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庄重的西学堂坐落在沈园中部偏西,是以每次学生上学只要穿过小半个沈园便可以到达目的地。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只是小半个沈园就可以很快通过,就以沈渭的脚程来看,也要走上半个时辰。按照沈渭脑海里另一个世界的说法,那就是一个小时的脚程,沈园的庞大可想而知。

  西学堂门口处摆放着两个比人还要高大的石狮子,在古老的学堂两旁栽种着几百年之久的铁树,据说这铁树是西学堂初建的时候由当时的沈家家主亲自栽种,意义不可谓不大,陪伴着一届又一届的沈家弟子度过一段又一段的漫长岁月。

  宽敞的学堂大门上,一块鲜红色的牌匾高高悬挂,上面龙飞凤舞般的写着三个大字,“西学堂”。

  以前每次走过这西学堂的时候,沈渭都会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无论是此处地方的历史底蕴,还是文化氛围,亦或是压抑的气氛,都会让年幼的沈渭感到心头处仿佛被压着一块万斤重的巨石,难以喘息。

  或许不只是沈渭,还有其他与沈渭有着相似的家世与经历的孩子,都会感到在这西学堂中,深深的压抑。他们的家里没有多余的财富,他们家中的长辈也没有势力,他们面对那些家世好的人,会无形中感到自卑,会想办法去弥补,不要否认,事实如此。

  然而此刻的沈渭却没有了以前的压抑的感觉。许是因为这几天下来,沈渭正在逐渐熟悉脑海中的知识,见的多了,了解的多了,或许慢慢的就会消弭掉原本的所谓的恐惧。

  你让一个没有读过几年书的粗人去讲台上面对着无数观众演讲,他能讲些什么?恐怕大多数是面红耳赤,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你若让高等学府里的讲师,教授去上台演讲,他们当然会长篇大论,令人信服。因为他们所知道的,他们所了解的知识,让他们不会慌乱,保持镇定,让他们有东西可讲。

  而沈渭早就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在脑海里,沈渭早就翻山越岭,攀登知识的高峰;去到大海的深处,探寻生命起源的奥秘;跟随着宇宙飞船的脚步,去到无尽的宇宙深处,了解浩瀚的星河......这一切的一切,都远远的超过哪怕是知识最为广博的当代大学者的眼界,哪怕是翰林院,承贤院里的无数贤者,恐怕也不知沈渭所了解的万一。

  眼界的宽阔,决定了一个人的心态。虽然沈渭此时只是粗略的了解知识,但是这份眼界已经足够开阔,至少是不会被这区区的一座学堂所震撼。

  这学堂虽然震撼,但哪里比得上无尽的浩瀚星空?

  像往常一样,沈渭直接迈步走向了自己班级所在的房屋。此时学堂中只有寥寥几个打扫卫生的下人,他们兀自打扫着,倒是有些显得荒凉。

  沈渭认为自己已经来的够早了,但是却没有想到已经有五个人坐在教室最前方的位置上,正在放声朗读《启蒙录》的第八章。

  要知道,张老夫子上课的进程才上到第三章,而这五个学生却已经开始自学有关于第八章的内容,这进度可是直接超越了张夫子上课的进度。

  沈渭一眼就认出了这五个人都是关州各地的学子,因为成绩优异才得以破格被西学堂录取。而且他们非但没有因此而骄傲自满,反而在看了沈园的繁华景象与家里长辈的刻意叮嘱以后,更加的卖力学习。

  他们每天都是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来到学堂,所谓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不过如此。他们往往带着大支的蜡烛,在自己的课桌上点燃,一起围拢着探讨相关的问题。直到天色渐渐明亮,他们才会开始读书,毕竟在他人面前,他们还是不太愿意分享学习成果的。

  此时,他们也注意到了沈渭的到来,只是他们十分一致的没有理睬沈渭,只是继续在读书。倒是有一个叫做刘洋的,回头看了一眼沈渭,只是他的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仿佛认为自己已经看透这个沈渭一样。

  刘洋嘴角露出玩味的微笑,心里想到:“还真以为偶尔来早一次学堂就能获得提高?真是痴人做梦,做梦那也要有分寸!”紧接着,就不再看向刚刚走进房屋的沈渭,在他看来,这沈渭不过是想在张夫子面前留下好一点的印象罢了,根本就不会认真学习的。

  沈渭自然是捕捉到刘洋的异样,只是没有太过于在意罢了。此时的沈渭,心如止水。

  他静静的看了几眼房间的格局,默默地在一排一排的位置中间挑了一个中间的位置,既不是过于靠前,也不是过于靠后。

  沈渭默默地拿出《启蒙录》,从第一章开始阅读,虽然之前的内容沈渭也是听张夫子上过课,但是以前的沈渭并不是过于理解,尤其是关于其中一些圣人的理论,那时听得也是稀里糊涂,不甚明了。

  ,酷h匠网◎#永久?免费…看"%小hB说V;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脑海里那团知识的原因,沈渭现在对于知识的接受能力非常强。即使不是过目不忘,那也是相差不远,这让沈渭在回忆起曾经的头疼的痛苦之余,内心感到大慰。

  而且现在的沈渭思维前所未有的清楚,一些较为简单的知识,那是可以做到一带而过了,而且理解的绝对到位。

  沈渭独自一个人坐在学堂中,将《启蒙录》一页一页的翻过。无数的知识就像刻录在沈渭的记忆一样,闭上眼慢慢就能浮上心头,这种感觉极为的奇妙。

  以前有过不解的地方,此时也是仿佛如行云流水一样的通畅,完全没有阻挠,妙不可言。

  沈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越发的投入。而前面五人看见沈渭翻书的速度简直比看书的速度还要快,不免对视一眼,眼里露出了然的神色,不再理会。

  他们许是认为沈渭只是在无意义的翻书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