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悦带着爷爷的遗体,很顺利的离开诊断大楼。

  穿过住院部大楼,来到距离停尸房不远处的,医院西北方向的小西门。之前,已经对这小西门介绍过了,在此就不再过多复述。

  此时的小西门,是被上了锁的,我用‘断锁符’把门打开之后,让小悦守护着爷爷的遗体在门口等我,而我自己呢,则再次向停尸房走去。

  临走时,小悦问我去干什么,我对她说,咱买的那只小公鸡被我落在停尸房里了,我得把它捉回来,好歹那也是八块钱呢。

  之前,在诊断大楼的楼道里,我突然想起的一件事,就是这只蔫不拉几、半死不活的小公鸡,当时因为小悦问我如何破掉爷爷身上的‘忘川冰’,我说既然知道,就有破解方法,然后呢,就让我突然间想起了这只小公鸡,嘴里还失声大叫,坏了。

  在停尸房找爷爷遗体时,因为帆布包上的拉链被头发塞住,一只手根本无法拉开,见小公鸡没精打采的样子,心想它也折腾不出大天儿出,我就随手把它丢在了停尸房里,腾出两只手去拉拉链。后来,我被帆布包里形象凄惨的女尸那么一惊吓,仓惶逃出停尸房,然后又在老头房间里经了那么多事,顿时就把这家伙忘到了九霄云外。

  救爷爷的魂魄,还需要这小公鸡无偿献血,少了它可不行。不过,话说回来,即使用不上它,我也不能白瞎了我那八块钱不是?别看这小公鸡蔫不拉几的,那可是值八瓶汽水的钱呢,说什么我也的拿回来!

  我一边快步走向停尸房,一边抬头看了看天色,见天上星光暗淡了不少,而且东方天际隐约有一点似有似无的花白,估计,再有一两个小时,天可能就要亮了。

  为了有个准确时间,我看着天上星辰,再次掐指算了一下时间,凌晨四点十八分四十一秒。

  夏季的天,亮的很早,最多再有一个小时天就会放亮。天亮对于我和小悦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在一个小时之内,我们必须走出狗耳山镇,找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才行。要不然,被早晨那些起来晨练的老头老太太们看到我和小悦身后,凌空悬了个装尸体的大帆布包,不吓傻他们,也得把他们吓出个老年期综合紊乱症。

  我把目光由天空收回之后,心下不免有些着急,来到停尸房门口之后,连想都没想,推门就进去了。

  进去之后,把手里早已准备好的‘离火符’迅速引燃,甩手立在房间中央位置,然后把双手拢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学着我们村里老寿星,招呼他那群小母鸡儿的方法,从喉咙里发出像老母鸡抱窝似的‘咕咕咕咕’的召唤声。

  招呼了几声之后,见房间里没什么动静,心下估计,这小子,不是,这小公鸡可能是睡着了,说不准,现在正猫在哪个墙角旮旯里做春梦呢。

  于是,我借着‘离火符’的亮光,在这狭小的房间里,满屋子猫着身子找了起来,就在我寻找的过程中,在我右眼角余光里,似乎有个东西动了一下,感觉好像不是自己眼睛产生的错觉,是房间里真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我赶忙朝右边扭头看去,这一看,差点让我尖叫出来,心跳立刻加快,脑门上冒出黄豆般大小冷汗,感觉腿肚子都在抽筋。

  就见,原本被帆布包包裹着横放在水泥台子上的,那具女尸,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台子上下来了,我刚才进屋时,还好好的在水泥台子上挺尸呢,此时,却直挺挺的站了水泥台子旁边,虽然此时里面的女尸被帆布包包裹着,但我脑子里,是可以想象的出里面那凄惨模样的,整个脑袋血糊拉的,一只眼睛还挤出了眼眶,像和血瘤似的贴在鼻梁上,还有那张嘴,上颚撇到左脸的位置,下巴完全碎裂,仅一点皮肉连着耷拉在脖子上,不,此时,应该血淋淋的悬空耷拉在胸部上方才是。

  `5看正Z#版章节…上酷);匠}j网w

  虽然此时,我看不到女尸究竟是什么摸样,但我想自己是绝对不想再次亲眼目睹的,就连此时直挺挺地拄在地上白色的帆布包,被忽明忽暗的火光映的也是十分诡异吓人!

  我登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感觉自己的脑袋上每一根头发都立了起来,心下更是一阵慌忙,直起身子后不自觉地蹬蹬蹬向后倒退了好几步,后退过程中,脚下也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跤,身子向后一个趔趄,险些没一屁股坐地上!

  狭小的房间里,因为女尸突然站起的缘故,顿时让我觉得整个房间里充满了阴森可怖的气息,并且,似乎不知道还从哪里隐隐吹进来一阵小风,阴阴森森的,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后背的衣服再次被汗水浸透,黏在身上,感觉就像背上背了个淹死鬼似的。

  就在此时,就在我惊魂未定之际,那白色帆布包,竟然又动了,我顿时感觉大脑里的神经细胞,在帆布包蠕动的那一霎那,死亡了数以万计!

  就见,苍白色的帆布包在蠕动了一下之后,紧接着,便一下一下的冲我这里跳了过来,此时,寂静阴森的停尸房里,除了我受到惊吓的粗重呼吸声之外,顿时又传来帆布包里女尸双脚跳跃,然后清脆落地的声音。

  这女尸,脚上穿的肯定是高跟鞋,而且还是钉了钢板鞋掌的那种,虽然隔着一层帆布,但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却依然清晰响亮,就像是一个一个催命符号一般!

  噶嗒、噶嗒、噶嗒……女尸每跳一下,我的心脏都随之剧烈颤抖一次,感觉自己一张嘴,心脏都能从胸腔里直接蹦出来。

  我一边拖起几乎快要抽筋痉挛的双腿向后倒退,一边手忙脚乱地,从身上衣兜里翻出笔记本,然后哆哆嗦嗦的翻开,想要拿取夹在笔记本里面的红蓝铅笔。可是,让我没想到是,就因为我手哆嗦的太厉害,笔记本刚被我一打开,铅笔就直接被我从笔记本里抖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的,刚还落在了女尸的脚下。

  只听‘咔嚓’一声,我那支命根子似的红蓝铅笔,被女尸的钉了钢板的高跟鞋踩了个粉碎。我看到这情形,立刻就傻了眼,也顾不得心疼我那红蓝铅笔是花多少钱买的了,拔腿就想朝门外跑。

  不过,我现在想要从停尸房里出去,好像不是那么容易了。因为我此时已经被女尸逼到了墙角,想从停尸房的房门冲出去,就必须先放倒这具挡住我去路的女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