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真是笑掉我的大牙了!就你们几个货色还敢妄谈月考?还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都是什么德行?”尖酸刻薄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沈渭面色一沉,看向了说话的人:“刘洋,你想干什么?我记得我和你往日无怨,今日无仇吧?”

  “嘿嘿,我就是看不惯井底之蛙!我就是看不惯明明是井底之蛙还要大放厥词的你们!怎么的?”刘洋面带嘲讽,在自己的一帮朋友面前毫不示弱,哪怕是沈渭的父亲在场,也没有给他半点面子。

  “这次月考的难度大家都有目共睹,连三石哥都来看过,说是有难度。而你却说考得还不错,你说你是不是井底之蛙?”刘洋抬出来了沈三石,顿时气势再上了一个档次,能够结识西学堂里的风云人物他还是很自豪的。

  其余人等望着沈渭他们也是指指点点,想来沈三石的名头还是挺响亮的。

  “他说有难度?他说有难度,那关我什么事情?他有难度,他不行,难道要我也陪着他不行?哪里来的逻辑!真是可笑!”沈渭面带冷笑,反击道。

  “你,你,你个渣滓一样的人,竟然敢大放厥词?”刘洋被说得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为什么渣滓一样的沈渭会这么强势。

  “渣滓?在我眼里你也就是渣滓一般的人物,连沈家人都不是,还敢妄谈沈家的事情,好大的胆子!”沈渭的言语很是犀利,此时他的心情也是正不好的时候。

  清河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区区外姓之人还敢对沈家的事情指手画脚,好大的胆子!”清河第一次学着教训别人,面色上还有着潮红,感情这小子却是很享受教训人的感觉。

  “我,我......”刘洋面色发红,却是一时说不出话来。

  “渭儿,不要和同学交恶!”沈越看情况逐渐激化,赶忙对沈渭说道。这也是他一贯的作风,优柔寡断。

  沈渭自然不会反驳父亲,说道:“好的,父亲,我不和他一般见识,我们回家。”

  “慢着,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清脆的声音悦耳而至,只见一个生的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看到这里的情况,走了过来,却是沈梅那小美人胚子。

  沈越一眼就认出这来头不小的小姑娘,拉着沈渭他们就要走。要是和这小姑娘闹上了,那沈渭一家绝对在沈家活不长久了,毕竟沈梅的家世比起沈渭那是天壤之别。

  “沈梅,你来评评理!他们居然说三石哥是渣滓,还说这次月考超级简单,完全没有问题,我看不过去想要说他们几句却是被他们口头教训了!”刘洋见到沈梅来了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如果要斗嘴皮子,他是怎么都斗不过沈渭他们数人的。

  沈梅看着沈渭这几个穷人家的孩子,还有沈越这个一身破旧衣服的大叔,脸上显过一丝厌恶。

  “你们还敢说三石哥的不是?好大的胆子!”沈梅美目圆睁,眼里含着怒气。

  “没有,没有,沈大小姐,绝对没有,我们这就走!”沈越姿态放的很低,赶忙拉着沈渭就是要溜,还给花和清河他们俩使了个眼色。

  “哼!量你们这样癞蛤蟆一样的人物也不敢说三石哥的不是,以后要是再让我听见你们说三石哥的坏话,我就要告诉我爸爸,爷爷!”沈梅眉毛竖起,稚嫩的威胁到。

  “不会,不会的。”沈越赶忙说道,然后就要拉着沈渭赶紧闪人。

  沈渭眼里闪过一丝落寞,闪过一丝憋屈,连带着花和清河也是脸含怒色,只是他们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沈渭,无论沈渭怎么做,相信他们都会支持的。

  沈渭看着父亲略显焦急的眼神,他望着沈渭却是有些殷切,此时他的想法就是不要让自己的渭儿受到其他危害。

  沈渭望着父亲的眼神,似乎是知道了什么,跟着父亲就要离开此地。

  花脸上却是异常的平淡,但是清河却是脸上怒意燃烧。

  “你们的学问和渭哥相比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真是不知道谁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清河怒气冲冲的说道,丝毫不在乎沈梅那嫌恶的眼光。

  “哦?你个渣滓一样的人还挺嘴硬的。哼哼,不要说我沈梅没有给你们机会,要是你们中有一个人能考进西学堂前十我就不说什么,要是没有的话,那我们走着瞧!”话一说完,沈梅打量着这三个平时成绩不怎么样的人不禁笑了起来,他们连前三十都入不了,就不要说前十了,然后转头走去。

  “一言为定。”沈渭本将离开,但是自少女一来就不曾开口说话的他却是突然说了这句话。

  沈梅脸带诧异,想不到沈渭还真敢和她打下这个几乎不可能的赌。

  “既然你们想不自量力,那我就陪你们玩玩,要是你们输了,以后见到我和三石哥就绕着走。要是我输了,我以后就不再找你们的麻烦。”说完,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个姣好的背影。

  刘洋冷笑道:“你们还真是不自量力,自找麻烦,还前十?就连我都还没有考到过前十,就凭你们?劝你们找沈梅说点好话,不然有你们受的!”

  沈渭看着少女离去的倩影兀自不语,心中有些难受,这是其他人看不惯沈渭时绝对不会出现的感受。

  只是当沈梅也是如此这般,沈渭却觉得心中不是太好受,这懵懵懂懂的感觉,难以言明。

  6看^正版V章x节上}酷?匠|网7

  沈越面带焦急,就想追上去取消这简直是不可能的打赌,但是沈渭却叫住了他。

  “父亲,我有把握的,我听你的话不惹是生非,但是也请你相信我,我能做到!”

  “是啊,越叔,我们都相信渭哥的,渭哥能行的。”花和清河恰到好处的开口说道。

  沈越脸上有一些迟疑,但是还是没有追上去,看向沈渭的眼里多了一丝信任,孩子终究是要自己面对风风雨雨的。

  “那好,渭儿我们回家!”沈越说道。

  “恩。”沈渭应和道。

  花和清河就跟在旁边,夕阳下,他们的身影拉得很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