦海林听着台下众人的议论,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只见韩梦面带微笑,朝着生死战台,缓缓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