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天的时间,沈渭那是将月考会涉及到的知识反复的看了不知多少遍。

  或许这样做显得有些功利了,但是这就是事实,不可避免。所有人都在为了月考而暗自发力,哪怕是那些成绩一直在前面的学生,那也是丝毫不敢懈怠。

  月考这一天很快就来到了,这天一大早,沈渭就起了床,照着往常一样在温书。学习这件东西那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的,哪怕是沈渭这样相当于学霸中的学霸级人物,那也是要不断地拓宽自己的知识。

  沈夫人一大早就起床了,她知道今天沈渭要参加月考,一大早就开始忙了起来。

  要知道月考那可是要持续两天时间的,这两天时间里,所有的考生都要待在学堂里封闭的小隔间内不能外出。

  而且沈园对于月考的重视程度那也是不容小觑,这月考的两天,西学堂里所有的教书先生都要放下手头上其他的工作,只能专心的监考学生。

  沈夫人此时自然要准备好沈渭两天的粮食,月考期间食物那可是一律自带的,要是因为粮食问题而耽误了月考,那可是不容原谅的。

  家中的存粮已然不多了,沈渭望着米缸里仅剩下的一点点米,心里有些发酸。

  母亲将家里的存粮都做成了干粮让自己带上,还将家里母鸡下的两个蛋煮熟一并带上。望着一贫如洗的家里,沈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内心平和。

  我会改变这一切的,一定会的。

  走过熟悉的通往西学堂的道路,沈渭将心一点一点的沉下来,直至完全平和。

  西学堂前面早就是一片拥挤。

  所有的学生都挤在西学堂外,等待着西学堂开门。人群中当然不只是只有孩子,有超过半数的孩子身边都有大人陪同,而沈渭身边没有。

  沈越现在身上有两份工作,早就是忙得焦头烂额,根本就是抽不出一点空,而沈夫人也得去女坊做工为家里赚取一些额外的费用。

  望着这一片人山人海,沈渭心里也不禁生起一股属于孩子的豪情壮志。那就来比一比吧,看一看谁才是天骄,谁才是应该被踩在脚下的存在。

  另一边,沈花和沈清河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夹杂在人群里的沈渭,自然是挤了过来。

  沈清河一脸的兴奋:“渭哥,马上就要月考了,哈哈,这次我可再也不会垫底了,我要让他们知道,清河要发威了!哈哈!“沈清河这几天那是感觉到了明显的提高,早就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这三天以来,也是每一天都复习着沈渭所认为的重点内容,简直和之前判若两人。

  沈渭看着清河不再是之前的颓靡的模样,心里也是十分的开心,助人为乐的感觉,只有自己亲自去做过才会知道。大部分人都是嗤之以鼻,甚至是起哄,但是从道德,从仁爱的角度上看,这些都不是可取的。沈渭现在对另一个世界的儒家学说倒是有一点上心,尤其是其中讲到的仁爱,似乎含着大道理。

  在沈园内,有一处极为高大的建筑。它高高耸立在沈园的中心,从这座建筑的最顶端,可以看到沈园的一切。

  而此时,这座建筑的最高层上,站着四五个一看就是常年身处高位的人。往常他们脸上都是没有笑容的,常年铁着一张脸,显示出一番威严的容貌,而此时这些大人物却在一起有说有笑。

  “沈家主,你看那边黑压压的一群。今天是西学堂月考的日子,如此之多的考生,这可比之前几年都还要繁荣啊!”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向沈家家主说道,别看这男子白白胖胖,但可是出了名的笑面虎,常年管理着沈园的对外财政,可谓是富得流油。

  沈家家主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可千万别小瞧这沈家家主。不说别的,就说他的第二序列下位的等级,那就是全关州独一份了。

  2最;a新章g节d上{k酷M匠P网1X

  沈家家主开口说道:“人多是好事,但是前几届虽然人少,但是好歹还是出了几个像话的天才,像那沈三石,还有那沈百万都是极为不错的,我也曾经亲自考量过他们,才气十足,想来他们上科举考试时夺得一个好成绩那是不要担心了。就是不知道这一届会不会出几个像样的人才出来。”

  “家主这是怀疑我这老头的管理能力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似乎是开玩笑地说道,如果来一个西学堂里的学生,瞬间便会认出这就是西学堂的堂主,沈西山。别看他年纪老迈,那可是管理了西学堂几十年的人物了。在整个赵国,那名气也是极大。

  “别的不敢说,但是这一届的天才可不比三石他们少!嘿嘿,家主你就等着看吧,绝对会让你们吃一惊的,嘿嘿。”沈西山卖关子的本事显然在赵国那也是传得开的。

  “哦?沈老倒是很有自信这一届啊,那我倒要来看看。当年我在东学堂可是创下了不少记录啊,到现在为止东西学堂还没有人能破我的蒙学记录吧,这一届看沈老这么自信,莫不是有超越我的人才出现了?”沈家主调侃道,嘴角有一丝笑意,似乎是想起了当年的读书时光。

  沈西山虚咳了两下,老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额,这个吗,还是要看运气的,说不定就会有的。额,我说家主你怎么每次都要调侃一下我老人家,唉,人老咯!”

  “哈哈哈哈,黑豹,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啊?”家主大笑了几声,问向后边一个面容狭长冷酷的男子。

  “禀告家主,最近关于那块升仙令的事情又有了一点眉目。”黑豹的语气万年不变,像是一块寒冰。

  “什么?”家主显得有些动容,其他人也都大吃一惊,脸上显示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升,升仙令?渭水宗的升仙令?是真的吗?”沈家主拉住黑豹,神色突然显得有些狰狞,居然是没有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没错,家主,就是那块曾经遗失的升仙令。当年的线索看似断了,但是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暗中搜寻线索,目前已经有了一点头绪。”黑豹开口说道,那声音对现场的人来说简直就是魔音,抓住了现场每一个人的神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