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屁颠的跟在张良的身后,时不时的看他一眼,他微微的蹙着眉头,见我看着他,对我微微一笑,我立马就转过脸,忽然间我觉得脸好烫,我用手捂着自己的脸:“这是怎么回事麻!怎么他对我一笑我就会脸红!”我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深呼吸!”我就这样吐着气息。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大概是被我的这些动作给影响到了“还有一会儿就到了。”

  走了一会儿,就看见一个凉亭:“好了,到了。”

  一个比较简陋的亭子:“这是我偶然发现的!”扫了扫凳子上的灰:“坐吧。”我顺着坐在凳子上,张良坐在我的对面。

  张良:“有样东西,我,要还给你。”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看到那块玉,我立即就心虚了!那块玉是我的,因为我知道是掉在张府了!

  “这个是你的吧!”放到了桌上,推给了我,我就这样坐着,不说话!

  “其实,我一早就知道是你了。”我惊讶的看着他:“啊!”我咬着自己的嘴唇:“哼!那又怎样!”,我不服气的瞪着他。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是你,是后来无意中捡到了这块玉!”他看着我,而我却一脸的尴尬“我府中这几日发生的事情,我知道,是你做的。”我咬了咬嘴唇:“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的师哥呢。”

  “没必要!你只是小孩子,而且还是个姑娘家,我也没必要计较,你又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而且你做这些事情也是有原因的。”我坐在旁边,半天没说话。

  “我之所以那天没有去...是因为我有很多的疑问!”我看了他一眼:“你有什么疑问。”

  张良:“我很疑惑的你的来历。”“我查过你的来历,可是都没有什么收获!”

  “你居然查我!”我瞪了他一眼。

  “我很疑惑你到底是什么来历!起初我认为你是阴阳家的,但是后来见到的你的师哥,这个猜测显然就不成立了,但是你的功夫有确确实实是阴阳家的功夫!”,原来如此,是对于我的来历不清楚,再加上突然会帮着他们去和师哥达成合作意识,这种事情,有几分可信,而且突然又叫去查阴兵的事情,谁知道我想做什么。

  “第一,我不是阴阳家的人,我只知道有阴阳家这个门派的存在。第二,我使用的不是阴阳家的功夫!”愣了愣,其实...我自己使得是哪门哪派的功夫,我自己也不清楚,我这一身的内力,师父说可能我当时受到了关乎生命的事情,然后有个内力非常强的人,将强大的内力灌输到了我的身上,为我保命!而这些招数,我是根据自己的记忆,无意中练出来的。

  “第三,不用去查我的来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我直接就告诉了他,没必要查我的来历,这些年我自己也包括师哥和师父,他们都在查,都在找,都没有设么结果!

  酷匠t网{正版首;o发

  据说,我当时是一条河里飘过来的,发现的时候都快断气了,听大师兄说,当时我飘在山脚下的河上,练剑的时候发现了半死不活的我,,当时洪水泛滥,河水流的很急,两位师哥费了好大的劲,才将我捞了上来,当时的我,在河水里冻得全身发紫,连呼吸,脉搏都感受不到,当时卫庄师兄还以为我断气了,是大师兄将我喝下去的河水拍了出来,才发现我还有微微的心跳,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张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自己都不知道!”似乎不相信,可是我是真的不知道,我是打哪里来的。

  “是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好久,张良才说:“对不起,在下以为姑娘是...”

  “你以为我是阴阳家的,派来对付你们张府的,对吧.”张良,脸色都不知道变了几次:“对不起,那天的事情。。。”

  “我...我...我也报复你了,不用再对比起了!”我有点笑害羞看着他。

  “阴兵这件事情,你能和我合作吗?”

  “什么?”

  “我说,阴兵这件事情,我们一起调查。”

  我看着,张着嘴,半天吐出一个字:“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