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蜀山之巅,云雾缭绕,绝壁万仞,老者负手而立。

  “老祖,九星耀日,异象已生!生死轮已开始运转!”

  “知道了,去吧!”

  时至午时,天空却暗如黑檀,漆黑的天空九星连珠,拱卫着太阳。望着循空远去的背影,老者眉头微蹙,不禁长叹:“五百年了,终于还是来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我褚家百年基业,何去何从,听天由命吧!”说罢,便转身拂袖而去。

  韩家村,一间简陋的茅屋外,一位中年汉子正焦急的来回踱步,看着天空中的异象,眉头微皱。

  “哇…哇…”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房中传来弄婆欢喜的声音:“生了!生了!恭喜恭喜,是个大胖小子!”

  “哈哈!我老韩家有后了!我韩天啸有儿子啦!哈哈!”韩天啸欣喜若狂的奔入房中,迫不及待的抱起刚刚落地的婴儿,看着床上满头大汗奄奄一息的妇人,眼中露出一起柔情:“辛苦你了,小倩!”

  妇人面露微笑,看着韩天啸怀里的婴儿。“天哥,刚刚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天就黑了?”

  韩天啸抬头看了看窗外,面色凝重:“九星连珠,黑白颠倒,这孩子伴随着异象出生,也不知是福是祸。当年……”

  “天哥,别说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我只希望我的儿子能安安稳稳的在这韩家村快快乐乐的生活一辈子。”

  韩天啸低头看着怀中的婴儿,眼中满是疼爱。

  “九星耀日惊天变,一遇风云便化龙!金鳞岂是池中物,不日天书下九重!一切皆为命数!”突然,茅屋外传来一道苍劲清冷的声音。

  “谁?”韩天啸警觉的大喊一声,奔出屋外。只见一老翁手持紫檀龙头杖立于当前。面带微笑,精神矍铄。白眉白须,身着一袭白袍,头束青紫色发冠,好一派仙风道骨。“不知前辈乃何方高人?前辈刚才的话又为何意?”

  老者捋了捋垂到胸口的白须。“此子伴随异象而生,绝非凡胎!九星连珠,本为吉像,奈何皆为煞星,幸得日照金轮,绝处逢生!灭则已,生则舛!”

  韩天啸眉头微皱。“不知可有破解之法?还请前辈告知。我夫妇二人都是本分老实的庄稼猎户,为何犬子会有此劫?”

  “此子生来日如夜魅,恍如梦境,我便赐他一名——梦!”

  “梦儿…韩梦…好!就叫他韩梦!多谢前辈赐名!”

  “你二人真的只是这小小的韩家村之人吗?这孩子,是你的骨肉?是也非也,不必言明,记住,梦由心生,一念成魔,一念成佛,一切皆有命数!老朽言尽于此,何去何从,你便自行参悟吧。”说罢,老者便化作清风,拂袖而去…

  时光飞逝,转眼已过十数载,韩家村人依旧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与世无争。

  韩梦躺在村口河边的草地上,嘴里叼着一根茅草,干净的眸子仰望着天空中的晚霞,面容清秀,一张坏坏的笑脸,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嘴角带着的那一丝顽皮的笑容,给他的阳光帅气增添了一丝不羁。

  “快走,别靠近他!我们去那边!”

  “嗯!他是个不详之人。”

  “听说他娘因为生下他便染上恶疾,久治不愈,到现在还卧病在床呢!”

  “嗯!听我爹说他四岁的时候跌入河里,村里人为了救他,死了不少人呢!”

  “真不明白,这样的人救他干嘛?”

  “听说他爹不让他习武,就是因为怕他是个祸害。”

  “快走吧,别说了,我们去那边!”

