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悦施了催眠术的那两个那家伙,都被我们仰面朝天放在小屋的地面上。把‘化梦符’画好之后,我并怠慢,走到其中一个身边,抬手便把一张‘化梦符’贴在了他脑门上,然后,我又把先前我放在老头床前那把椅子拎了过来,在椅子上又坐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把另一张贴在自己额前,然后嘴里轻轻念动咒语。

  这里还要说明一下这个‘化梦符’,之前我没说,不过诸位此时肯定已经看出来了,心里可能会有个小小的疑问,那就是,为什么使用‘化梦符’之前,我要安端好自己的身子,也就是说我为什么总是要坐椅子上。之前说过,我的这些法术,特别是这些符咒类法术,虽然个个威力惊人,但诸位可能不知道,这些符咒,每一个都不是完美的,可以说,它们的威力越大,弊端就越大。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有得必有一失,有利必有一弊,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吧。

  这个‘化梦符’的弊端就是,一旦使用了它之后,施法者便不能再顾及自己的肉身,那性质就和灵魂出窍差不多少,与灵魂出窍不同的是,此时的施法者肉身和睡着了一样,有呼吸有心跳。可是,此时施法者的肉身没有任何触觉反应,即使有人着拎刀给大卸了八块,施法者也是丝毫不能察觉。如果这种事真的发生了,当施用法从别人梦境里退出之后,那直接就傻眼了。还有一点,如果施法者站着使用符咒,当进入别人梦境之后,施法者的身体就会失去控制,会直接摔到在地,要不先前趴倒,嗑的鼻青脸肿,要不向后仰躺,把后脑勺撞起个大包,轻则受点皮外伤,重则摔成脑震荡也不一定。所以呢,使用‘化梦符’之前,施法者必须把自己的肉身安顿好,如果是在野外,还需要有人在旁边把关看护。

  这一次,我在地上那家伙梦境里没待多长时间,也就十几分钟的功夫,便离开了那家伙的梦境,因为,我在那家伙的梦里,很快便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并且,已然了解他们两个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真正原因。

  小悦见我醒来,赶忙问我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我笑着冲她点了点头,然后对她说道:“找到了。”

  “那爷爷遗体现在在哪儿?”小悦急忙问道。

  我仍一副笑脸对她说道:“爷爷的遗体还在这家医院里,被他们放进了手术室。走吧,我们现在去手术室,具体的路上我慢慢再告诉你……”

  这所镇医院,共分前后两座大楼,一座是包括挂号大厅和各科手术室在内的诊断大楼,另一座是住院部大楼。我爷爷的遗体,现在就在诊断大楼三楼的最西端,也就是外科手术室里。

  带着小悦出了老头的破房子,我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又掐算了一下时间,凌晨一点四十三分。

  此时的医院分外寂静,四下里不但漆黑,而且悄静一片,带着小悦经过住院部大楼时,我们偶尔还能听到有些病房里传来的鼾声。

  路上,我把在那个家伙梦里了解到的简单和小悦说了一遍。

  中了小悦催眠术的那两个家伙,还真是狗耳山公安局的警察,并且,自打老头来到停尸房工作之后,他们便悄悄守在了停尸房附近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这一守便守了五年,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以老头为饵,放出风声,守株待兔,等那个灭门血案的凶手听到风声,前来杀老头灭口,然后再将凶手一举擒获。

