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学堂占地极广,毕竟这相当于沈园的人才培养基地,沈园的掌权者自然不会放松对于这方面的管理,各种资源也是极度向学堂中倾斜。

  沈园能够屹立在这关州,并且在这关州城站稳脚跟,有着百年的底蕴,那和这两个学堂的关系密不可分。

  要知道当今之世,只有读书并且参与科举,才能在朝廷中有自己的序列,才能够被称得上是特权阶级。要是沈园的两个学堂一直是人才凋零,教育质量低下,那沈园离破败也不远了。

  可是沈园的特权阶级那是深深的知道教育的重要性,他们将一切的资源尽可能向学堂中倾斜。毕竟,教育是根本,要是在朝中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持,说不得沈园就要被自己的敌对势力所搬倒,这在赵国历史上,屡见不鲜。

  沈园的两个学堂,在关州,那是相当的有。在关州的百姓眼中,就相当于中国的清华北大那样,是每个人都想要挤进去的无上学府。但是可惜的是,除非你是沈园弟子,不然要想进这座学府,那条件是相当的苛刻。

  据说,不但要是读书方面的奇才,有着特殊的才艺,还要经过数遍的考试。除此之外,沈园的人还要专门派遣队伍,针对即将入学的非沈家弟子进行全面的调查,防止有外州或者其他势力的天才奸细,打入沈园的内部。

  要知道,在沈园中成绩突出,并且将来在科举考试中取得一席之地的话,那是能进入沈园的高层的,如果在沈园的高层中出现奸细,那对沈园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西学堂分为学前堂与读书堂,学前堂有十个班级,每个班级都有四十人,所以整个学前堂加起来就有四百个学生。其中大多是沈家弟子,只有一少部分是一些关州的天才,并且家世清白,才得以进入西学堂。他们大多成绩在各自的班上是名列前茅,毕竟要是没有两把刷子,那是进不了条件苛刻的西学堂的。

  学前堂,顾名思义,是教导一些年纪较幼的学生一些知名的启蒙读物。比如赵国周边所流行的《启蒙录》,《六言经》......都是学前堂弟子需要学习的启蒙读物,为的是他们以后学习圣人经典打下良好的基础,学前堂邀请的启蒙先生,那可都是浸淫此道多少年的老夫子了。

  沈渭的班级是第十个班级,沈花也是一样,二人常常一起学习,所以二人的关系那是较好。

  沈渭将心头挥之不去的阴霾强压下去,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和沈花走向第十个班级。第十个班级,那是在十个班级里,基础最差的班级。

  此时,时间已经不早,大半的学生都已经坐在学堂里较为靠前的位置,或是默默地读着书,或是讲着一些平日里的趣事,而关于沈渭的事情,倒也是常常被提起。沈渭和沈花就只能坐在学堂的最后面,听课的效率自然不是那么好。

  但是不像沈花一直在抱怨要不是沈虎那几个人,他们一定能坐在靠前的位置上。沈渭此时显得十分的平和,之前母亲的话语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他已经投入了学习的状态,只等着接收教授他们蒙学的张夫子的知识。

  沈渭此时抛开了其他的东西,只想着读书学习,再加上脑海中另类的知识,此时的沈渭,自信心十足。

  时间过去不久,门口响起了张夫子的脚步声。

  只见一个年纪在五十岁上下,头上戴着灰色纶巾,面容冷酷的老者走进了学堂。

  先前还闹哄哄的第十班级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个个端正地坐着,一脸严肃的望着讲台上的老夫子。

  由此可见,这张老夫子往日的的威严还是挺盛的,尤其在自己的学生面前,那绝对是冷面阎王那种类型的,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害怕这个张夫子。

  张夫子站在讲台上,扫视了一遍下面的学生,当看到沈渭时,张夫子脸上明显的沉了一下。

  F:酷n匠{网●首Vt发$z

  “沈渭!你的病好了吗?怎么不再回去休息几个月,干脆就别来上学堂不是更加好吗?”张老夫子开口就是一顿批评,并且在这些学生面前,丝毫不留情面,让年幼的沈渭感到心里发凉。

  “小小年纪,还学会了盗窃别人的作品?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犯罪!要不是看在你年纪还小,看在你那更加没有什么出息的老爹,跪了两个时辰的份上,我就要把你赶出我的课堂!”张老夫子嘴里哼了一声,言语里有种深恶痛绝的感觉。

  沈渭在同龄人面前没有去解释,但是看到张老夫子也是如此这般,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我没有盗窃别人的作品!那首诗就是我自己做的。”沈渭小脸通红,脸上闪现出一股急色。

  “你做的?你那点本事我还不知道?就连区区的蒙学基础你还没有背全,你说你会作诗?好了!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辩解,我就要把你赶出我的课堂,你爱上哪里去,就上哪里去,看看会有哪位老夫子肯收留你这样一个品行不端的人。”张老夫子气的吹胡子瞪眼,言语也十分的重,仿佛就要将沈渭赶出去一样。

  沈渭双眼有些红肿,但是一直以来的坚强,与脑海里那股关于生活的经验告诉他,哭,那是没有用的,世上不相信眼泪。

  强忍住内心的辛酸,将泪水倒流回心底,沈渭默默地坐了下来,一言不发,他也是怕夫子会一怒之下将自己赶出去。

  这在其他人眼里那就更加是心虚的表现了,毕竟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如果是对的,都会据理力争,但是显然,沈渭没有。

  沈花坐在沈渭旁边,看着张老夫子发怒的情形,心里也是极怕,看到沈渭通红肿的双眼,心里的也是跟着伤心。她默默伸出小手,将沈渭的手握住,看着沈渭的眼里,有友好,有鼓励。

  沈渭望着唯一一个关心自己的同学,内心在发酸的同时,感觉到了无比的感激。这让沈渭的心,稍稍平缓了一线。但也仅此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