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非:“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一脸的惊讶看着我。我看着他一副这表情:“难道……我做了些什么事情?”韩非愣住了一下:“啊!也没什么,只是你的功夫太厉害了,我未见过十多岁的孩子的功夫有这么高。”我顿时就感到莫名其妙:“不过……我记得我好想打伤谁了。”之间他被呛了一下:“咳咳咳咳!你不知道,你打伤的是子房。”

  “呵!”喝茶的我一口喷了出去:“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你自己不是说你好像记得打伤谁了”

  “你……”我瞪了他一眼,急匆匆的就上了楼:“师哥!”一脚就把门给踹开,结果,还是没有人,于是又来到紫衣姐姐的房间,可是紫衣姐姐也不在。其实我对那天的事情多多少少还是有印象的,我只记得我打伤了一个人,好像也被我打的很重。但是我却不知道打伤的是他,一下子我的心就悬了起来,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P酷|匠77网vz首"?发

  我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一下,我带上师父给的几种药,迅速的就来到张府,我熟练的避开佣人,毕竟前段时间我在这里走了好几次,去他房间的路线早就熟练。刚刚接近就听见里面传来他祖父的声音:“这是谁干的?”在屋子里怒气冲冲的走来走去。然后又听到紫衣姐姐的声音:“相国大人不必着急,少爷的伤不是很严重,我再给他施两天的针,就会醒了。”

  张良的祖父,一甩袖子,一脸的怒相:“子房不是去和你们赴约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紫,这件事你们紫澜阁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紫衣姐姐:“相国大人,这件事事发突然,何不等少爷醒来之后,亲口听他说呢!”

  “哼!现在子房成这个样子,什么时候醒都还不知道,要我听他说?哼!”转过身:“你们不说,我会亲自去查清楚。”

  我在外面擦了一把汗:“这个相国,看样子张良要是不快点醒,肯定会有大麻烦。”可是现在他们都在里面,我又怎么好进去呢。于是我在这里等了一天,紫衣姐姐是走了,但是这个相国还没有走,天都黑了一半了:“怎么办,他还不走。”正当我焦急的时刻,外面来了一个“报……”

  相国:“什么事?”

  “大人,公子请您过去一趟。”

  “哼!告诉他,我没空。”还才落,韩非就出现在他的面前:“相国大人,我就这么不待见?我可是特地来告诉你,那天发生的事情的!”。他突然顿了一下:“你说什么?”

  “如果相国大人想知道,我在城西等您过来。”然后就离开了。

  我见他们一走,就溜了进去,在房间布下了阵法,这里面发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我立刻就来到张良的榻前,探了一下的脉,应该是刚才施针,脉象好像看起来平稳多了,但是却很虚弱,而且还有点儿乱,我从包袱里拿出银针,翻开,将针扎在被我打的地方,现在要做的是将这团淤青散去,也就是待会儿会放血,我将刀片烧红,给他涂上麻沸散,在掌印出划了一个小小的十字,再施以内力,将血推出来。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我才把他体内的淤血放干净,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内力调和,他现在内力在他的体内乱做一团,我现在就把他体内的内力调和好,重新循环。大概是到了半夜,这一切才弄完,此时的我内力消耗的太多了,显得十分的疲惫,非常需要要休息。

  城西:韩非:“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然而听完后的相国却十分的生气:“韩非你这是在耍我吗?”

  韩非:“我怎敢戏弄相国大人,我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

  “你……”

  “相国大人不必着急,子房相信很快就会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