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沈西山迈着步子从沈园里面繁华之处走了出来,挤在西学堂外面的大片考生与家长都小心翼翼的让开了一条小道,让西山堂主过去。

  他们脸上大多陪着笑脸,要知道,那沈西山无论是资历还是地位都远远不是他们可以相比的,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所以他们脸上露出谄媚时,丝毫没有不正常的感觉,或许这就是等级制度带来的观念。

  沈西山一脸慈祥的站在了西学堂阶梯处,看着地下数百号学生与家长,内心古井无波。要知道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几十年的堂主生涯自然不会憷于这种小场面。但是作为一个攻于心计的老人,他深深的知道一个堂主的形象是怎样的,自然而然脸上露出祥和的神色。至于穿衣打扮那也是极为简朴,就像是和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一样,这就是为什么沈西山这么多年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

  沈渭看着阶梯上沈西山露出的笑脸,虽然看上去完全没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沈渭隐隐约约似乎感觉到了这是一头老狐狸,而不是表面上表现出的祥和。

  “咳咳,大家能如此支持西学堂的工作,我为沈家感谢各位!没有你们此时的刻苦努力,就没有沈家的未来,你们在不远的未来终究会成为我沈家的中流砥柱,这一点上毋庸置疑!在此,我也给大家带了沈家主的问候,希望大家在沈园这个大家庭里生活的愉快。”沈西山一番话倒是说的滴水不漏。

  最新nf章节/F上l酷rB匠d网“$

  场下的所有人都鼓起了掌。

  “好了,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我们即将举行这次月考,希望各位考生与家长遵守学堂的秩序,不要乱了阵脚。好了,时间到,我宣布,本次月考正式开始,开学堂大门!”随着沈西山话语落地,西学堂的大门逐渐打开,里面是一位又一位等待着的监考老师。

  学堂外的学生都鱼贯而入进入学堂,他们脸上有着兴奋,有着焦虑,每一次月考对于他们都是意义非凡,可能这就是他们转变的契机。

  沈渭旁边跟随着花和清河,哪怕不是第一次参加月考,但是依然感到让人振奋。

  沈渭感到小腹处有些发热,心头有着难以言明的激动,这次沈渭不会再普普通通。

  他看向更加紧张的花和清河,嘴角扬起一抹动人的微笑,“有我在,你们要相信自己,相信我!就按照你们平时做的那样,不要害怕,正常发挥就是。”

  说完,沈渭迈步走进西学堂,他步子迈的很大,花和清河没有跟得上,沈渭就消失在人海里。

  沈渭安安静静的坐在西学堂里一个偏僻的小隔间里,门外有阳光照入沈渭所在的小隔间,将隔间里的一切照的透亮,阳光温暖。

  隔间里只有一张书桌,地上有着干净茅草做成的一个铺盖,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东西。

  所有人身上的东西早就被西学堂里的监考老师反反复复检查过数遍,确保不会出现作弊的现象。

  时间一到,有考官一个一个下发考试试卷,紧接着便能听见无数考生齐刷刷的写字声。

  沈渭没有着急,而是拿起卷子认认真真看了起来。

  卷子一共有三张,和往常一样,仿照科举考试的模式。

  第一张卷子考的是一些经史典籍与圣人言论,可别以为这样就是简单的。要知道光光那些繁杂的各朝各代的史书,野史那就是不知道多少的内容了。再加上数百年之间涌现出的无数学问家的典籍,那这些内容加在一起简直是像一片知识的海洋。哪怕是最刻苦的学生,在这个年纪恐怕都记不住这些内容的十分之一。

  沈渭看到第一张卷子上出现的五十道不常见的考题,脸色如常。这些考题不是偏题怪题,就是一些极为少见的史书上记载的内容,极为的刁钻偏门。但是沈渭却是丝毫没有畏惧。这些只要死记硬背的知识对于沈渭来说是最没有难度的。

  提起笔端,沈渭一手娟秀的小楷就书写在了考卷上。那字飘逸俊秀,哪怕是张老夫子都写不出这样好看的字。按理说要写出这样的字,不但要方法正确,还要常年累月的练习,但是沈渭却好像拿手就来,端的是可怕。

  很短的时间内,沈渭就完成了第一张试卷的内容,全篇连贯一气呵成,甚至中途都没有停顿。

  而在这时,其他人早就开始抓耳挠腮,穷极思索也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差距就是这般的大。

  花和清河此时也是在奋笔疾书,他们在这上面是占不到多大的便宜的,只希望这方面不低于平均成绩就好。

  他们将希望都寄托在第二张考卷上。

  第二张考卷却是对一些圣人言论的理解,只有很少一部分是上课先生讲到过的,大多数都是课外的难点。唯一几个课上讲到过的知识,先生讲的也是不清不楚,要想知道答案,只有自己去思索了,去问先生,先生也只会模棱两可的指点一下,不会将一切都说在明面上。

  而花和清河因为沈渭的指导,对于这些圣人的言论都有着自己的理解,虽然不会是全部都正确,但是也极为的接近正确解释了。

  而其中几道上课先生讲的题目,沈渭都给他们完完全全的解释过,他们在写这些题目的时候,简直是如鱼得水。

  至于沈渭那就更加不用说了,一路上是过关斩将,完全没有碰到阻力。直到此时,沈渭才是完完全全的松开了一口气。

  “前面的两张考卷上的内容大概能做对九成以上,这次考试,只要最后一张试卷做的不算差,那就稳稳地能拿一个高分了!”沈渭暗自说道,脸上却是没有骄傲,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放松。

  最后一张试卷,也是沈渭最没有把握的内容,作诗与策论。

  要说到作诗,那还好说,沈渭脑海里有的是华美的诗篇,但是策论方面的内容就少的可怜了。只有寥寥数片古言写就的策论,可想而知这些记忆的原主人也不会是万能的,至少对于这些方面的知识,只是略有一些了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