  虽然这方法很笨,还显得有些愚蠢,但他们对这起极其离奇的灭门惨案,已经走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只能出此下下策。案发之后,他们便对案发现场展开了地毯式的勘察,结果一无所获,后来,他们不但动用了所有能够使用的刑侦勘察手段,甚至从在北京请来几位高级现场勘察专家。不过,这些努力也都像打了水漂似的,兴师动众,劳民伤财,最后却还是没能得到一丝一毫的线索。就连他们从北京请来的那几位,国内赫赫有名的高级勘察专家,到现场勘察一番之后,也是不住的摇头,一脸的无奈,有些人甚至怀疑,这是一起集体自杀事件。因为,现场十分的离奇诡异,没有凶手的指纹,没有陌生的脚印,没有异常的气味,没有凶手身上的丁点掉落物(包括凶手身上那些肉眼看不到的,每一秒便要掉落几十万的皮屑)。甚至,连那些专家们带来的,当时国内最尖端的热能探测仪器,也只能侦测到老头的老伴、儿子、儿媳、孙子,四个受害人在房间里曾经留下过的热能量,除了四个受害人之外其他人的丁点都没发现。用那些专家们的话说,这是一起作案手法极其高明的惊天悬案。

  我说道这里,小悦释怀的点了点头:“怪不得,你刚到那个疯爷爷的门口,那两个人便出现了,原来他们因为破不了案,在这里等凶手。哥,他们一定是把你当凶手了。不过,这个凶手也太厉害了,这些警察也太笨蛋了……”

  我闻听,笑着点了点头。心想,这根本不是人做的案,用对付正常人的刑侦手段勘察,这些警察就是查上一千年也别想查出来。

  此时,我和小悦已经来到了诊断大楼的第一层,正踩着楼梯台阶向二楼走去。楼道里灯光昏暗,除了我和小悦踩踏在水泥台阶上,发出的轻微脚步声之外,此时的楼道也是冷清清静悄悄的。

  一边向二楼走,我一边接着对小悦说我在那个警察梦里了解的到信息。

  下午,由于疯老头指认爷爷是杀人凶手,那两名警察赶走我们之后,就立刻向他们局里做了汇报,他们局里最后决定,试着对爷爷的尸体进行第三次解剖。这一次,他们又要去北京请高级尸体解剖专家过来,所以,他们就把爷爷的尸体送到了医院的外科手术室。那两名负责看护老头的警察,也就是中了小悦催眠术的那两名警察,一起帮忙把我爷爷的尸体送进了手术室。

  说到这儿,小悦又忍不住开口道:“为什么是进行第三次解剖?”

  看=正Q版|章K节上|酷H0匠{3网D

  我笑着说道:“前两次都没成功,在他们找到爷爷遗体之后,就想解剖爷爷的尸体,查明死亡原因,结果,爷爷的身体竟然像铁一样硬,手术刀别说划开爷爷的皮肤,连根头发都没割掉……”说到这儿,我顿了一下,紧接着又说道:“第二次,他们动用了激光手术刀,结果爷爷的皮肤不但没被切开,竟然还把激光刀的光柱反弹,结果那光柱被反弹进激光刀里把激光刀给割坏了……”说到这儿,我和小悦同时笑了。

  接着,小悦又向我问道:“你看爷爷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我揉了揉鼻子说道:“我认为……爷爷身体表面,可能被什么人用法术覆盖了一层忘川冰,这种玄冰只有阴间忘川河里才有。忘川冰,十分坚硬,而且不怕阳光和活人的阳气,更不是我们阳间这些工具所能够打开的……还有一点,如果没有这忘川冰的覆盖,这么热的天气,爷爷的尸体早就腐烂了。先前我到停尸房确认爷爷尸体的时候,在爷爷尸体上甚至没有闻到一点尸臭味。”

  “你爷爷好奇怪呀,不但被人禁锢住了魂魄,还被人抹了一层冰块儿,那你有办法打开爷爷身上的忘川冰吗?”小悦突然停下脚步向我问道。

  我也把脚步停了下来,由于我走在前面,要比小悦所站立的台阶高出两阶,所以转身后俯视着小悦,一脸正色道:“我爷爷不奇怪,他只是个普通人,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被什么人陷害的,对于忘川冰……我既然知道它,当然就有办法破解它。”说罢,我向自己身边以及周围看了几眼,突然发现了一件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事,失口惊叫一声:“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