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为什么非要玲儿过去?”紫衣一脸的不解。卫庄淡定将酒杯放下:“这个伤也只有她能救,你不是把过脉了吗?他的脉象已经平稳了,但……我们的方法只能维持现状,要苏醒,就必须要她自己过去,也只有她自己能化解。”说着又倒了杯酒:“这些天不必去打扰她就行了。”

  我把了一把脉,脉象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了,现在才是真的平稳了,醒过来应该很快乐,只要这两天坚持为他输内力,应该也就这两天会醒过来了。我急忙的收拾了一下,出了张府。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我第一次为别人灌输内力,也是头一回才感觉到原来管输内力会这么累,以前觉得这种事情对我们这些人来太简单了,输了内力后,没有一点的反应。现在我体验了一把,这滋味可不好受,现在两个脚好累啊!还有,我也好想睡觉,本来是打算直接用神行术飞回去的,但是,才出来张府的门,我的头就好晕,搞不好飞到半路就掉下来。这一夜折腾,我的内力只有四成左右了,现在要是还回了紫澜阁,明天为张良输内力肯定跟不上,我找了一处比较安全有比较僻静的地方,在那里调息恢复着自己的内力,我必须在明天的这个时候恢复过来,如果断掉一天,肯定会晚一天醒来,到时候他祖父!咦!想到他祖父的样子就觉得害怕,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一大堆的烂道理。

  我一个人在这里呆了大半天等恢复的时候早就是傍晚了,现在得赶过去看看情况。我到张府的时候正好看见师哥从张良的房间出来,然后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过两天就回醒了。”然后就走了,可是,张良他祖父还在屋子里,真是的,然后就有听到韩非过来了,说什么有事要商议,本来又想打发他走的,后来又不知怎么又去了。

  大厅:韩非笑呵呵的对着相国:“相国大人不必着急,这位侠士都说了,过两天就会醒了,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最新X=章~L节…上Bn酷aI匠u网…●

  “你们当老夫是傻子吗?要醒来了连个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卫庄:“我说了这两今天就会醒,而且会很快,你既然不信自己亲自找个信得过的人把把脉就清楚了。”然后哼了一声就走了。

  房间:我把了把脉,已经好很多了,今天输一次,内伤就基本康复了,但是外伤什么的……那个十字口,呵呵!就要过几天了,放心不会留疤的,我用了点蜂蜜,还有点别的。啊!看到外面都静了,抓紧时间赶紧做完这件事情吧。

  我在输内力的时候张良总算是有点反应了,他终于睁眼了,还好睁眼了,不过又睡下去了。我看着他惨白的面容,竟然会觉得有些心疼,我重重的给了自己一耳巴子:“玉玲儿啊玉玲儿,你想到哪里去了。”给了自己一耳巴子终于那种感觉消失了。正要起身,被一把抓住,而且好用力:“啊……”。我疼得叫出声,定眼一看,吓!人醒了。

  “呵呵,张先生,可不可以先松开我的手啊,好痛啊!”我一脸苦巴巴看着他。他愣了一下:“额!不好意思。”然后松开了我的手。

  我也松了口气,终于醒了,终于不用看到你祖父的那张黑脸了!张良起身坐了起来!我看到他醒了,就对他说:“既然醒了,我也该回去了。”

  “嗯……”

  “那个,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我酒后做成这个样子的。”

  “没事。”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然后我又突然转身:“那个!可不可以不要告诉你的祖父,你是我打伤的。不然……”,我揉着自己的衣角,又偷瞄了他一眼。

  “放心,我不会的,你又不是故意的。”然后起了身:“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嗯?”,问我问题,我一脸的懵懂:“可以啊,你问啊。”我笑了笑。

  “你是不是阴阳家的人?”

  我看了他一眼,肯定说:“不是啊,我不是什么阴阳家的,额!其实说到底吧,我自己只是个挂牌的鬼谷弟子,自己到底来自哪里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正经的告诉他:“在我印象里有一个叫什么车什么的国,但是这些年来,我自己找过很多地方,都未曾找到这个国家,可能也是我自己没记全或者根本就不是吧。”我坐到地上:“当然,这些天我有些线索了。”

  “我呢,见到个一个大叔,他说见过我我母亲。”我停了一下:“但是我觉得他好熟悉,觉得我在哪里……”我顿时就觉得胸口一痛:“啊……”就连张良也被下来一跳:“你怎么了?”我推开了他,胸口疼了一下也就算啦,现在头也跟着疼了起来,脑海中闪过一些人影,这次不是那个大说,是一个女的,还有一个女孩,还有血,我的眼睛好痛啊。感觉就好像眼前就全部都是血影,看不到人影,张良拖住了,不停地问:“玲儿姑娘!你怎么了?”我一把推开他,破门而出,只听得张良在后:“玲儿!”连姑娘两个字都来不及说,就追了上来。

  我感觉大说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一定是的,而且就在城北,我感觉我的心好痛,头也好痛,不知道这些人影是从哪里来的,我想把它们赶出去,但是只会让我的头更痛。忽然我看到了血,还有一大片将士的……尸体!耳边好像有好多的人拿着兵器不停地敲打着,弄得我一阵晕眩。

  张府:张良草草的穿好衣服,追了出去。

  相国还在跟韩非他们磨着嘴皮子。

  城北:大说和那个阴阳家的人打了起来。

  阴阳家:“没想到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居然还会再见,真是想不通啊,你当时怎么没死呢。”

  大叔:“哼,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活在这个世上。今天,我就为我妻子报仇!”挥剑斩了过去。

  “哈哈哈……”一片刺耳的笑声:“就凭你,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能打的过我吗?”一掌打在大叔的肩上。大叔被打的吐血:“你也要看看,你的能力到底有多少斤两,现在还想跟我斗,嗯……”左手钳住大叔的下巴,大叔被他给定住了,而且又被他封住了内力,情况不妙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