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型天罡离火阵,不需要太大的空间,再者说,在这密林丛生的地方,想要找大点的空间也是不太可能的。

  和小悦把爷爷遗体从帆布包里抬出之后,我又让小悦把爷爷遗体,头南脚北,用法力悬在离地面一米左右的空中。

  在这里,可能还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把爷爷遗体放置头南脚北的方位。其实,这么做,和天上星宿有莫大的关系。当头南脚北的爷爷魂魄从身体坐起之后,便会是一个面北朝南相,抬头一眼看到的便是天上的北斗星,而天上诸多星宿中有南斗和北斗之别,诸位可能都知道,南斗六星主生,北斗七星主死,死亡者的魂魄在离体之后,看到北斗星,北斗星便可为死者亡灵指引黄泉路的方向,使亡灵不至于在茫茫阴界中迷失。话说回来,像咱们阳世间的活人,一般最忌讳自己卧室里的床,被放置头南脚北相,因为谁都不想自己睁开眼,面对的便是主死的北斗星。一般床的位置,都是头北脚南相,或是头西脚东相……至于床的位置该如果安置,再说下去,可能就有些扯远跑题了,不过既然说到这里,不妨告诉诸位一些安置自己卧榻的小常识,这头西脚东相的安置方法,其实是阳世间那些所谓的砖家们研究出来的,道理就是天下地势,西高东低,如果,我们长期头东脚西的睡觉,可能会导致气血逆行大脑,就像一个人长期被大头朝下倒悬起来一样,时间一久,可能导致大脑里血液流量过大,或有胀破血管之类的重症发生。

  酷f匠S网W(永|!久q免q费rL看小w◎说J#

  至于两种安置床位的方法,哪个更科学,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在这里,我还是奉劝诸位,谁的床是头南脚北相,和头东脚西相的,还是把床头,换个位置吧,睡醒睁眼,首先面对的是主死的北斗星,多晦气;长期被大头朝下悬着,多危险。

  言归正传,我让小悦把爷爷遗体离地悬空,主要是怕一会离火阵里的三昧真火,引燃地面的枯叶,这三昧真火可是非同小可,一旦引燃,凡间的普通雨水很难将其扑灭,除非有‘真水’,也就是乾坤玉露,说白了就是早晨起来的露水,或者是至寒至阴的万年玄冰,不过这两样东西,都不算好找,即便有,此时一旦把林子引燃,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我把手里的那五张符咒,其中四张,以正东、正西、正南、正北四个精准方位,分别用法力悬立在距离爷爷遗体一米远、和爷爷遗体同等高度的虚空,将最后一张放置在爷爷遗体的胸前,然后自己离开阵心,站立在距离爷爷正北脚心方向两米远的地方,把双手十指交叉,然后,立起两手食指与拇指,四指两两相对,两食指指尖朝天与鼻尖同高,放置于距胸前约一尺远的位置,接着双眼缓缓闭合,口鼻腔中深吸一口混元气,存于脐下丹田的气海之中,以体内法力对气海中那口混元气祭炼一番之后,使混元气缓缓由丹田向上游走,以气冲击喉中声带,使声带发出混合着带有我体内法力的咒语,如行军将令般,浩荡而出:“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今借焚天火,扫灭尘世孽……”

  故事,讲到这里,或许,有人会给我捣乱,为什么呢,因为前文说了,我和小悦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在林子迷了路,怎么现如今,摆这离火阵怎么又能分清东南西北了呢,而且还是十分精准的方向。如果真有人这么无理取闹的话,我只能说,白痴年年有,唯有今年……最多。迷路,想要分清方向,只怕,咱们小学生的自然课本上都有讲到过吧?白天看太阳,夜晚看星星,如果这两样都没有,就看四周树木的长势,树叶多的一面,就是南方,如果周围连棵树都没有,那就赶紧滚蛋,找别人抬杠去吧。

  不过,我和小悦在这密不透风的林子里,这几招都不好使,林子深处的树木原本就照不到阳光,树叶的稠密度南北都差不多,想从树叶多少分辨出东南西北根本不可能,所以呢,只有用一个最笨的法子,那就是找个比较高大的树木爬到树顶上,穿过枝叶的遮挡,抬头看看天空,放眼四下里找些参照物。凭我的能力,只要透过树木的遮挡,看一眼天空就可以分辨出东南西北的精准方位。

  “三昧焚天火,开!”

  念完咒语之后,随着我一声高喝。悬置在爷爷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四张离火符,同时腾的一声集体燃烧,然后如四道火箭一般,拖起长长的火红尾翼,笔直冲向被我放置在爷爷胸前的离火符。

  四道火箭由四个不同方位,同时落在那张离火符上之后,犹如四颗相撞在一起陨石流星一般,发出轰的一声巨响,撞击之下,产生一团无形冲击波,炸裂向四面八方,导致爷爷身下地面的枯叶如受飓风席卷一般,倏然从地面旋起,飘零四散,冲击波内的树木也是瑟瑟抖动,被震落无数青叶,飘飘荡荡漫天飞旋。

  巨响落毕,爷爷周身被一层暗红色跳动着的火焰完全包围,火焰如同跗骨之蛆,牢牢附着在那层忘川冰上,犹如落在万年寒冰上的炙热岩浆般,汩汩冒着水蒸气在冰面缓缓流动。

  一时间,冰火同体,相抗相争,相消相融,你想要融化我,我想要扑灭你,冰与火,你来我往,前仆后继,争斗的十分悲壮惨烈,爷爷遗体周身更是如坠云端,水雾蒸腾、袅袅徐徐。

  而此时,不敢有丝毫分心、以全力操控着阵中三昧真火与玄冰对抗的我,早已累的是满头大汗长流,双腿发软瑟瑟颤抖。如果此时,有人在我肩头轻拍一下,我绝对会热血狂喷,祛力而亡。

  此时,站在离火阵外为我护法的小悦,自是不明白,我此时正身处在冰与火、生与死的危机边缘,更不清楚我面对的又是怎么样一个凶险境地。而阵中冰与火你死我活短兵相接的激烈场面,闪耀在她放大瞳孔里的,只有一幅跳动在爷爷周身,犹如万朵烟花颓然绽放般的流光溢彩,极是炫丽动人的梦幻画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