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良被我下药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师哥让我在房间里自省!也是经过这件事,我更讨厌张良了,也讨厌师兄,当知道我不顾危险的去查阴兵的事情,就毫不犹豫的封了我的内力,还把我关在房间里,真烦,怎么出去呢!

  阴兵的事情我大概已经清楚了,负责押送军饷的龙泉君他们是接阴兵的事情将真的军饷据为己有,而幕后的指使者应该和龙泉君没有关系,应该也是朝中的某个人,他们韩国大人物有好几个先后死于非命,那就应该是为了权势而除掉这些贤德的大臣,除了朝中的政治斗争,其他的还真的想不出。

  我郁闷的坐在窗前,看着天上的星星:“还是星星好看。”就这样我看了一个晚上的星星!

  张府:张良躺在床上:“她还只是个小孩,性格是任性了一点,她师哥是不是下手重了点。”睡不着的张良在床上翻来翻去。

  张良看着房梁,然后从枕边翻出一块玉:“这件物品应不应该现在给她,如果现在给她,啊...还是不要。”

  其实吧,张良早就知道在张府捣乱的人是谁了,但是如果现在就把这是告诉她,她师哥肯定又会罚她,想了想,现在还是不要。

  我在房间里思索着,怎么样出去,怎么样恢复内力,这是我们鬼谷独创的点穴,没有独特的解穴方法,你硬冲是是会吃大亏的:“哎!这可不好办。”往后一倒,躺在地板上:“咦!这个方法会不会有效呢?”

  立马坐了起来,翻开那本全都是说经脉和穴位的书,既然都是点穴,那就跟穴位有关,于是我开始跟按书上的说的做,在自己的手臂上点了几下,顺着手腕,一路向上,回到心房上,再点两下,可点了之后,我是感到一阵阵的疼,左手的手臂一阵阵的疼:“难道我弄错了,不应该啊。”

  忽然间觉得胸口有一股内力盘着,书掉在了地上,我双手捂着胸口,直冒冷汗,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我觉得这事情不妙,跑腿座好。努力的让胸口这股内力镇定下来,可是内力被封住,我只觉得疼的更厉害,疼的我觉得天都在转,双眼也看不见东西...

  我直到大半夜才醒来,醒来的是摸了摸胸口:“奇怪居然不疼了?”我醒来后并没觉得身体有哪里不舒服,相反,轻松了不少。我捡起地上的书,才发现!

  这本书有缺失,而且还有被更改的痕迹,我瞬时欲哭无泪啊!这么坑!还好没出事,不然这本书可害惨我了。

  既然没事那内力是不是,我往上一跳,“哎呀!”果然还是没有恢复,我灰溜溜的回到床上,哼!一间屋子而已,不用内力也可以出去。

  我打开窗户,看了一下,这里没有任何的树,直接跳下去是不行的,必须得有绳子,看了看床单,哼!我有办法了,不让我出去,我有的是办法。

  我出去之后,又往张府去了,哼,张良我跟你没完。

  额,可是,我好像走错路了,之前,走了一会儿就到了啊,可这次好像走的特别久啊!平常也是半个时辰,今天,这里是——将军府。

  “我怎么到这里来了,这可是将军府,而且姬无夜也不好惹,是个麻烦人!”正当我要离开的时候,在墙角听到。

  ●|看^《正(5版=i章h}节d:上=J酷cn匠d%网

  “让将军就放好心,这宰相势在必得!哈哈哈。”然后就在那个墙角出现了一大堆的阴兵!

  “哼!雕虫小技!”这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我看不清,也不敢去看我,毕竟我现在我没有内力,但是眼下我才是危险的,以这两人的实力,我要是动一下,立马就会...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