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找到了吗?”韩天啸一踏进房门,妇人便满心期待焦急的问道。韩天啸看了看妇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已经三天了!都怪你,你非要瞒着他,现在…现在…呜…要是梦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妇人忍不住呜咽起来。

  “梦儿这孩子心性向来坚毅,应该不会为几句话而赌气出门,可他会去哪儿呢?难道…难道是?”韩天啸突然神情紧绷,拍案而起。

  “不会的,不会的,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们怎么会找到这儿?不会的!”

  “你还记得梦儿刚出生时那个奇怪的老头吗?还有他说的那些奇怪的话。这些年我反复思量,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难道真的是他们?要是梦儿落在他们手上,那……呜呜……”妇人越想越焦急,已泣不成声。

  “哼!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找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梦儿!”韩天啸大喝一声,愤怒不已,眼神中似有杀机浮现,眉心隐有一轮弯月,若隐若现。

  “呦,呵呵,什么事如此动怒?”突然,门外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

  “谁?”韩天啸隐有一丝不祥之感,夫妇二人跨出房门。

  只见数十身着黑衣之人整齐的列于门外,皆身附黑袍,额带弯月,腰间两柄银月弯刀透着森冷的寒光。见得韩天啸夫妇踏出房门,为首之人面带微笑,饶有兴致的看着二人,用他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再次说道:“啧啧,这就是当年名动京城,艳绝天下的倩娘?怎么如今这幅德行?”

  “果然是你们!”韩天啸双拳紧握,显然认识来人。

  “呵呵,韩天啸?好名字!你以为,改名换姓,躲到这穷乡僻壤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就算你投胎转世,也只有死路一条!若不想这韩家村今日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那二位就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

  “咳…咳…”伴随着全身传来的剧痛,韩梦轻咳两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没死?这是在哪儿?”韩梦不可置信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舒适的软床之上,身处一间古朴雅致的木屋之中,阵阵芬芳扑面而来,偶尔还能听见屋外几声清脆的鸟叫。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那个奇怪的黑衣人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也不知道爹娘会不会有危险,一连串的疑问浮现在脑海。

  韩梦忍着胸口的剧痛,一手撑着床沿,正欲起身。这时房门缓缓打开,转出一道倩影,一身朴素的白色长裙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的织锦腰带系上。一条青紫色的丝带系起乌黑的长发,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柳叶弯眉,卧蚕桃花,微微隆起的胸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一颦一笑动人心魄。韩梦看着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容颜倾世,不禁失神。

  “你醒了?”少女看着发呆的韩梦,莞尔一笑,声音犹如银铃,干净而清澈。

  “呃…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韩梦被这悦耳动听的声音拉了回来。

  “这里是清州城,是爷爷把你从河边救回来的,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你怎么伤的这么重?”

  “清州城?那这里离韩家村有多远?”

  “韩家村是什么地方?”少女疑惑的看着韩梦。

  “燕儿,他醒了吗?”只见一位白眉白须的老者,手持紫檀龙头杖,面带微笑,缓缓而来。

  “爷爷!他醒了!”

  韩梦看着眼前这位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老人,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心头,素昧平生却又似曾相识。

  “晚辈韩梦,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韩梦拱手作揖。

  “呵呵,你可以叫我风老,你的命,是你自己救回来的,老夫只是顺水推舟而已,所以,不必谢我。”风老脸上依旧带着和蔼的笑容。

  “我自己?”

  “对,虽然你体内没有丝毫的武力波动,但是却有一股奇特的力量,这股力量亦正亦邪,可能是由于你没有修炼武道凝聚武魂,这股力量还处于雏形,所以老夫也看不出这是什么。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股力量极其霸道,当你处于极度危险的情况,本能的激发出来,护住心脉,才能保住性命,所以,老夫所救的只是你的皮外伤而已。”

  “难怪爹娘一直教导我要心存善念,还不让我习武。可为什么我体内会有这东西?”

