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悦见我紧张的样子,赶忙问我怎么回事,我没理她,只是正在台阶上怔怔的想了一下,然后,对她把手一摆,说道:“算了,先不管它,等会再说,现在还是先找爷爷的遗体要紧。”

  我说完,甩开大步,一步迈两个台阶的向楼上走去,小悦见我不想说,也就不再问我,也加快了脚步,紧紧跟在我身后。

  酷匠1网9永E●久w免7费%看~小9Y说x“

  医院楼道里的台阶,和其它楼房里的台阶有所不同,这里的台阶更趋于体贴化服务化,完全适应各种人群使用,比如说,残疾人、老年人,还有儿童。阶面宽大平坦,台高也在二十厘米以下,并且阶面前方还有两道磨砂防滑线,走在上面轻松省力,既不必顾虑滑倒,又不怕由于因为脚抬的高度不够,而被上面的台阶绊倒。

  像这种台阶,对于我一个年轻小伙子,别说一步上两阶,即便一步迈三阶也是轻松自如。

  很快的,我便和小悦来到了三楼。

  爷爷的遗体,此时就放在三楼最西边的外科手术室里。这手术室的大门,正对着三楼的走廊。也就是说,我们只要从楼道来到走廊之后,顺着走廊一直走到三楼西头,就可以看到手术室了。不过,我刚才从那名警察的记忆梦境里获悉,此时的外科手术室,好像已经被他们狗耳山公安局的人给封锁了,手术室里面爷爷的遗体被四名警察二十四小时轮流看护着,想要接近爷爷的遗体,我们就必须先放倒那些负责看守的警察。

  来到三楼之后,我并没有急着从楼道里走出去,而是把小悦拉在自己身后,然后贴着楼道西面的墙壁,探头向走廊里偷窥了一眼。

  就见走廊里灯光通明、亮如白昼。由于此时是深夜,走廊也和外面一样,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

  医院里的走廊,或许诸位都了解,与其说是走廊,不如说是‘过道’更形象些,走廊的两侧,是一个挨着一个的房间,房间门口上方一侧的墙壁上,都钉着一个木制的门牌,上面写着内科呀,外科呀,儿科呀,还有什么皮肤科呀、耳鼻喉科等等。

  就在这走廊的尽头,也就是走廊的目穷之处,有一面正对着走廊的玻璃大门,把走廊生生截止。由于大门正对着走廊,所以大门在走廊里显得特别醒目惹眼,远远的都不用抬头便能让人注意到。

  那面玻璃大门分为两扇,两扇门上分别写着“外科手术室和闲人勿入”的字样。

  在大门前方走廊的两侧,放着两排有靠背的座椅,每排座椅大约有五六个座位的样子。这些座椅,原本是供等候在手术室外的病号家属们休息用的。不过此时,两排座椅之上,却一排一个,分别躺了个高大身影。

  如果我在那名警察梦境里得到的讯息没错的话,这两个在躺在手术室门外的家伙,就是负责看守我爷爷遗体的警察。如果我估计,四个负责看护的警察,两个是负责白天,两个负责夜晚。

  看罢走廊里的情况之后,我把脑袋缩了回来,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些警察,估计想破案都快想疯了,连个死人都这么上心,日夜派人看着,难道我爷爷的遗体,现在还能自己站起来跑了不成?不过转念想想,这些警察也够可怜的,悬了几年的血案,至今一点线索都没有,他们为之付出的心血和汗水,还有需要承受的舆论和压力,只怕真就是水壶里煮饺子,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这种血案,无论发生在哪个公安局的管辖范围内,都会让人着急上火睡不着觉。不过,话说回来,我可怜这些警察,可谁又来可怜我爷爷呢?我爷爷的魂魄现在,还在自己尸体里承受着临死前的痛苦挣扎呢!他们这些警察能不能破得了案,和我没多大关系,整天拿着我们这些老百姓纳税人的钱,着急上火也是应该的,我不管旁的,救出爷爷正在受罪的魂魄比什么都重要!

  我把头转向了身后的小悦,趴在她耳旁低声对她说道:“爷爷的遗体现在就在走廊尽头的手术室里,天亮之后北京的解剖专家就会乘军用直升机到达医院,他们一到就会马上对爷爷遗体进行解剖……”

  没等我说完,小悦便打断了我,着急道:“那我们现在还等什么,还不赶快把爷爷的魂魄从遗体里救出来,等到那些专家们到达,手术室里的人多了,我们就没办法接近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们现在想要救爷爷的魂魄,就必须把爷爷的遗体从这里弄出去,而且,必须把爷爷遗体带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然后才能把爷爷的魂魄救出来。”

  小悦闻听,立刻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不解的向我问道:“还要把爷爷的遗体弄走吗?你之前好像没对我这么说啊,这时为什么呀?”

  我忙对她一摆手止住了她,说道:“你现在不要问了,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我们救爷爷魂魄时,会出现一个大麻烦,现在来不及和你多解释,等到我救爷爷魂魄时你就明白了。”我接着把话锋一转,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门口那两个碍事的警察处理掉。”

  小悦乖巧之处就在于,能够忍住自身的好奇心,从不会和我死缠烂打,只要我不想对她说的事,她决不会非要纠缠着问个明白。这种女孩,其实是最聪慧、最知道审时度势,心底清明,知进知退,不惹人心烦讨厌。

  小悦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然后向我问道:“哥,你想怎么处理那个警察?临来时,我妈交代过,不许我们闯祸的……”

  我闻听,不禁低声笑了一下,我明白她说的“闯祸”是什么意思,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有些溺爱地说道:“我原本以为来狗耳山带着你会是大累赘,你会给我惹很多麻烦,没想到你竟是这么乖……”说到这里,我发现小悦的脸竟然有些发红,把头也缓缓低下了,似乎不敢和我直视似的,我并没在意,接着说道:“你放心好了,我说的处理掉那两个警察,并不是想要把他们怎么样,我只要他们和停尸房那两个警察一样就行了。”

  小悦闻听,把头猛然抬了起来,小脸绯红,语气十分坚定地对我说道:“哥,我现在就去给他们两个使用催眠术……”

  小悦说着,就要从楼道里走出去,我赶忙一把拉住了:“别急,这些警察可不比普通人,他们即使是在睡觉,也会竖起一只耳朵的,没等你走近他们,说不定他们就会发现你。更何况现在是深夜,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如果此时走廊里突然出现你这么一个小姑娘,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你的催眠术火候还不够,在别人有防备的情况下根本就不起作用,你一旦失手,那咱们的麻烦可就大了,说不准爷爷遗体没弄到,还把咱们自己给暴露了。”

  听我这么说,小悦就是一愣,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冲动,竟露出一脸让我莫名其妙的尴尬相,低着头向我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