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说的望山跑死马?之前,我一直怀疑这句话的可信度,不过,从我和小悦出了狗耳山镇之后,走了仨小时愣没走到山边儿,这才体会到,这话说的,真他奶奶的有道理!我也这才明白,啥叫个井底之蛙,啥叫个夜郎自大。先前,我以为我们村子后面那座小土山,已经算得上是: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了,可是和这狗耳山一比,啥他娘的举头红日近,俯首白云低呀,简直就是玉米地里的一座封土堆。封土堆知道是啥不?就是坟地里隆起的那小包包,我们村那小土山如果论个头的话,给这狗耳山当重孙子都不够格。

  自打离开医院小西门,我和小悦走出狗儿山镇之后,又向西马不停蹄走了十多里地,一直走的腿酸脚软,也没见着狗耳山的山脚在哪儿。还好这一路之上,杂草横生,远离人烟,除了草丛里偶尔飞出一只不知名飞怪鸟,并没遇上一个活人。

  又咬着牙勉强走了一阵之后,眼前出现一片树林,树林里的树木倒是不算高大,却是非常密集,几乎一棵挨着一棵,上面伞状的树冠,都纠缠交错在了一起,再加上枝桠上长势旺盛的树叶子,几乎把林子里遮挡的风雨不透,整个林子既阴暗又潮湿。地上,更是被长年累月的破败落叶堆满,走在上面软乎乎的,像踩在云彩上,让人心里都感到非常的不踏实,生怕脚下一个不小心,凌空栽落。

  估摸着,在林子里走了有三分之一的路程之后,小悦再也走不动了,背靠着一个比较粗壮的大树,显得十分乏累的坐了下来,然后凌空一指,把爷爷遗体放在了树后的枯叶地面上。

  走在前面的我见状,也忍不住浑身的疲惫,返回头和她背靠那棵大树,坐在了一起。

  休息了一会儿,小悦忍不住向我问道:“哥,咱们还要走多久呀?”

  我说:“应该快了,估计出了这片林子,就能到山脚下了。”

  小悦忍不住又问道:“哥,咱们非要到山上才可以把爷爷魂魄救出来吗?”

  我答道:“那倒不是,只要远离人群就可以了。”

  小悦听我这么说,眼神里竟露出一丝期待之色,对我说道:“哥,我看这里就没人,不如就在这里把爷爷魂魄救出来吧。”然后又接着对我撒娇道:“人家现在可是一点都走不动了。”

  我哄她道:“哥知道你很累,一面要赶路,一面还要用法力托着爷爷的遗体。不过,我觉得在这里就做法救爷爷魂魄,还是有点不太稳妥,这样吧,咱们再向前走一段,等到了林子最深处……”

  “不嘛不嘛,人家真的一点都走不动了,打死也不走了!”没等我把话说完,小悦噘着小嘴,晃动着肩头,跟我耍起了赖。

  说真的,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见她这样,看来真的是把她累坏了。其实,别说是她,就是我这个年轻气盛、活力充沛的男孩子,此时也觉得有些吃不消。林子里看不到天空,我没办法知道准确时间,不过,从狗耳山镇到这里,这一路走了估计最少有五个小时,二十多里地的路程,说不累,连鬼都不相信。

  休息了一会之后,我用双手撑着身后的大树,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一站起不要紧,顿时觉得腿脚更加酸麻,两条腿沉重的更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似的,连一点想向前迈脚的能力都没有了。

  小悦见我站起身,抬头对我说道:“哥,真的还要走吗?”

  我把牙一咬,说道:“再走一程,要不了多远了,到时候你想怎么休息就这么休息。”

  “可是……”小悦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肚子:“肚子在叫了,我饿了……”

  我闻听就是一皱眉,对她说道:“昨天你不是吃了一大碗炒凉皮嘛,怎么这快就饿了呢?”

  “昨天?哥,我怎么觉得,咱们距离吃那碗凉皮的时间都过去一个多星期了呢?”

  我闻听她这话,差点没给她气着,这小丫头啥时候也学会调侃人了,于是对她说道:“除夕夜吃饺子,第二天还过去一年了呢!”说罢,我抬头向树林周围看了看,自言自语道:“这么大个林子里,咋也不见个鸟儿呀兔子啥的,要不然用‘亟雷符’炸下几只也好填填肚子。”

  说完,我仍不甘心的在昏暗的林子里四处打量,希望能找到个长翅膀的或是四条腿的能吃的活物。此时,就听坐在地上的小悦对我说道:“别找了哥,我从刚一进林子就察觉到这里除了这些树之外,再没有一点生命气息。”

  “什么?”我闻听,心下不免有些疑惑,向小悦问道:“你是怎么察觉到的?难道这树林里有古怪?”我说完,不等小悦回答,再次放眼谨慎的向四下打量起来。

  耳旁就听小悦接着说道:“我们妖类当然要比你们人类敏感度高出许多,和你们人类相比,这是我们这些弱小生灵们特有的天赋。咱们这一路上虽然没见着人,可是小动物见了不少,唯独这里,连一点声音和气息都没有。”

  我闻听,把投向树林深处的目光收回,转脸看向小悦道:“你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不是你哥我的敏感度不高,只是和你们非人类相比显得差了些而已,不过,凭我的直觉,这里不像是个险恶去处,虽然我没开‘通阴符’,可是我体内多少还是有些法力的,即便我的眼睛看不到那些脏东西,可是我体内法力是能够探测到的。”

  小悦冲我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你一样,什么都没察觉到,只是这树林里一点声息都没有,觉得奇怪而已。”

  8●看●$正/版章节+上2/酷.匠网^

  闻听小悦的话,我也立时觉得这树林静的有些不正常,着实显得有些诡异,便立刻绷紧了大脑里每一根神经,全身戒备起来。这里即便不算什么险恶之处,也绝不是什么好地方,于是我又对小悦道:“咱们不要再在这里停留,还是赶紧穿越这片树林,马上离开的好。”

  小悦见我一脸凝重,也不再胡搅蛮缠,学着我刚才的样子,双手向后撑树,从地上站了起来。

  树林出乎我们预料的纵深浩大,我们两个拖着疲惫的身子,在林子里又走了将近两个多小时,却仍没有走出这片树林。不久之后,小悦再次喊着累,坐在了一棵大树下,我见状,扭头想招呼她再走上一段,不过,当我看到小悦背靠的那棵大树时,不禁大惊失色,忍不住喊了一声:“这不是……先前我们坐在这里休息的那棵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