  “这老夫可就不知道了,看来你的爹娘也非凡人。”

  “怎么可能?他们都只是普通的庄稼猎户,绝不是风老所说的什么高人!”

  “这股力量亦正亦邪,可以随着你的修为而成长,遇善则可度化世人,遇恶则会涂炭苍生,这便是你父母不让你习武的原因。”

  听得风老的话,父亲往日的教诲又在脑海响起,也不知道爹娘现在怎么样了。

  “韩梦,你想修武吗?”

  风老的话把韩梦从回忆中猛的拉了回来,修武,是他从小的夙愿,以前不明白爹娘的良苦用心,为了修武不知道跟他们耍过多少脾气,不能修武,不知道遭受过多少白眼,十四年来,没有伙伴,没有朋友,无数次在梦里梦见自己修武的情景,每次看着村里其他人修炼的情景,只能自己偷偷躲在角落里暗自神伤,回想起此前的种种,无尽的心酸和委屈涌上心头。做梦都在想着修武的韩梦,比任何人都渴望武道!

  “还请风老成全!不管有多苦多难,我都不怕。只要能够修武,刀山火海,我义无反顾!”韩梦眼神坚定,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我便传你一套清心净欲诀,此功法可助你摒除恶念,而且还可让你在以后的修炼中倍道兼行,但要真正做到清心净欲,还得靠你自己,记住,善恶只在一念之间!”

  “韩梦谨记风老教诲!”

  说罢,风老双手合十,不断变幻,捏出各种奇特的法诀,只见一道流光自风老指尖飞出,直没入韩梦眉心之处。

  韩梦只觉的眉心一热,一股清凉的感觉自眉心游遍全身,如久旱逢甘霖般沐浴着全身每一寸肌肤,极为舒爽,之前所受的伤似乎也在慢慢愈合,韩梦用意念仔细的探查感受着这股清凉的流光,直到它没入自己的丹田深处。

  “这是……武魂?”看着自己丹田刚刚凝聚出来的一丝白色精芒,韩梦欣喜若狂。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般。“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哈哈,我也可以修炼武魂了!”梦里出现了无数次的场景,这次真的实现了,韩梦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喜悦,大笑出声。

  “咦,这是什么?”突然,韩梦发现,在自己的武魂旁边,还有一团淡紫色的东西,却看不清楚是什么,似是一团紫色的雾气包裹着什么,微微闪着电光,仿佛还能听见滋滋作响,围绕着自己的武魂,缓慢的旋转着。

  看着韩梦体内那淡紫色的雾气,风老眉头紧皱,果然如我所料,可只是没想到,居然是上古洪荒的雷霆之力,哎,希望老夫这次的选择没错吧。

  武道修炼,已知境界依次为人武,地武,天武和尊武。每一境界又分九重。人武一重为肉身淬炼,主要锻炼人的肉身,使之足以承载武魂,到了人武二重,便可凝聚武魂,开始真正的武道修炼!

  “风老,这是便是您所说的那股力量吗?”

  ,最b新Cw章sD节A"上h#酷?匠JF网》

  “对,他随着你的武魂出现而化形,也会随着你的修炼而成长,没想到你初聚武魂,便直达人武三重,果然天资过人。”

  一个惊喜接着一个惊喜朝着韩梦扑来,以往的种种委屈心酸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激动的身体颤抖不已。

  “再过几天便是清州城飞云宗招收弟子的日子,你和燕儿带着这封信,一道去吧,把信交给飞云宗宗主,他自会明白。记住,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善恶总在一念之间,有朝一日,若你红紫乱朱,纵然你有灭世之威,老夫也定会找到武极天书,让你灰飞烟灭!”风老一改之前的笑容,郑重严肃的说道。将一个信封交到韩梦手中。便转身离去。

  风老双眼微闭,捋了捋垂到胸口的白须,九星耀日,生死轮盘,哎…也许,这才是最好的选择,希望事情能如老夫所愿吧。

  看着风老背影,韩梦的心情久久不能不能平息,这风老到底是何许人,为什么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风老所说的武极天书又是何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