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我被硬生生的穿上了我不喜欢的这一套衣服,真的是好不习惯。哎,现在再也不会有人认为我是男的了吧!我没有目的的在街上乱走着,经过这半个月的熟悉,我对每个街道甚至哪里有什么饭馆卖什么东西都非常的熟。

  我看着叫卖的商贩,我烦死了,哼……

  “为了以后不然别人误会你是个男的,从今天开始,不许你在穿这些衣服。”然后就把我的衣服全拿去换掉了。

  这样真的好碍事,不过还好没让我穿露胸又露腿的衣服,梳着流云髻,戴了三只玉釵,织了两竖辫子垂在耳旁,分别用系上了丝带,一袭的青色裙子,腰上系着白色要带,戴着几个玉佩作为陪衬。

  我一如既往的在街上溜达,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张府这里,我一看到这个张字我就特别的不好受了。

  我私下打听了,原来他是张家的长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男的,而且他的祖父是喊过的当朝宰相,我真不知道那天我眼睛长到哪里去了。

  然后我便心虚的往后一转:“啊……”我不知道撞到了谁,可撞得好疼,而且我也正在往后倒,等我准备摔倒地上的时候,好像谁拉住我了,睁开眼睛一看。

  “啊……”天哪,居然是他。

  我立马把手给抽了回来,眉头紧锁着,一脸的尴尬:“对,对不起……”

  这个时候不知道韩非从哪里冒出来:“哈哈哈,这个样子才像个女孩。”

  我满脸通红,像火烧一样!好久都没缓过来:“二位,我还有事,先走了。”头也不抬,准备走人。

  韩非:“既然都到这门口了,那就进去坐坐吧!”

  “额,不不不。”连忙拒接:“我还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办呢,先告辞了。”说完就跑,而后面只有韩非的笑声,我顿时觉得那笑声特别的刺耳,走到一定的距离,我捂住耳朵,奔跑起来。

  韩非:“这个小女孩还蛮有趣的,你说呢,子房。”张良没有说话,只是进了屋子。

  祖父没有在家里,张良带着韩非去了书房,二人商议着阴兵。

  张良:“有八成的把握是阴阳家在背后操作!可是……”

  韩非:“你是想说那天你和那个小女孩的事情,对吧?”张良摇摇头。

  “不是,我是在想,这么庞大的数量,那背后的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韩非呡了口茶:“该清楚的都回清楚的。”

  “哎呀,吓死我了,居然会碰到他。”我苦着个脸,那个张良肯定会为了跟师哥合作,以后一定会常来紫澜阁的。我苦着个脸回了紫澜阁。一上楼就遇见了紫衣。

  紫衣:“怎么了这是?愁眉苦脸的?”

  “紫衣姐姐,我估计我以后都不敢再见到张良了。”

  “为什么?”

  “你也知道啊,我把他当成了女的,还跟他争论了好久。”

  “这有什么关系,张良先生又不记仇,再说,他不也把你认为是个男的了吗?”

  “可是,我一见到他,我就脸红,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觉得吧,你们两个应该坐到一起谈一谈。”然后就下了楼。

  还跟他谈呢,我现在连见他的勇气都没有。

  回到房间继续思考着黄金为什么会在众人的面前消失,翻阅着从鬼谷带过来的书籍,突然一篇炼金术吸引了我。

  上面提到到,可以拿别的东西通过特定的方法就可以炼出许多的假黄金,其中就有一个水消金,水消金这个玩意跟黄金的相似程度非常的高,而且一般人都发现不了,但却有一个缺点……

  酷w匠;)网永久免s费看%c小mL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