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悦听我这么说,赶忙坐着扭身,查看自己身后那棵大树,就见小悦看了一会之后,抬手从树身上,捏下一个细小的白色毛状事物,我赶忙凑到近前,忍着双腿的酸疼矮身蹲在小悦旁边,睁大眼睛看她手里那撮白色毛状物。

  只见白色毛状物只有指甲盖大小,毛茸茸的,样子有点像秋天野地里漫天飞舞的蒲公英,不过,更有点像是……没等我把那玩意看清楚,小悦呼的一口气竟把那撮毛状物给吹飞了,我当即想拦她,可已经来不及了,毛状物在空中翻滚了几下,落进地上的枯树叶里便不见了踪迹。我见状,当即露出一脸的不高兴,就想开口说她两句,没想到,还没等我开口,小悦便抢先把手抬了起来,脸上表情显得有些无奈,一声不吭向我手里抓的那只小公鸡指了指。

  小公鸡怎么了,为啥指它呀?我一脸狐疑的看了小悦一眼之后,低头向手里那只蔫不拉几的小公鸡看去。之前,忘了给诸位介绍这小公鸡身上羽毛的颜色了,现在说说,我觉得也不算迟。这只小公鸡,浑身上下一身白羽毛,虽说是白色羽毛,但上面黑乎乎脏兮兮的,不注意根本看不出它曾经是一只白公鸡,并且,在那些脏兮兮的羽毛上还沾有一坨坨青黄色的鸡屎,看上去即恶心又污染视线。

  就这只小公鸡的整体形象来说,跟那些邋遢的吊丝男有得一拼,估计正是因为它这副矬贫丑的寒酸相,才导致它找不到梦中的小母鸡儿,所以总是一副蔫不拉几、没精打采的不招母鸡待见的怂德性。

  我见小悦手指的地方,是小公鸡的腹部位置,立刻就明白刚才那撮像蒲公英的毛状物是什么玩意了——吊丝公鸡腹部的白色绒毛!

  小公鸡身上这一小撮绒毛,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只是进一步证明,我们刚才真的是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冤枉路,进一步证实,我们两个多小时前,真的是坐在这颗大树下歇的脚。

  先前,我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是用双手撑着树身,并且我手里就拎着这只吊丝鸡,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小公鸡腹部的羽毛粘在了树身上。

  搞清楚那团白毛毛的来历之后,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冲着小悦苦笑了一下,又坐回了两个小时前同样位置的地方,背靠大树,一边休息,一边放眼扫视这片诡异的树林。我们现在的情况,往好了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往坏了说,这好像叫,迷路了……

  现在,只怕此时向前走和向后走,都会是一样的下场——返回这里。不过,无论向前还是向后,我们都没有剩余的力气再走下去了。

  有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和小悦从昨天早上一直到现在都没合眼,并且昨天的前半夜精神紧绷,后半夜又匆忙赶路,本已经筋疲力尽、身困体乏,此时,又遭到林中迷路的打击,整个人顿时都泄气的松垮下来,感觉自己竟是连半分前进的欲望都没有了。

  许久之后,小悦竟然睡意上涌,把整个上半身全偎在了我怀里,大有昏昏欲寐之势,同时嘴里还喃喃不清、像梦呓似的对我说道:“哥,我好困,我想你要抱着我、保护我……除了……我……谁也不准……躺在你怀里……”

  我此时,也是困的要命,不过,我脑子还算清醒,并没有理会小悦嘴里的梦话,而是一面用胳膊揽住小悦的身子,一面放眼再次向林子深处扫视。身处在这片诡异的树林里,只怕打起一百二十分的小心都会凶险万千,更可况肆无忌惮的在这里睡觉呢,只怕,睡着后能不能再醒过来都是个问题。于是我赶忙把怀里的小悦摇醒,对她说道:“小悦乖,别睡了,快醒醒,哥现在有事要做,需要你给哥护法,快醒醒……”

  不大一会儿,小悦坐起身子,惺忪着双眼,向我问道:“哥,你要干嘛呀?”

  8*酷B匠网j唯一o正版A,=h其"他`g都\;是盗t/版0

  我对她说道:“我想到一个离开这里的办法。”

  “什么办法啊?”

  “我想在这里作法,先把爷爷的魂魄救出来,等爷爷魂魄出来之后,可以让爷爷帮我们在林子里探路,魂魄是不知道累的,等爷爷把路探好了,咱们再跟着爷爷的魂魄走,我想爷爷一定会帮我们的,不会忍心让我们困在这里。”

  “你不是说这里还不够安全嘛,怎么现在又……”小悦显然还没从昏睡中清醒,话语还有些含糊不清。

  我忙向她解释道:“我刚才想明白了,既然咱们两有法力的人都能被困在这里,那那些没有法力的普通人,更会在林子里迷路,也就是说,这个有些古怪的树林,无形中还帮了我们一个小忙,待会我救爷爷遗体时会出现怪事,即便被人察觉,他们也是找不到我们的。”

  “哦……”小悦闻听,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动作,仍是一脸疲惫的困意。

  我见状立刻抓住她的肩头,把她的身子前后摇晃了几下,说道:“你赶紧醒醒,帮我护法,没有人护法你哥我会很危险的,你想你哥出师未捷身先死吗!”

  小悦闻言,立刻把眼睛睁大了,精神也恢复了很多,对我紧张道:“我不要你死。”

  “不想我死就赶紧起来配合我……”

  小悦按照我的吩咐,把爷爷的遗体挪移到树林里一个树林较少,相对宽敞的地方稳稳放下。而我呢,用那根残存的铅笔芯在笔记本上,画了五张‘离火符’。

  这忘川冰,来自阴间忘川河的河水,这些河水都是由枉死冤魂的血水和灵魂所化,阴戾之气极重。河水被人用异术凝结成冰之后,其阴煞之气更是翻了数倍不止。

  如果想要破解这至阴至煞的忘川冰,就必须至阳至刚,而且还要与其相生相克之物。放眼普天之下三界之内,能与水相生相克的,恐怕只有火了。而对付这种阴间的至阴之水,就必须阳间的至阳之火,若说阳间的这至阳之火,便莫过于三昧真火了。

  凡人想要拥有这阳世间至刚至阳的三昧真火,只有两种途径,一,通过修炼,由自身体内祭炼而得;二,借助其它物质,融合而得。

  凭我的道行,距离体蕴真火的程度,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只有走第二条路径,借助其它物质,融合出三昧真火。

  我所要借助的东西,就是适才我画的那五张离火符,当然,不单仅凭这五张符咒这么简单,我还需要用这五张符咒,以正东、正南、正西、正北、正中,五个方位,摆出一座小型的天罡离火阵。当然了,《天罡三十六阵法》里真正的离火大阵,可不是只有五张符咒这么简单轻易,真正的离火大阵需要的那些东西,也都是世间罕见的奇物。

  烈阳剑、燧人石、地心火、丹炉木和九转阳童血。诸位,见过这些东西吗?只怕,别说没见过,有些连听都没听说过吧,我和你们一样,我除了对燧人石和地心火隐约、大概猜出它们是什么物件儿之外,其它几样听都没听过,所以呢,只能效仿小时候天罡七星阵的手法,用五张离火符摆个偷工减料的山寨版离火阵。

  虽说是山寨的,不过也能够引来三昧真火,虽然火势不会太大,但足可以烤化爷爷遗体表面那层寒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