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人们会感觉时间很难熬,会感觉自己做的事情是煎熬,这样的经历很是正常,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原因很简单,人们普遍对自己现今所做的事情感到没有兴趣,没有兴趣还要硬着头皮去做,那就是煎熬。

  这样的事情在学习上尤为典型。人们大多不喜欢学习,感觉到痛苦,煎熬,当然此处指的是大多数人们的常态,至于那些热爱学习的人不在此列。相反他们在对待其他事情,比如打游戏,运动或是其他方面却极为上心,为此花费再多时间也不在乎,乐在其中。

  说白了,他们对这方面感兴趣,或者说这项事情对他们有着极为强大的吸引力。

  沈渭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沉默寡言的他对于知识却是极为的感兴趣,此处的知识绝对不是那些存在着局限性的知识,比如说赵国周边的历史,比如说那些所谓的圣人经典。

  沈渭眼中的知识,是不存在这样的局限的,是自由自在的知识。

  他就这样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思量着自己的前路,思量着怎样让自己内心处的好奇全部演变成现实。

  成功与失败的差别往往是一步之遥,或许有着许多人都曾经想到过那条通向成功的道路,但是因为一时的停顿,他们都与之失之交臂了。

  d最,R新章●节0上hf酷=匠网Z

  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沈渭此时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他倒是很想做一只闲云野鹤,寻一处幽静之所,钻研脑海中的学问,去到世界的各处,见识各种各样的奇异与神秘。

  这样的想法出现在一个少年的身上是不正常的,然,沈渭虽然年少,但是心智却成熟的极快,这与他了解的内容相关。

  但是沈渭的牵绊却是太多了,他从小到大生长在这片土地之上,他的父母家人,沈家的亲戚都聚集在沈园,这让沈渭不得不遵从沈园的法则来生活。在沈园,孩子要做的事情只有好好读书,以后光宗耀祖。

  甚至他的父母眼中也只有沈渭以后能出人头地,入朝拜相,光宗耀祖,这是多少代人的思维定式,沈渭无力转变这一局面,只有默默的接受。

  他望向了其他的考生,看到的却只是一个一个隔间,一堵一堵的墙。

  看的不真切,听到的却是极为真实,不过是齐刷刷的写字的声音。

  此刻,沈渭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孤独。他似乎是要快抓住了什么,但是却还是没有抓住。这稍纵即逝的灵感,它逐渐飘走,或许还会回来。

  专心思考问题的沈渭显然没有考虑到时间的流逝,太阳落下又升起,白天与黑夜在轮转。沈渭一直是迷迷糊糊的状态,直到监考先生宣布此次月考结束,沈渭才迷迷糊糊从学堂走出来,哪怕是沈渭强大的精神也感到无比的疲劳,此时就想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来弥补那无果的思索。

  花和清河一见沈渭出来,就迎了上去,感情沈渭最早完成月考却是最晚出来的一个。

  沈花和清河脸上俱是带着笑容,沈渭一眼就看出他们发自内心的自信,也是为他们两人开心。

  “看来你们两个考的不错啊,满脸都是笑容,但是你们要知道一次的成绩并不能代表着什么,如果不能迎难而上,到头来还是那副老样子。”沈渭看着花和清河说道。

  沈花极为懂事的点着头,而沈清河却是一脸的不在乎,“我跟着渭哥好好学就是了!只要有渭哥在,我就会好好学。”

  沈渭听了,不禁摇了摇头,学习那是自己的事情,哪里能将一切东西都寄托在其他人的头上,但是清河年纪还小,沈渭知道不能强制,要是强行让他转变观念反而有很大的适得其反,真不如慢慢引导。

  现在的家长多是不懂这一点,要么是强制孩子做这做那,要么是对孩子是放任不管的态度,这二者都是不可取的。

  孩子的教育应该寓于平时,家长要做的就是将好的理念慢慢灌输给孩子,而不是耐不住烦,总想着一股脑让那么小的孩子学会。

  学堂外,除了学生,多是家长,他们将宽阔的学堂外的场地挤得满满的。

  沈越早早结束了今天的工作,不起眼的待在人群中看着学堂中成群的孩子走出。

  看着那些学生的家长个个不是近几年发了财的,就是在沈园里有点小关系,像沈越如此落魄的,还真是少见。

  随着学生蜂拥着走出学堂,那些家长都衣着光鲜的迎了上去,有说有笑。沈越默默在视线中寻找着沈渭。

  沈渭和着花和清河走出学堂,一眼就看到了沈越,他快步迎了上去:“爹,你也来了。”

  沈越在他人面前一直是一副木讷的模样,但在孩子们面前还是露出了笑容,尤其是这俩孩子都笑着喊自己“越叔”,让沈越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你们都是沈渭的朋友吧,还要多谢你们平时那么照顾沈渭。沈渭这孩子平时不说什么话,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你们要体谅一下。”沈越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他一直是这样做的。

  “哎呦,越叔!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要不是渭哥平时指点我学习,我现在还是在学堂里垫底呢!要说谢的话,那也是我们应该谢谢你的!”清河赶忙将沈渭抬了出来,再这样下去,沈清河脑袋上都要冒汗了。

  沈越听到清河这样说,显然一愣,“沈渭这小子,他,他成绩不怎么出色的吧?”

  沈渭一脸的黑线。

  沈花捂嘴笑道:“越叔,沈渭上次生病以后就开窍了你还不知道吧!这次月考,沈渭应该要考高分了呢!”

  “啊?这,这真是太好了。”沈越知道读书的好处,也知道读好书后前途那是不可限量的,他就是因为以前没有读好书,后来才后悔的。

  沈越看向沈渭,眼中带着疑惑。

  沈渭脸上有些无奈:“这次考试,应该成绩还过得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