  一群和韩梦年纪相仿的少年窃窃私语,像是很害怕跟韩梦有所交际,纷纷绕道而行。

  韩梦撇过头,不经意的看了看这群少年,脸上依旧带着清澈的笑容,稚嫩而坚毅。对少年们的话似乎毫不在意。

  这十几年来,从记事开始,几乎每天都能听见这样的冷嘲热讽,他也早已习以为常,没有伙伴,没有朋友,除了父母,所有人对他都是避之不及,他也曾问过父亲,身为猎户,村子里人人尚武,为何唯独偏偏不让他修习武道,父亲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可他很清楚,父亲之所以这样,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再过几天便是他十四岁的生日,到时候便要行成人之礼。

  看正版v●章节上zW酷N匠¤G网`

  “难道一辈子就这样了?庸庸碌碌,无所作为?耕田,种地,砍柴,浇花?不!我不甘心!这个世界人人皆可习武,更有大能者,开山裂石,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为什么我不可以?为什么我连习武的资格都没有?为什么?”韩梦内心咆哮着,刚毅的眼神似要洞穿一切,不甘,不解,太多太多的疑问和委屈藏在心里。

  “不行!我一定要向父亲弄个清楚明白!”韩梦平复了下心情,拍了拍衣襟,回到了家中。

  “梦儿,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呢?我们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为什么非得要修武呢?修武会让人心性不定,横生暴戾之气。这么多年我们一家三口不是也过的无忧无虑吗?”韩天啸看着身旁的儿子,脸带柔情,无奈的解释着。

  “您常常教导我要忍人所不能忍,要心存善念,凡事礼让三分,村子里的人都骂我是废物,是灾星,这些我都可以忍受,倒也没什么,可为什么就是不让我习武呢?难道习武就不能行善?习武就不能懂礼了吗?村里人人习武,也没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好了,梦儿,别说了,总之爹娘是为你好!”

  “为了我好?那就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我是天生煞星,不详之人?”

  “别听他们胡说!”

  “可是……”

  “好了梦儿,再过几天就是你的成人礼了,你这几天还是好好准备准备吧,别再像小孩子一样。”

  “知道了…爹!”

  追问无果,韩梦只得悻悻的走出房门。看着韩梦落寞委屈的背影,韩天啸心生不忍,却又无可奈何。

  “天哥,为什么不告诉梦儿真相呢?”

  “以梦儿的性格,知道真相未必是好事,现在这种生活,不正是我们想要的吗?我相信总有一天,梦儿他会明白我们的苦心的!”

  “哎…真是难为他了!”

  韩梦站在后山的崖边,遥望着天际垂暮的夕阳,仿佛压抑了十四年的委屈和痛苦一下子迸发了出来,十四年,受尽了多少冷言冷语?十四年,感受了多少人情冷暖?十四年,心中又承受了多少委屈和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仿佛千斤巨石,压的他快喘不过气。

  “啊!”韩梦仰天怒吼!

  “为什么!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山谷回响着他的不甘和委屈,为这少年更增添了一份悲凉!夕阳的余晖撒在身上,折射出道道光晕,不屈的身形瘦小而又坚毅!

  “嗖…”

  突然,一道黑影如鬼魅般疾射而下,落在韩梦身旁。只见此人黑袍附身,额带弯月。腰间挎两柄银月弯刀。

  “韩家村?韩梦?”黑衣人平视前方,面无表情突兀的问道。

  “你是谁?你认识我?”韩梦警惕的打量着对方,隐隐感觉来者不善。

  “我是来要你命的人!既然你这么痛苦,那么正好,我来帮你解脱吧!”说罢,黑衣人也不等韩梦答话,抬手便是一掌,阴柔的掌风带着刚劲的力道,极其诡异,只朝着韩梦面门而来。

  韩梦大骇,本能的抬手抵挡,奈何手无缚鸡之力,哪里能抵挡住这一掌。掌风瞬息而至,直中面门,韩梦口吐鲜血,倒飞出去,跌落悬崖。

  “真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任务主上为何会大张旗鼓的交给我们银月卫来完成,随便派一个人不就可以了吗?”黑衣人啐了一口,朝着悬崖下望了望,便转身踏空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