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悦换上护士衣服后,按照我的吩咐,脚下不发出半点声音,顺着走廊向西,径直走到了外科手术门前座椅位置。我在楼道里双眼不错神的盯着她,心里捏着一把冷汗,真怕这时那俩警察醒来。

  就见小悦站立在座椅旁边,缓缓抬起右手向躺在走廊右边的那名警察虚空一指,一个乳白色圆球从她指间突地跳出,迅速钻进那名警察脑子里,那名警察贪婪地在座椅上翻了个身,睡得更像一条死狗了。

  乳白色圆球,是小悦用体力法力激发出的催眠术‘原体’。这种‘原体’进入人体脑海之后,会迅速扩散开来,禁锢住大脑里所有的神经细胞。此时,除非有强烈的外力干扰,要不然,被施术者很难从睡梦里醒过来的。想要从非外力干扰中苏醒,只有等法力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减弱消逝,其他的,或许意志坚定的人,苏醒的时间可能也会提前一些。

  这种法术,对于施法者来说,法力越高,施法效果越好,法力作用时间也相对越长。

  就在小悦刚想转身,对左手边的警察也使用催眠术时,我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我的心顿时揪紧了。

  躺在左边座椅上的那个家伙,就在小悦把手凌空指向他的脑袋时,还没等小悦激发体内法力施展催眠术,突然把眼睛睁开了,他看到小悦用手指着他,先是一愣,紧接着大声叱喝了一句:“你干什么!”

  他这一嗓子,吓的我和小悦同时一惊。小悦立刻乱了阵脚,也不回答那名警察,仍旧催动法力,对那名已经醒来的警察使用了催眠术。

  酷匠网,永C久;*免¤费n看。小说8

  一个鸽卵大小的乳白色圆球,迅速在小悦指尖亮起,此时刚想从座椅上起身的警察,看到小悦指尖的圆球,顿时愣了一下,他哪里见过这个?就还在他来不及搞明白眼前这小姑娘,手里怎么会奇怪地出现一个白球之际,那乳白色圆球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进了他的脑壳里。

  此时,躲在走廊里的我,把这一幕看得真真切切。那名警察被圆球钻进脑子以后,顾不得理会小悦,双手兀自抱起脑袋,痛苦地躺在座椅上,嘴里一边发出低低的呻吟,一边扭动着身子。

  我明白,他此刻正在用自己的意志对抗小悦催眠术,小悦的法力浅薄,我估计不超过五秒钟的时间,那名警察便能把脑子里催眠术的‘原体’抵消掉。如果,此时任由事件向最坏的方向发展的话,那就是,这家伙抵消掉‘原体’之后,会翻身从座椅上站起,在第一时间控制住小悦,而我此时,就不得不现身和他针锋相对,那名警察见我出现,肯定会把那个中了催眠术的警察叫醒。到那时候,我就不得不使用极端手段对付他们了,一旦如此,我的全盘计划就会被打乱,如果处理不好,说不定还会被定个袭警的罪名,到那时候,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打不着狐狸还要惹一身骚了。

  情况紧急,容不得我多想,我从楼道里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就像一颗射出膛的子弹一样,原本寂静的走廊里,顿时被我一串急促的奔跑声,踩的隆隆作响。

  这紧要关头,我再也顾不了许多了,即便我的脚步声可能会吵醒诊断大楼里其他人,不过也没多大关系了,只要把这两名警察放倒,其他人都好应付。

  就在这十几步的奔跑过程中,跑到那名警察身旁的几秒钟时间里,我不但从身上掏出了笔记本,还用笔在上面迅速画了一道符咒。这掏本子、握铅笔、画符咒,几乎被我一气呵成,连我都不敢相信我当时的速度能有这么快。

  就在我把画好的符咒从笔记本上撕下那一刻,刚好是我到达那名警察身边的时间。一旁的小悦,似乎也被我这炮弹一样的迅疾速度惊呆了,眼里露出惊愕之色,小嘴微张,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我。

