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身上这层忘川冰的强悍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一时间居然和我操控的三昧真火,拼了个不相上下。据我估计,对爷爷施用忘川冰的那个家伙,法力绝对在我之上,而且他的道行不是超出我一星半点那么简单。

  爷爷遗体周身的冰层与火焰,就像两个周身披满铠甲的重装武士,你劈我一刀,我砍你一剑,争斗的死去活来。此时爷爷周身,除了被像红云一样的红色气体笼罩之外,更因为三昧真火的突突燃烧,显得极其耀眼,就像一颗炸开的炫彩烟火一样。

  也不知道我操控着三昧真火和冰层拼斗了多久,就在我全身虚脱,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爷爷身上的冰层,终于发出了哔哔啵啵的碎裂声响,先前如同镜面一样的冰层,开始出现了许多细小的裂痕。

  就在此时,小悦在一旁兴奋的叫道:“哥,爷爷身上的玄冰马上就要化掉了,你真厉害。”

  我闻听,却不敢开口和小悦讲话,只是在心中苦笑:“厉害个屁呀厉害,就这么一层薄薄的、还没窗户纸厚的冰面,居然让我使出了全力,如果真和那个可恶的施法者对上,凭我的道行,在人家面前只怕连逃跑机会都没有……”

  约莫又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之后,爷爷身上的冰层在也架不住我三昧真火的烧蚀,完全碎裂开来,并且一块块从爷爷遗体上剥落掉将下去,不过,没等它们掉落到地面,便被我操控的三昧真火,化成了一团团血红色气体,在这些气体里,顿时出现了一个个面目狰狞的人脑袋,这些几乎可以用数以万计来形容的人脑袋,哭叫着想要向四周逃窜。

  就在这时,我对小悦大喝了一声:“小悦,小心了,别让这些气体里的冤魂跑掉,用你的法术把它们全部拘禁在我的火焰里!”

  先前说过,忘川河里的河水,全部都是由孤魂野鬼的血水和亡魂所化,每一滴河水都有可能是一个河中冤魂。现在河水被我烧没了,这些冤魂便从河水的禁锢中解脱了出来,脱困之后的冤魂,当然不会束以待毙,当然要想办法逃脱。如果被这些冤魂厉鬼回到阴界或是飘荡的阳间,那我闯的祸可就大了。

  小悦听我对她喊叫,立刻会意,抬起小手对着爷爷的遗体虚空画了个圆圈,顿时把那些想要四下逃窜的冤魂,用法力拘在我的三昧真火里。那些冤魂厉鬼,本身在河水里便受尽了折磨,一个个虚弱的要命,再加上自身并没有什么法力,所以根本冲不破小悦的禁锢,刹那间发出声声的凄厉惨叫,被三昧真火烧的是形神俱灭……

  不要怪我残忍,我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放它们离开的话,它们只有两个下场,一、自行回到阴界,继续在河中受苦,二、留在阳间,为祸世人,被阴界鬼差遇上,或是抓回河里,或是被削去三魂七魄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我个人认为,与其被困在河水里受那些永无止境的折磨,还不如形神俱灭的解脱,来得比较痛快淋漓……

  唉——!这么说,好像显得我有点言不由衷了,为什么要用‘言不由衷’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呢?那是因为,后来,有个人告诉我,我在没投胎之前,曾心甘情愿在忘川河里受了一千年的折磨……一千年呐!当时在河中受苦的我,咋不说什么‘还不如形神俱灭的解脱,来得比较痛快淋漓’的屁话呢?至于,我为啥会在忘川河里心甘情愿受千年折磨,就是些后话了,先不说吧,说出来,全是眼泪……

  当把最后一点冰层也烧蚀干净之后,我整个人便松懈了下来,收回法力之后便直直的向后仰躺,栽进了身后的枯枝败叶之中。

  继而,口鼻中传来阵阵极其难闻的腥臭,呛的人连呕吐的欲望都没有了。这些恶臭,便是我之前最担心的!

  w$酷Y匠网X首@1发m

  恶臭飘散的速度极快,几乎瞬间便把整个林子都笼罩了起来。这些恶臭,来自那些被三昧真火烧蚀掉的水中亡灵。但凡魂魄被三昧真火烧着,都会发出世间最难闻的臭味。具体这种臭味和哪种东西发出的臭味近似,我还真说不出来,反正在我的记忆里,世间没有哪种臭味能够和灵魂燃烧发出的臭味相提并论。这是一种,超越了人们五感之外的气味,似乎直接能够熏到身体里的灵魂一般。

  上面说了,这就是我之前最担心的,这种气味传播速度的很快,而且传播面积极广,如果在有人烟的地方,给爷爷作法烧蚀他身上的忘川冰,那这些被燃烧掉的亡魂发出的恶臭,只怕会被很多人闻到,如果闻到这些臭味的人,其中有些好事的好奇的家伙,再循着臭味找到我们,那我真猜不出局面会是个什么样子。

  此时,闻着这些几乎连身体里的灵魂都受不了的恶臭,呛得我是连连作呕,感觉整个脑袋都被呛得生疼,不过,之前的饥饿感和疲惫感倒是为之减轻了不少。

  没等我从地上爬起,小悦已然来到我的身边,并且从她那身护士装的衣兜里翻出几个医用口罩,分出一半捂在自己鼻子上,另一半捂在了我的鼻子上。

  这些淡蓝色、带褶皱的医用口罩,在这恶臭的空气中,绝对是冰天雪地中的一盆炭火,大大缓解了我和小悦嗅觉器官上的承受力。至于,这些口罩之前有没有被那些护士们带过,卫不卫生,干不干净,那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在那些口罩上面,我隐约能够闻到一缕化妆品的香味,可能挨着我鼻孔的这支口罩,曾被一个貌似鸟国,不是鸟国是岛国人肉大片里的香艳小护士带过吧。

  这一缕鸟香味,在这恶臭满布的空气中,真像是狂海波澜中的一根救命稻草,顿时让我有种想要为那些鸟国的小护士们呐喊助威的冲动,连精神都为之一振,连同小悦的嫩滑小手和那些口罩,一起捂在口鼻处,从地上爬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