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里,越来越多的学生都逐渐到来,他们大多先占据前面的位置,以便更加有效率的听课。这一点倒是和当今大学生上课占座的情况有些类似。

  随着到来的学生越来越多,靠前的座位大多被抢占,迟来的学生大多哀叹今天因为这样或是那样的事情来晚了,又要抱怨一会。

  沈钱从学堂外慢慢悠悠得走了进来,他往常也是如此,因为他的家世在这些人里,那算得上是极为出色的,虽然比不上沈梅,沈三石那样的有权有势,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沈钱平时算不上用功,学习那也就是中规中矩罢了,倒也不算是一个纨绔,或许也没资格成为一个纨绔。

  按照往常的情况来看,坐在中间位置的人普遍都会给沈钱留下一个位置,毕竟沈钱在这些人中倒是有些类似于领头羊,只是今天好像出现了一点问题,中间的位置居然被占满了。

  沈钱面色有些难看,阴沉着一张脸看向后排的位置。坐在后排?那还要不要听课了?沈钱还就靠着上课的时间认真听讲来混日子呢!

  他打量着中间位置的十余个座位,倒要看看是那个不开眼的敢抢他的位置。

  人本就不多,而且大多互相认识,沈钱一眼就认出来沈渭这个小子,居然也坐在居中位置上。

  沈钱瞬间就火了,沈渭他以前的成绩可是比之沈钱要好一点,但也就是在伯仲之间,在这个第十班级里也就是排到三十名左右,而沈钱就好几次正好落在了沈渭的后面。心中的恼火自然不言而喻。

  u“最新X章节7上9、酷匠W网¤

  沈钱走到沈渭的面前,一脸的阴沉:“这是我的位置,你去坐在后面吧,如果你不愿意,后果你是知道的。”

  沈渭哪里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他只感觉现在的孩子实在是太没有教养了,并且不知不觉中,将自己与其他孩子就做了区别。或许生活的严苛将他们都变得不像是七八岁的孩子了,上来就是如此强硬的直接让自己退避,那是无论谁面子上都会过不去的,就别说是沈渭这般大小的孩子。

  就当沈渭想要依照道理和沈钱做一番理论的时候,其他人却开始叽叽喳喳说三道四了。

  “嘿,这以前的位置可都是钱哥坐的,这小子倒是一声不吭就直接坐了上去,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做外人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此时出现,却是沈钱的一个死党。

  “自己不守规矩,还想要坐在中间的位置,真是以为坐在中间他那点成绩就会提高?这样的人我一眼就把他望到底。”一个坐在中间的孩子嘴角撇了撇,摇头说道,似乎是对沈渭非常的痛心,居然好死不死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

  .....耳边传来的声音很是杂乱,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是在指责沈渭,将所有的江湖大义,所有的大道理都扣在沈渭的帽子上。搞得年幼的沈渭很是被动,他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是感觉此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无力。

  他再一次感觉到这样的生活是自己所追求的吗?

  在众人的冷眼中,年幼的沈渭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收拾起桌面上的书本,向着后方的位置坐去。在众人的眼中,那个背影似乎显得有些萧索,不过也仅此而已,他们只是会认为沈渭自己活该罢了。

  只有同样坐在后面的沈花看见沈渭被这样欺负,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但是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沈渭的错,她也不能硬生生的跳出来,只是默默得看着沈渭坐到了整个教室最后方的位置。

  其实沈渭完全可以坐在后方稍稍靠前的位置上,只是他没有,他选择了一个人坐在最后。

  沈渭坐在后面,看着前方的数十人,内心里又是别样的一番的滋味。如果这就是人间,如此这般,那我还有学习下去的必要吗?沈渭在心里问道。

  这在他人眼中只是个小小的插曲罢了,没有人会把目光再放在沈渭的身上。

  沈渭自己拿出《启蒙录》,在后方一个人看了起来,既然这世间如此这般,那沈渭也只能将自己沉浸在书本的世界中了。这样似乎能忘却一些现实里的不开心。

  此时沈渭面前的《启蒙录》,赫然已经翻阅到了第六章,此章讲述的却是刘维学的生平与他著述的《维学》相关的言论。

  一个早上的时间,大半个时辰而已,沈渭居然就将《启蒙录》自学到了第六章,简直是可怕,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说不得得怎样看待沈渭呢。但是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仅有沈渭自己一个人知道罢了。

  张老夫子像往常一样,慢慢踱着步子走进了学堂。

  他一眼就看见了一个人坐在后面看书的沈渭,看他的样子倒是极为认真,但是张老夫子自然不会认为沈渭能学到什么东西。

  要是只要看书就能理解,那这个世界上需要这么多的教书先生干什么?

  不过张老夫子也不会再去说他什么,想他堂堂朝廷第七序列阶级的人物,的确没有必要为了生命中无数学生中不思进取的一个而花费什么功夫。

  他将水壶放在讲台上,面色沉凝的扫视了一眼底下的学生,便开始授课。

  “昨天,我们刚刚跨过了第二章有关于曹先人的事迹,今天我们将要学习第三章《智公》。相信大家都听说过智公这个人,他所著述的《智学》堪称数百年以来智慧的典范。时至今日,《智学》早就是必学的书籍,而且相信你们在科举考试时碰上《智学》的内容,一定会头疼的,哈哈哈。“张老夫子难得的笑了。

  紧接着,张夫子边便开始一点一点的讲述起来,所有人都开始认真听张夫子上课,哪怕是坐在最前方的学霸五人组,早就自学过这方面的内容,此刻也是目不转睛,生怕错漏了一点内容。他们自学时只是依靠自己的判断,错误之处数不胜数,自然要听张老夫子讲述最准确的理解。

  而沈渭也是听得极为认真,时不时将自己的理解与张夫子的理解进行比较,张夫子不愧是张夫子,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不是盖的。

  他所讲述的内容与沈渭结合脑海中的知识理解的相差无几,即使有一点差距,那也是可以接受的双重解释,由此可见,张夫子在基础蒙学教育这方面的功力深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