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手上的茶杯直接跌落。

  “我说我见到那个人来。”随手拿出一块方巾,将桌上的茶水擦干!

  “你见到那个人了?”我点了点头:“嗯。”于是我便把见到那个人的过程详细的到来!

  “我在外边,见到你们的姬无夜将军,在他的后边跟了一大堆的人,但有三个人非常的显眼,一个是穿着白衣服,看起来和你的年纪差不多,还有一个是穿着黑衣服,这两个人我倒是看清楚了长什么样子!但,有一个人,也就是我们那天在将军府门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那个人!他的穿着,把我给吓了一跳,那种感觉,说不出的恐惧!”

  “那你怎么知道会是他?”

  “直觉,不过,那个人戴着个苍白面具,没能看清模样。”我顿了顿:“从他的身上,我感受到一种令我非常恐惧的气息,我第一次有这么恐惧,和不安!”

  张良皱着眉头:“对不起,把你牵扯进来了。”

  “是我自己要这么做的,看来以后,我们的对手,会很难对付!”,我们看着外边非常平静的湖面,张良起了身:“如果查到真正的凶手,又必定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天上的云层聚成一块,就像要掉下来一样,云层的中央,清晰地看见闪电,空中不时地传来雷声,不过一会儿,湖面的水开始翻动,屋檐上挂着的铜铃,被吹得叮叮叮的响。

  “看样子,今天是有大雨下了。”

  “额,玲儿姑娘,我送回去吧。”

  “回不去了,你看!”我用手指了指外面!外面已经下起了雨,而且这个架势,恐怕这一会儿不会停啊。“回不去了,这么大的雨,明天都不会停的。”我自顾自的到了杯水。

  “雨来的这么凶猛,待会儿...”他自己看着外面:“我想,应该不会停了。”

  我继续倒了一杯茶水:“反正这里既是茶楼,又是客栈,今晚我就不回去了,就待在这里好了。”

  “那你师兄不担心吗?”

  “他和紫衣姐姐出去了,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俩一起出了城,估计现在也和我们两个一样,困在某个地方吧!”

  城外:卫庄脱下自己的外衣,遮在两个人的头顶:“该死的天气!”见到前面有个山洞紫衣说:“前面有个山洞,我们先进去避避雨吧!”

  紫衣:“这雨可真够大的,呼,都湿透了,你没事吧!”就在此时,卫庄一把抱紧了紫衣。“怎么了这是!”卫庄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紫衣!

  客栈:我和张良就待在这件屋子里,不停地叫小二往这里送吃的。

  “两位请慢用。”还好我穿的是男装出来,不然这场景,肯定会招来误会。

  这雨呢是越下越起劲,风也刮得很猛烈,窗户被吹得那个响声,也特别的吓人,我吃完饭,放下筷子:“你怎么不吃!”

  “我这么晚了还没回去,我祖父会担心的。”

  “哦!可你也这么大人了,他不会很担心的。”

  张府:“子房还没回来吗?”

  下人甲:“少爷还没回来。”

  一人匆匆的进来:“大人,没找到少爷。”

  “你们为什么不跟着他,这么晚了,让他一人出去!”几个下人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忽然又有一个人进来了:“大人,找到少爷了!”

  “在哪里?”

  “少爷在城西的一家茶楼里。”

  客栈:“你说的也有理哦。”张良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母亲在生下弟弟后,血崩而死,自己从小就是祖父带大的,从来就没有哪次晚出不归的,就是怕他老人家担心,比起我来,我好想只要不高兴,或者什么事情不依我,我就会躲在外面不回来。

  突然门被打开了,一个老者走了进来:“祖父!”

  “这么晚了,为何不归?”然后一脸的不高兴,见到我:“他是谁?”

  张良正要开口,被我给拦了下来:“啊!我是张良先生新认识的朋友,因为雨太大了,我就私自做主让张良先生等雨小了再回去,呵呵!请张大人见谅啊。”起身鞠了一个躬,只见他老人家将衣袖一甩:“哼!”

  后面,我就看着张良被带走了,剩我一个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张良:“我改日再来找你。”

  酷/匠)网永久JW免n费看W小w'说…

  在大雨中张良上了马车,目送着他离去,我心里顿时非常鄙视张良他祖父,好歹我也是个活人呐,就这样漠视我,我还以为会让我搭个顺风车呢。我看了看天,今天晚上的星星很少,不过还看得见,根据今天星象来看,南边应该会发大水,而北边那块相反,没有一滴雨,只会越来越旱。转身回到刚才的地方:“嗯,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