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气呼呼的回到了紫澜阁:“气死我了,居然扔下我一个人,不可原谅。”于是……

  接下来几天发生的事情就不用怀疑了,没错就是我干的。

  我回来之后,想来想去,越想越气,于是就想了N种方法。

  我到张府,将张府的下人吓了个半死,将张良写好的竹简全部都抹上了墨汁。

  又将张府的书阁翻了个稀巴烂,而张府的人也是个个都心慌的很,因为,前两位主审官已经被鬼兵给杀死了。

  不过弄了这么多的事情出来,居然没发现我,我可是听说,张良有着少年谋圣之称,不过没有发现我,那就证明这个谋圣是吹的,哼……

  既然没有发现我,那就再多一件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发现我的,于是我又计划着另外一件恶作剧。

  我知道,今天他们又会来这,听闻张良不近女色,哼……旁边有个这么好女色的人,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找到了恩秀姐姐,她可是这里出了名的花魁,全韩国的人都知道她,而且绝色倾城,我就不信你不动心,我坐在一个视觉最开阔,而又不易被发现的位置,就像是一个猎者正虎视眈眈的看着猎物一步步往陷阱里来。

  恩秀一扭一扭的走下了楼,一袭青衣,肤若脂,吹弹可破,本来就白的恩秀姐姐,在脸颊稍稍的抹点胭脂就十分的迷人,这一点我不得不羡慕,这里的人除了弄玉姐姐,就属恩秀姐姐最美了,她们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其她的人整天浓妆艳抹的,看着就不自然。

  恩秀姐姐端了杯酒走到了张良的面前,恩秀姐姐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柔柔弱弱的样子,任谁见了都会心疼的。

  恩秀:“这位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呢?”,顺手将酒杯递了过去,淡淡的微笑,任谁都不好意思拒绝,我看你张良如何拒绝。

  张良:“抱歉,这位姑娘,在下是来这里找人的?”

  恩秀掩嘴一笑:“哈哈,来这里的不都是找我们的么。”

  只见张良脸不红心不跳的:“姑娘说笑了,我猜,姑娘是被人指使的吧!”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恩秀。

  恩秀尴尬的笑了一声:“呵呵,我看先生才是说笑呢,说的我都不太懂,而且这也是我该做的事情。”又是一笑。

  张良:“是阁楼上的那位让你来的吧?”

  恩秀:“先生,您到底在说些什么呢?”

  张良:“抱歉,失陪。”张良转身就上了阁楼,恩秀就在身后一脸的不解。我也不解,恩秀姐姐是花魁耶,就这么走了,而且他们说了些什么,恩秀姐姐的脸色一青一白的。知道张良要上来了,我就故意走向他,然后重重的撞了他一下。

  @酷匠p网p永W久免E费}看小◇说

  他见到我好像有一副欲言而止的样子,也有一副无奈的样子,哼,我才不管,谁教他扔下我的,这后果是他应当承担的。

  我扎了他一针,针上有十香软骨散,没有我的解药,会让你虚弱到连喝口水都觉得很困难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