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老你的医术真是冠绝整个关州城啊,要不是您老帮我儿治好这病,我这一家人都会不得安生啊,实在是太感谢您了。”沈越一脸感激的望着钟老,脸上写满了敬仰,让钟老的面子大涨,老脸上笑开了花。

  “哈哈,这对我而言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再说我和你爸那可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现在他不在了,我当然要帮衬一下。”钟老笑着说道,言语间不无骄傲的情绪。“这要是让那些江湖郎中来乱治,就他们那三脚猫的医术,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呢。想当年我跟我那曾经在赵国太医院任过职的老师学医术的时候,什么样的疑难杂症没有见过?还不是信手拈来。”

  更p新ky最,V快上{酷匠(网dS

  紧接着又是一段往事不堪回首,空有医术却不得重用,空自蹉跎了青春岁月,说得像是真的一样。沈越自然是应和着,这可是救了他儿子命的人,而且是长辈,他自然不会表现出什么不耐烦,而是顺着钟老的胡子将他拨的满意之极。

  沈渭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表现出无奈。若是原来的沈渭自然是不会懂这两人的套路,毕竟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罢了,但是现在不知怎么的,沈渭的心理正在逐渐变化,却是极为清楚两人之间来来往往的关系,心中有的只是无奈,无聊。

  此时的沈渭病已好了大半,虽然偶尔还会出现昏迷的状况,但是无论是时间,还是痛苦都大为减少。

  他的脸色不再苍白,而是重新出现了肉色,唇红齿白,生的却是极为俊俏,遗传了他母亲的良好基因,虽然沈渭母亲由于几年夜以继日的操劳,容颜已大不如前,但仔细打量仍然能看出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妇女。

  门口处,一条大黄狗摇晃着尾巴,慢慢走了进来。它来到了沈渭的脚跟,用他的大头亲热的蹭了蹭沈渭的裤脚,接着就肚皮仰躺着睡在了沈渭的脚下。

  看到大黄如此随性,而且颇通晓人性,沈渭脸上露出了一丝罕见的笑容,平日里没有功课的日子里,沈渭就会陪着这条已经略显老迈的大黄狗一起玩耍,有时其他孩子欺负沈渭这个平日里不说什么话得孩子时,大黄会上前,嘴里发出渗人的低吼,往往将那一群小孩子吓得四处乱跑。

  这一人一狗的关系是极好。

  沈越还在听着钟老的长篇大论,这人一上年纪就喜欢和别人畅谈往事,往往是一时半会停不下来的,沈越打小就听钟老说过好几遍的故事,这钟老还在一遍又一遍的吹嘘。“我当年那不是吹牛啊,我师父招了二十个学医的学徒,到最后唯独相中了我,你知道为什么吗?嘿,我告诉你啊,我师父说我卖相好,以后年长以后留上那么几缕胡须,就绝对比什么江湖郎中吃香,嘿,还真是这样!”言语中充满着得意,还顺手抚摸着自己的花白胡须,像是在显摆这什么,倒的确有一些仙风道骨,前提是去除嘴角扬起的得意。

  这一聊就是一个下午,沈渭出于礼节也在旁边站了一个下午,那腿酸的简直是要废了。当天色晚了以后,就这么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夜已入深,房间中有声音响起。

  “相公,沈渭明天还要去学堂吗?这几天的开销好像太大了,家里仅余的几个钱都剩不下多少了。”母亲的声音响起,言语中似是有些担心。

  “这学堂怎么可以不去上?要想出人头地,除了读书还有其他办法吗?我这辈子吃够了没有文化的苦头,当年我爹硬逼着我读书,我就是不想读书,现在想起来才是追悔莫及啊。要是当年争点气,考上了功名,如今的日子就不会这么苦了。”沈越言语中有着坚定,也有着对自己年轻时没有好好读书的追悔。

  “可是这几天没有去学堂,先生那里?”沈夫人担心的问道。

  “先生那里我自会去打点的。我和三叔说好了,在清理马厩之余会上他那里帮着打扫茅厕,赚上一点小钱,我们辛苦一点没什么,再穷再苦也不能短了渭儿的教育问题。”沈越声音中的坚定,宛如一座大山压在了沈渭的心底。

  沈渭静静地躺在床上听着自己父母两人谈论,他们以为沈渭早就入睡了,其实沈渭一直没有睡着,此时的他,脑海中一团乱,急需要整理出一些头绪出来。

  脑海中莫名的的多出来许多的记忆,虽然沈渭只是像一个第三者一样看着这些记忆,但潜移默化的改变却是不小。关于记忆里人生经历的部分早就是模糊不清,唯一留存下来的就只有最为宝贵的人生经验,还有最为宝贵的知识。

  这些知识涉及的范围极广,有闻所未闻的关于星空的记述,沈渭第一次知道了天上的太阳是一种叫做恒星的星体,天上没有什么玄奇的仙人宫殿,有的只是广阔无垠的太空,无尽的神秘。

  有各种各样异世的经典巨著,像是什么《红楼梦》,《西游记》本本是经典,尤其是其中还夹杂着众多异世绝美的诗词歌赋,有诗仙名李白,斗酒诗百篇,何等的豪迈,那些诗词沈渭是闻所未闻,但却都是传世经典。要知道当今的科举其中必考的项目就有涉及诗词歌赋一道的,毕竟科举考试沿用了这么多年,那些圣人的经典早就考的滚瓜烂熟,于是科举中就增加了许多其他的东西。

  除此之外,还有着关于世间万事万物的自然科学,这些内容深入的范围还是极广,可想而知这些记忆的原主人绝对在这些方面也有着不菲的造诣。

  ......这些记忆就像是一个宝库,不会从外在改变什么,但是它会从内在深入地改造着沈渭,一点一点的潜移默化。或许它们什么作用都起不到,或许它们能为沈渭打开另一条大门,尤未可知。

  只是此时年幼的沈渭还不知道怎么使用罢了,说真的,他的内心还是有着许多的抗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