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说将军府有情况的时候韩非将杯子里的酒,仰头饮尽:“姬无夜上钩了,卫庄兄我们的第一次合作很成功呢”一脸意味不明的笑。

  卫庄:“哼!”举杯饮尽。然后起身就把就手里的酒杯往后一摔,离开了。韩非就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酒杯:“额……这用得着摔人家额杯子吗。”一脸的苦逼样看着师哥远去的身影。紫衣姐姐看到他这副模样,不禁大笑起来。而我呢,会时不时的偷看张良一眼,等他有所察觉的时候,立马把头低下来。

  好像我就这样喝了一个多时辰的酒,我眼前的东西也开始模糊起来,周围的声音都走了音,我开始发愣,忽然间眼前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子,我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晕,这个影子就越是出现我的眼前。

  “琏翊,看这里……”我的脑袋突然间痛了起来,那种感觉无法形容,我开始不安的在位置上呻吟着。

  紫衣:“玲儿,你怎么了?”恍恍惚惚间觉得有人在叫我:“琏翊,看这里……”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一直有这样一个名字,还有那一只手出现在我的梦里或者突然在我的脑海里:“琏翊,琏翊,琏翊!”

  我不停的念叨着这个名字,究竟这是谁的名字,那双手有事谁,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热起来。

  紫衣姐姐见到我这种情况,当时就吓坏了,又看到我脸色不对,立马准备为我灌输真气,可才刚开始没一会儿,我大喊了一声,把正在为我输真气的紫衣给震到了一旁,我忽然猛地站了起来,一旁的张良和韩非都吓了一跳,张良立马点住我的穴道,一手扶着我的肩膀,另一只手指着我的脑袋,输出一股很冷的真气而韩非赶紧把倒在一旁紫衣扶了起来:“哎!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紫衣噗的一下吐出一口血来:“我也不知道。”

  张良非常吃力地为我输着真气,额头一下子就冒了许多的汗,而我由于受到这股真气的刺激,我痛苦的全身发抖,双手握着拳头,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我觉得有股力量让我睡过去,但,我体内原有的那股力量干扰着我,不准我闭上眼睛,在我即将闭上眼睛的那刻。

  紫衣:“张良赶快离开她。”我猛地睁开眼睛,一挥手,一掌就打在张良身上,张良当场就倒了。紫衣姐姐非常惊讶的看着我,一脸的惊慌失措,然后从腰间拿出一个信号弹,好不犹豫的打响它。而我一步步的走向悬崖边上,然后准备往下跳,在跳下去的那刻,一根青色的带子拖住了我,我猛地回过头,紫衣:“小心!”

  卫庄:“她出什么事了?”紫衣还未来得及回答,我将地上的落叶滚成一个球,叶子从我的身旁两侧汇聚到我的手尖上,我毫不犹豫呢将它爆裂成几个小球,一手控制着,一手掌握着方向,师哥不得不拿出鲨齿与我对抗,好不容易将这几个球打下来,我将头上戴着的一个略像S形状的发饰,趁着师哥对付这几个球迅速将这个东西发了出去,师哥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被划了一道小口。

  b(酷5匠hc网F{永久免xQ费\Y看I小@说

  正当我准备下一轮的攻击时,大叔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从衣袖里飞出几根银针,扎在我身上的重要学位,然后我就只记得一团蓝光。

  等我恢复正常的时候已经过了差不多有两天了,等韩非告诉我这些事的时候,我几乎都没有印象了,但我记得我好想打伤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