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后的我,发现师兄和紫衣姐姐依然不在,:“还没有回来。”

  我看着自己留的竹板,用大拇指将上面的字迹全部擦掉。

  张府内:张良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眉头微微的蹙着:“那人是什么来历,怎么他也会知道有阴兵?”翻了几下身,索性坐了起来,脑海里全是玉玲儿使那招将叶子卷成一团的招数:“他会不会是阴阳家的,可如果是,那他的招数应该怎么会不起作用,他的内力应该很强,看他的招式又不像那门那派的。”

  紫澜阁:我刚刚梳洗完,正对着镜子梳理着头发,铜镜中照出自己的模样,突然间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有时候眼睛看的并不一定是真的,眼睛也会欺骗人。”

  “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虚非实这个问题呢?”有时候眼睛看到的并非是真的,着这不就是像幻术一样,就好比我的,虽然,我的不是幻术,但是有很多的相似。

  在我的记忆里,貌似有着阴阳家这个词。而且好像跟我的家族有着很大的关系,不过,这些事情我都记不大清楚了,我今年呢是十二岁,好像是五岁吧,才到鬼谷的。

  来到窗前,我望着天上的月亮,想着昨天和今天的事,现在知道它是幻术幻化而成,可是威力是不是太大了,莫非背后的操控中人是阴阳家?

  似乎我看到了真相,又好像离我很远。凉风一阵一阵的吹,一颗流星划过,天上的星星永远都是最美的。

  第二天早上,师哥他们终于回来了,我咚咚咚的急忙下了楼:“师哥,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什么事?”师哥一脸的疲倦。

  我跑到他的跟前,在他耳朵旁轻声道:“我知道鬼兵是怎么来的了。”

  师哥的眼神立刻就犀利起来:“你说什么?”然后一脸紧张的看看了四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到楼上去。”

  “我知道鬼兵是怎么来的。”我大概知道了过程。

  “如果我没有推错,这么多的鬼兵,都是幻术幻化而成的,师哥,你知道有阴阳家这个门派吗?”

  “知道。”呡了口茶:“如果这是阴阳家的幻术,那你手上的伤就不会那么轻了。”将茶杯放到桌上。

  @)更jq新*`最/快上o酷{匠`网6

  “就是因为鬼兵的人数太多了,幕后的操控人,他就吃不消了,力量也就不会很强。”

  “你有证据?”继续喝了口茶。

  “还记得前天吗,我对你说,我受伤了,给你看伤口的时候,却只有一道剑痕。”

  “然后呢?”

  “我记得当时我留了血,而且还有痛觉,那感觉真的好真。”我回忆起当天,我记得明明看见了血,而且还很痛!等遇见师哥的时候,被砍到的胳膊,划破的衣袖,血迹,这些都不见了。

  “可阴阳家有什么理由这么做,你就那么确定吗?”

  虽然只是我的猜想,但各种理由和证据都指向了阴阳家,而且也只有阴阳家有这个能力。

  我摇摇头:“还不确定,但,我相信,是阴阳家。”

  师哥将茶一口饮尽,然后说的话,差点气死我了。

  “你只是猜测,半个月前,安平君,龙泉君二人在押送军饷时,也遇见了鬼兵,军饷在众目睽睽下,消失掉了。”

  我听完很纳闷,照这么说,我的推测岂不是全都错了。

  “那我的猜测也不可能完全不对啊?”

  师哥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即使那个人在厉害,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如此多的军饷移走。”说完就起身了,往楼下走:“这些事情没必要知道的太多,以后这件事情不要再去管了,如果让我知道。”

  哼,就知道威胁我,自己每天都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老是找不到人,不让我管,我还就偏管了。

  卫庄:“这种危险的事情,她知道的越少为好。”卫庄在心里祈祷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