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家始祖辰龙溪,在上古时期威震八方,有盖世之能。

  据说他的实力可能超过至尊境,达到更高级别的天尊境,上古时期被尊称为龙溪天尊。并且上古时期某一域就是以辰家最为强悍,呼风唤雨,叱咤一方。

  上古动荡,君临一方大域的辰族突然败落,沦落到如今只能在小小紫灵境中扎根,饱受风霜。

  若是以往,紫灵境这等泥丸之地不过一念之变罢了,当然这些隐秘也只有辰家高层知道,辰逸也只是在父母偶尔谈起时才了解的。

  小辰逸咬牙承受着从青铜雕像散发而出的滔天威势,浑身血液发出红光,红光覆盖,远远望去如同一个妖艳的血人。

  辰逸震撼,如果不是自己的血液因子与眼前这尊青铜雕像的本尊同源,估计早被碾爆,化为尘埃散去。

  幸好辰逸经过淬体后肉身变得更为强悍,又引起血脉共鸣,这才能咬牙坚持下来,否则,早已肉身破灭,不存于世。

  所以这一连串的恰好为辰逸构造了一个机缘之地,命运难测,谁又能说的通呢。

  “反正现在也上不去,倒不如在这里先修炼,等自己实力提升了再上去。”辰逸心里呢喃,然后原地盘坐,静心感应天地中的灵气。

  从某种意义来说,辰逸已经算是进阶炼体境了,就是还没脱皮,只有脱皮了,他的炼体境才算圆满,不过想要脱皮,还需要更大的外力磨练,可见辰逸的修炼比起他人要艰辛百倍千倍。

  但即使辰逸还没脱皮,但若是让他对上那辰星,估计可以完爆辰星,毕竟两者的炼体境所经历的不同,能发挥出的战力也不同。他如今战力可以媲美通脉境的修者!这样看下去,若是辰逸能够脱皮,就是面对可以使用灵力的炼气境强者,也可以一战!

  “唉——”青铜古殿传来一声沧桑的哀叹。

  “谁?”辰逸惊呼!接着他看向那青铜雕像,那声音,仿佛来自那青铜雕像。他步伐轻挪,向那青铜雕像靠近。

  辰逸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虽然眼前是始祖墓地,不会对他有什么排斥,但他也得小心一些突然出现的变故。

  {z最R新章节:s上酷匠网

  “小家伙,放轻松点,我不会对你怎样的。”那青铜雕像再次传来声音。

  “你是谁,为何在我祖雕像内?”辰逸诧异地问道。

  “我是谁,我是辰龙溪!”青铜雕像再度传来声音,同时一个光影出现,那光影的面貌,与青铜雕像上的男子一模一样。

  “你是,辰祖?”辰逸愣住了,辰祖不是陨落了么,怎么可能在这里。

  “嘿嘿,我的确是辰龙溪。你这小家伙是我的后人吧,不错,能到这青铜古殿也算有点本事,不过看你的样子,好像连通脉境都还没达到,甚至炼体境还没脱皮,能到这里真是让我匪夷所思啊。”那光影男子对着辰逸说道。

  “祖先,不是我不行啊,我体内的通灵脉在我小时候被震碎了想要再凝聚出来好难啊,你可不可以帮帮我?”毕竟还是孩子,小辰逸开口十分直接。

  “你这小家伙,倒也有趣,竟然想凭借自己再度凝聚出来通灵脉,你可知道你若是能再度凝聚出来,那可不叫通灵脉了,那乃是传说中的道灵脉,比起通灵脉,两者差距如天与地,当然那难度,也是可想而知。”

  “那祖先,你就帮我凝聚道灵脉咯?”小辰逸眨巴大眼睛,十分可爱,期冀的目光扑菱扑菱闪。

  “我只是一道执念所化,并无法帮你什么。”说道这里,那光影男子眼神一暗,有些怅然。

  “而且就算是我全盛时期,也无法帮你凝聚道灵脉,那种神脉,只有靠自身才能凝聚出来,而他人强行凝聚的灵脉,会比原先的灵脉还要差,那种下乘方法,非到不得已,一般不会有人用的。”光影男子又缓缓说道。

  “啊,那我岂不是没机会进入通脉境了!”一落千丈的心情让小辰逸有些恍惚,眼眶通红。

  “这倒不一定,我这里有一至宝,为我当年在天罡大陆所得,但至今我也无法参详出其有何用,只知道这东西能够滋养元神,若不是有它,我这道执念也存不到今天。而这个东西,貌似某一强者魂魄所化,对你凝聚灵脉,应该是极有裨益。”光影男子拿出一个光团,对着辰逸说道。

  “祖先,若是你把这个给了我,岂不是要消散了??”辰逸惊愕,不忍道。

  “消散?或许吧,这执念本能再坚持十年,但若是给你,至多只能存在几年。不过本是该死之人,消散又有什么呢?”光影男子倒是看得很淡,一笑置之。

  “你也是无数年来唯一一个进入这青铜古殿的活人,而且还是我的后辈,能到达这里的小辈,天赋与心性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能把我的传承给你,消散又如何呢!”光影男子欣慰地看着辰逸。

  “不过,要获得我的传承,你以后成长起来了,得帮我了却一件事!”说道这里,光影男子的眼睛闪过一丝戾芒。

  仿佛想起了那时屈辱,厚重的气势压抑在整个青铜古殿,若有若无的气势凝成黑云,似要降下九天神雷。

  “什么事?”辰逸看着光影男子戾气滔天的双眸,眼神凝重了些许,很疑惑到底什么事能让辰祖心境波动这么大。

  “你有听说过炎焱域吗??”光影男子渐渐平静,问辰逸。

  小辰逸摇摇头。

  “待你成长起来,可以去那炎焱域走一遭。

  那是我辰家的根,我们辰家本是那炎焱域上一大霸主,但在上古时期,却惨遭到其他势力联合攻击,其中始作蛹者就是那炎焱域之主——炎天尊。而当年他们找的时机也是十分有利,恰逢我在度神劫,虚弱无比,辰家中五位至尊更是有两个遭到伏击牺牲。”

  “炎焱域一大霸主炎主,修为与我相当,不过稍逊一筹于我,却担心我辰家威胁到他的地位,趁危仗势凌人。若你来日去了炎焱域,必要帮我除去此人,了我遗愿,你可能做到?”光影男子希冀地看着眼前男孩,期望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