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老头十五年前的这个记忆,到此就算结束了。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从他梦里退了出来,我个人感觉,老头这人还算可以,只是他这儿子太不是个东西,出了这种事,不是去积极地救人,反而说什么就当撞上了一条狗,如果是别人撞了他,别人也像他这样,那他又会是个什么样的感受呢?我想,他今后只怕挣再多的钱,也不可能用那些钱,抹不去他这段良心上的灰暗阴影了。不过,话说两面,那个骑自行车的也不是完全没有丁点责任,如果当时他能够注意一下岔路上的情况,估计也不会有这种惨事发生了。

  有些事,往往是因为人们的疏忽大意,才酿成了不可挽回的悲惨结局。我们家乡有一句俗话说的好:凡事都是赶上的。这‘赶上’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说,有时候,当你高度集中的关注某一件事,便会忽略掉周围的许多不可察觉的危机或是细节,当你发现这些细微的细节或是危机,能够对你造成威胁时,想再回头弥补,已经来不及了。我这么解释,好像有些人还是不大能够理解。那我就换个说法,举个例子说,一个母亲带着一个孩子回家,孩子走了一路口渴难忍,在孩子远远看的到自己家房子后,便撒丫子向自己家的方向跑去,想赶紧回家喝水,而此时呢,母亲便会在他身后呵斥他一句,跑什么跑,急着赶死呀你,孩子闻听,顿时减慢了速度,就在这时,一辆汽车从孩子眼前呼啸而过,如果没有母亲的一声呵斥,这辆呼啸而过的汽车,绝对会被孩子‘赶上’。这个‘赶上’其实就是撞巧。

  说了这么废话,其实,我只是想告诉诸位,但凡做事,无论是多么紧急要命的事,都要保持一个冷静沉着的心态,去平衡面对,要不然,慌中必有错,错中必有失!

  言归正传,我从老头十五年前的这个记忆梦境中,退出之后,已经大致了解了这些暗红色亮点,代表着什么样的记忆了。这些奇异的暗红色亮点,无异是记忆中最恐怖的恶梦!

  我从老头红色亮点记忆中退出之后,原本打算直接离开老头的梦境,再去另想办法寻找爷爷遗体的下落。不过,我看着老头那个五年前的红色亮点,总觉得我在里面能够找到些什么,依照前一个亮点里的内容,我估计这个亮点,说不定,就是老头目击他们全家被人杀的那段记忆。

  老头今天说,是我爷爷杀了他们全家,我对爷爷能够这么残忍的杀人表示怀疑,但也不能完全肯定不是我爷爷所为。我看着那个五年前的暗红色亮点,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如果凶手不是我爷爷,那最好不过,如果是,说不定能够在那里看出些蛛丝马迹,找到控制我爷爷尸身的幕后黑手!

  抬手点开老头那五年前的红色记忆亮点之后,出现在我眼前的,竟是一片漆黑,就在我感到纳闷之际,耳旁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紧接着,一条明亮的狭窄横缝出现在我眼前,慢慢地,横缝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眼前出现的是一间装修比较豪华的卧室。此时,老头似乎正坐在卧室的床上,刚才我看到的那些漆黑,只是老头在闭目养神而已,通过老头的眼角余光,我向卧室的后窗户看了一眼,发现外面天色昏黄,好像此时是傍晚时分。

  此时,老头呆呆地看着床上盖在胸部以下的被子,被子是大红色的,上面还有鸳鸯戏水的针绣图案。看着那张被子,我不禁有些觉得搞笑,这老头的被子,真有个性,都七老八十了还盖这么花枝招展。

  9r看正X}版W_章节上酷@匠网g

  就在此时,老头又剧烈的咳嗽了一阵,我听他呼吸沉重,而且非常吃力,似乎是生病了。

  没过多久,老头似乎是在床上坐腻了,撩开被子,准备下床走动走动,就在这时,从外面传来一阵骚乱,有呵斥声、有怒骂声、还有小孩子的哭声。

  老头闻听,慌忙走到卧室门前,还没等老头把门拉开,房门就被一个沉重的物体撞上,碰的一声巨响,那物体竟把房门撞出一个二指宽的裂缝,老头慌忙趴在裂缝里向外观看,这一看,差点没把老头当场吓死。

  此时的我,也通过老头的眼睛,把外面的情况,看了个清清楚楚,卧室的外面是一个大客厅,客厅里布置的也极是豪华奢侈。就在客厅中央位置,站在一个浑身上下,发着血红光芒的人形,就见那血红人形,身形并不算高大,相反还显得比较瘦弱,正背对着房门,一只脚踩在客厅的木质地板上,另一只脚踩着一个仰躺在地,六十多岁的老太婆的胸部,此时老太婆似乎已经吓晕了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见那红色人形,把老太婆踩定之后,弯下腰去,伸出两只血红大手,抱住老太婆的脑袋,嘴里发出一声怪叫,咔嚓一下,把老太婆的脑袋,从肩膀上拔了下来。

  顿时,从老太婆腔子里噗一声,窜出一条带着热气的血柱,把客厅的地板和一面雪白墙壁顿时被溅的鲜血淋漓,场面极其的残忍血腥。

  就在此时,客厅里有人大叫一声,只见老头的儿子不知从哪儿跑了出来,手里还拎着一把菜刀,他绕到红色人形的身后,抡胳膊就是一刀,那红色人形似乎早有察觉,猛然转身。

  此时,转过身来的红色人形,刚好正对着卧室的房门,我通过老头的眼睛,把那红色人形看了真真切切。

  一双血红的眼珠,像黑夜里的两盏红灯笼,一张极度狰狞可怖的脸庞,如同阴间煞神转世一般。这面孔虽然狰狞恐怖,可躲在老头记忆梦境里的我,仍可以认出,这红色人形不是别人,正是我爷爷。我心里顿时如火烧一般,想出手阻止,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我无法改变别人记忆里的任何东西,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

  爷爷转身之后,抬手抓住了老头儿子挥刀的手腕,向外一扭,就听见嘎吧一声脆响,老头儿子的手腕被生生扭折,老头儿子传来一声痛号,手里的菜刀也随之跌落在地。

  紧接着,爷爷把另一只手,伸向了老头儿子的腹部,五指像钢叉似的,噗一声,穿透老头儿子厚重的棉衣,直直插进了老头儿子的肚子里。老头儿子疼的惨叫一声,没等他有任何反应,爷爷的手便又从老头儿子的腹部拔出,并且还把里面的肠子一同扯了出来,肠子混着冒着热气的鲜血滚落了一地。

  此时卧室门后老头的视线开始晃动起来,显然是被门外血腥的场面吓的在瑟瑟颤抖。

  爷爷扯着老头儿子的肠子,并没有罢休,一下一下不停的向外扯动,嘴里竟还嘶哑地,说了一句话:“撞死我儿子,要你全家偿命……”

  这句话,虽然嘶哑,但能被人听得真真切切,门后的老头闻言,顿时眼前一黑,似乎是昏倒了过去,在我耳旁,似乎还听到老头,最后说了一句:“报应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