  我顾不上理会小悦脸上的表情,来到那名警察身边之后,见他还没从催眠术的作用下挣扎过来,不做任何迟疑,嘴里快速念动咒语,把手中符咒向他脑门贴去。

  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家伙此时似乎已经察觉了我出现,就在我手里的符咒即将落在他额头上之际,强忍着脑袋里的不适,抬手抓住了我拿着符咒的手腕。

  我顿时觉得手腕像被铁箍锁住了似的,腕骨差点没被他给捏碎,我忍着剧痛,用另一只手去取符咒,没想到,又被那家伙的另一只手给死死扣住,我心下大急,双手用力扯动了一下臂膀,由于我年龄的原因,比力量根本就不是这些成年壮汉们的对手,任我使出浑身解数,无论怎么扯动,也是徒劳,根本就挣不脱那家伙的大手,我和那家伙僵持在一起,一个拼命甩动双臂,想要挣脱,一个牢牢钳住死不撒手。时间,就这么在我们两个都玩了命的对峙之下,一点一滴的飞快流逝着。

  不多时,我发现催眠术渐渐被那家伙抵消,‘原体’对他影响越来越小,那家伙的意识也渐渐清晰起来,抓住我手腕的力度更是在逐渐加大,疼的我都好悬要惨叫出来了,心里更是焦急万分!

  情急之下,我抬起腿向那家伙的裆部踹了一脚,这一脚,是我在慌乱中踢出来的,下手似乎失了轻重,那家伙被我这一脚踢中要害,惨嚎一声,双手迅速撒开我,捂住了自己的命根子,疼的他从座椅上翻滚了下来。

  我见此时情形,赶忙弯下腰再次把手里的符咒,向他脑门贴去。‘啪’的一声,符咒不偏不倚地贴在了他脑门上。

  见符咒命中,我心里顿时大松了一口气,从地上直起身子之后,发现自己后背的衣服竟然已经湿透,粘糊糊的贴在身上,也不知道是急出来的,还是吓出来的。

  随着符咒贴中那名警察脑门,发出的清脆撞击声落毕之后,整个走廊里顿时重新恢复平静,并且走廊里也不见有人被惊动走出房间查看,估计刚才的响动没有惊动医院里的其他人。

  喘着惊魂未卜的粗气,站在悄静的走廊里,一时间,让我觉得刚才被那名警察抓住手腕的那一幕,根本就没在走廊里发生过似的,静都有些让我心里发毛。

  此时,那名警察的身子已然不再扭动,只是,咬着牙齿圆瞪着双眼,双腿蜷曲双手护裆的姿势,不太合乎当下的审美观念,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别扭和诡异。此时,那家伙躺在走廊的大理石地面上,静静的,就像一段被人按了暂停键的录影画面似的。

  我对他使用的是,太衍封天符!这种符咒能够瞬间将世间万物,由运动状态变为静止状态,别说是人,就是大江大河,任它惊涛骇浪,波涛汹涌,中了这‘封天符’,也要为之风平浪静,化为一滩死水。只是……先前说过,每一种符咒,都不是完美的,威力越大的,弊端也就越大,像这个‘封天符’威力大的,几乎可以说是逆天一族的,不过,其弊端大的也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范畴。

  见那名警察被符咒封住,我赶忙扭头对小悦说道:“快对他再使用一次催眠术,我这种符咒弊端太大,只能使用一小会儿,时间久了,我们的麻烦会更大。”

  刚才我被那名警察抓住手腕之后,小悦本想上前帮忙,怎奈我和那家伙相互对峙的太过激烈,小悦根本就无法凑到近前,只能在一旁替我着急。此时她听我这么说,赶忙对那名警察又使用了一次催眠术。

  见白球钻入那名警察脑子里之后,我迅速抬手把他额头的‘封天符’扯了下来,这个符咒,使用时间不能太长了,要不然……

  这些符咒。还有一个让我挺郁闷的缺陷,那就是,都是一次性物件儿,只要使用过一次,便会作废掉。

  看着手里这张崭新的,使用时间还不到十秒钟的符咒,就这么白白失去了效力,心里不免有些心疼,照这么铺张浪费的使用下去,我得少喝多少瓶汽水呀!

  把失去效力的‘封天符’依依不舍地揣进裤兜,貌似……这种失效的符咒积攒的多了,上厕所还能用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