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还有其余两位天才是哪两个?”严夫子小心翼翼的问了起来,脸上还带着一丝期待。

  “老严啊,这次前三里可没有你的学生咯。哈哈哈,张夫子,这次你确是走运了,你的学生沈花,这次月考着实不错。尤其是她的经义部分,理解的十分到位,而且还有许多新奇的见解,倒是不容易啊,好多年没有看到不死板教条的经义考卷了。”沈西山面带笑容,望向了正一脸目瞪口呆的张夫子。

  张夫子一愣,开口说道:“堂主你说的是沈花?”

  “额,要是试卷上写的没有错,的确是你班上的沈花。怎么,哪里出问题了?”沈西山疑惑的说道。

  “那倒不是,只是这沈花虽然成绩不错,但是还不至于进入前三吧,她往常也就是前五十还要看发挥的啊。”张夫子语气中有些疑惑与不解。

  “这考卷就在这里,这可做不得假吧,你自己看看!”沈西山将考卷拿给张夫子,脸上有些笑意。

  张夫子仔仔细细的将沈花的卷子看了好几遍,然后盯着第二张经义的考卷认认真真的看了下去,看到最后居然忍不住拍手叫好。

  “这沈花还真是真人不露相,这经义的理解程度还真是出乎意料的高,尤其是这里关于智公的言论理解,简直是别出心裁,而且不似作假,明显是经过自己详细思索得出的结论,善!”张夫子看完沈花的考卷后,对其的褒扬丝毫不吝啬,完全没有因为是自己的弟子就谦虚,反而是不加掩饰,就从这里便可以看出张夫子还真是一个直性子。

  其余先生见西山堂主和张夫子对其评价如此之高,一个一个都迫不及待的走上前来,争相看沈花的卷子。

  好的卷子那自然是真的好,几个先生都挑不出太大的毛病,虽然第一张卷子和第三张卷子比之第二张差了好多,但是也是能得上等的等级的。

  “我给沈花的第二张卷子打了优秀,其余是上等,但是考虑到经义重在理解,所以沈花的名次肯定是要高于沈水的,你们有没有异议?”沈西山解释道。

  经义本来就要比之纯粹的知识难度大,所以一般来说经义做得好的,成绩那是要排在靠前的位置上,所以对于沈花的排名在沈水之上,众人那是没有什么异议的。

  “第三人你们估计也都认识,是沈默那老小子的孙女。”沈西山脸带笑意。

  “沈默那老小子的孙女?那不就是我的学生沈梅吗?”一名先生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看上去那是开心极了。

  b看Z正3o版章N节上酷z匠@网!T

  “沈梅的第一张考卷和第二张考卷都是极为出色的,至少在我这里都能上优秀的等级了。也就是第三张考卷有点超纲,不然她倒是能拿到三优的,哈哈,我都好几年没有在西学堂见到三优的卷子了!”沈西山笑着说道,眼神中却是有着落寞。

  “哎,沈默那老小子这次有的吹嘘了,他孙女居然这次得了西学堂的月考第一名,啧啧,沈默他估计是下了好大的功夫吧!”一名显然和沈默管事极为熟稔的教书先生言语里有着酸气的说道。

  鲁老夫子和一众榜上无名的先生看着那三位教导出前三名的先生有些眼红,谁不想自己的学生成绩优异呢?临老了还能靠着这吹嘘一番,想当年我的那个学生,现在都已经是某某大官了,那说起来多气派啊!

  鲁老夫子收了收心,专心看着手中普通的卷子,为他们打分。而那三位先生倒是不用再批阅考卷了,他们此时可是威风多了。

  他一把拿起张老夫子桌子上的一打考卷,就开始了慢慢批阅。

  “咦?”鲁夫子发现一份考卷,一看那个娟秀的字迹,便是吸引到了鲁夫子。

  只见那份考卷上,清晰的小楷一点一点工整的浮现在白皙的宣纸上。

  不是掌握了正确的练习方法再加上常年刻苦的锻炼,那断然是不会写出这一手好字的,哪怕是鲁夫子,也自认为书法没有这张考卷写的漂亮。

  他像是看一件珍宝一样打开了这一份考卷。

  第一张考卷,五十题全对。鲁夫子感觉自己眼睛似乎花了,再次定睛一看,依然是全对,而且字迹漂亮,赏心悦目。

  鲁夫子此时大气都不敢多喘,直接愣在了当场。

  他接着看向了第二张考卷,脸上除了目瞪口呆还多了一丝期待一丝害怕。“莫不是这份考卷就只有字迹与第一张卷子出色?其他地方不行,所以才没有被挑出来给西山堂主看?”

  但是看完第二张卷子,鲁夫子又是愣住了,有那么一两处地方他居然没有看明白,而他看明白的地方居然是完全的天马行空,却又十分的准确!好多地方堪称是神来之笔,鲁夫子看着这卷子都怀疑这是哪位高序列的前辈所写的经义理解了。反正他鲁夫子还没有这样的本事。

  鲁夫子咽了咽口水,此时他已经忘记自己正在批阅试卷了,反而像是当年拿着自己老师的著作一样认真的在看,在学习。

  当他看到那首《浣溪沙》时,简直是愣住了。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首词哪怕是以鲁夫子的阅历也从来没有见过,可以肯定这首词绝对是原创。

  “当时只道是寻常”,鲁夫子品味着词中所含的意味,心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个一席青衣的倩影,当年路上相识,一见倾心,现在又在哪里?想着想着,鲁夫子眼角留下了眼泪。

  这绝对是传世经典。

  好一会鲁夫子才缓过来,像是膜拜一样看向了策论,此篇策论没有什么特立独行的地方,完全是中规中矩,简直就像是一个模范。但是其中见解也是不凡,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

  鲁夫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眼角的泪水抹去,缓缓站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