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沈渭早早地在家吃过爽口的早饭。向父母道别以后,趁着天色渐明,空气格外清新之时,独自一人走上了去学堂的路。

  此时还是较早,路上有着淡淡的雾气弥漫,还有着三三两两匆匆忙忙的赶去沈园外工作的大人,他们大多是脸带坚毅,再疲惫也不得不坚持,以为他们大多需要独自一人撑起一个家庭。

  此处建筑群虽然很大,但是好说大家都在一块地方生活了许多年,而且彼此之间或多或少还带着些亲戚关系。人们都认得沈渭,但是他们大多在赶路,而且也知道沈渭家此时是无比的落魄,自然不会有人友好的向沈渭打招呼,至多就是点一下头,当做看过,然后就不当做一回事。

  看正版章V!节r上酷匠网C》

  虽然他们也有些诧异,怎么沈渭这么早就去上学堂了。

  当然,能够对沈渭点一下头已经是极好的了,有些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一些小道消息,说是沈渭小小年纪就学会盗窃他人的作品,欺骗张夫子,导致张夫子勃然大怒,因此他们对沈渭的脸色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要知道,张夫子虽然在学生眼里是活阎王一般的存在,但是在那些大人的眼中,张夫子可是教导出许多有名的天才的。而且张夫子专注于基础的蒙学教育几十年了,在这一方面资历更是老到不行。

  在赵国,要是想找出比张夫子教授蒙学还好的人或许有,但是绝对不多见。要知道,在赵国,读书的特权序列被分为九个阶段,共二十七个档次。

  哪怕是最差的第九序列下位的读书人,都可每月领取官府发放的三百文津贴,可见当地父母官而不跪,是名副其实的特权阶级。

  而序列每一次上升,所享受的津贴与各种福利都会大幅度上升,朝廷据此甚至专门编写了一本书,叫做《序列大览》,其中将序列阶级可享受的特权都一一列出,当年这一项政策一经出台,很是引起了一阵读书的狂潮。

  而张夫子,就是身处序列阶级,并且是第七等序列下位的读书人,那可是已经拥有入朝为官的权利了。只是张老夫子志不在此,而且因为当年受恩与沈家,所以在沈园教书,而且他有一个极为古怪的毛病,那就是喜欢教导看上去较笨的学生,所以张夫子常年教导第十班级,其他尖子想挤也挤不进来。

  而张夫子在东西学堂所有的教书先生里,那是序列排在第四位的存在,前几位自不用说,那都是退下来许多年的老官员,打算靠着教书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所以张老夫子光靠着朝廷每月三十两的银子的补贴就吃穿不愁了,可是还坚持一大把年纪来学堂授课,这样的精神那也是让人们敬佩不已。

  所以,倒是有一些人看见沈渭去学堂,嘴角露出了一丝嘲笑,还有着不屑,暗地里悄悄的说:“这样品行不端的人,那是再怎么读书也不会有出息的。还真以为去得越早,学习的成绩就会越好?简直幼稚的可笑。”

  对于这样的人,沈渭也不会去和他理论,只是一概无视。至少在母亲的开导下,小沈渭是不会在意那些与自己不相干的人的感受的。

  沈渭自顾自的去上学堂,慢悠悠的走着,既能欣赏一路上沈园的美丽春景,还能将脑海中那驳杂的知识翻阅学习,自是不会在意那些不相干的人。

  这两个世界的知识体系差异极为巨大,脑海中的那个驳杂的知识团所在的世界,在很早以前也曾经是类似于现在沈渭所在的社会,但是后来更加先进的科学走进人们的视野,所以关于现在沈渭所学习的这些,都渐渐走出了历史的舞台。

  但是这依然作为文化的代表在世界上广为流传,甚至后世的学者对于此道的理解还要更加的深入,毕竟是站在一定的高度上对此作总结。

  而沈渭脑海里的那团知识,简直包含了那个世界的方方面面。可想而知,如果这些记忆来自于一个人,那这个人绝对是超越沈渭想象的大学者,所学的内容之多之深,让人诧异。

  沈渭开始对此还是有着抗拒,毕竟这是引起他头疼的原因。只是时至今日,头疼已经许久没有发作,想来是因为这些知识差不多都被沈渭的小脑瓜子慢慢接收了。

  而如今,沈渭对于读书有着超越以前的渴望,他想知道是不是读书,能改变自己的人生,能让自己活得更加有意义。

  而脑海中的知识为他提供了无限的便利,他的视野也不再像一个普通的孩子一样的局限,而是在慢慢的改变。

  对于沈渭来说,诗词歌赋之道他只要掌握住基础的技巧就行,毕竟有另一个世界数千年的精华在手,想要不精通此道都困难。

  而对于做策论,做文章,沈渭也是完全无所畏惧。

  对于沈渭而言,目前最为关键的学习方向那就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硬性知识。比如说这个世界上的所谓的圣人经典,圣人的人生经历,读书经历等等。

  在赵国周边的数个国家,这些知识大多是相通的,在数百年前,也曾经掀起过一股百家争鸣的浪潮,那时涌现出过一批大学问家。

  自然而然,他们也有无数的著作传世,这些都是沈渭要学习的内容,但相对于其他人,沈渭的学习压力那是相当的小。

  而且不同于其他人那狭窄的眼光,沈渭可是接触过另一类文明的存在,或许现在沈渭还小,还不能改变小沈渭太多,但是随着时间的逝去,沈渭他会慢慢的改变,变得与众不同。

  但是世上的事情最是莫测,没有谁能说的清楚。在这个世界还流行着所谓的仙人的传说,据典籍记载,有太多太多的普通人都目睹过仙人腾云驾雾,御剑西去,这在沈渭眼里自然是很奇异的事情,毕竟在他的另一个知识体系中,这些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而现在却好像真实存在着。

  世间事,难以分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