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化梦符’,对于我来说,今天并不是我第一次使用,而是是第二次。或许有人想问或是想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第一次使用的吧?在这里呢,也不妨给大伙讲一讲。

  我第一次使用‘化梦符’,是在我刚刚学会‘化梦符’那年,可能就是三年前吧,具体的我也记不大清楚了。

  当时把‘化梦符’学会之后,我就非常想试一试它的效果,于是呢,在一天夜里,我趁我妈熟睡之际,就偷偷在我妈身上试了一下。我当时的目的有两个,一呢,是想看看这‘化梦符’,是不是真像《太衍符咒录》里说的那么神奇。二呢,我想通过我妈的记忆梦境,看看我爸究竟长什么样子。我其实当时特别想知道我父亲长什么样子,我们家里呢,也没有照片之类的东西可供我查阅的,可以说家里根本就没有关于我父亲的任何信息,甚至我连我父亲的名字都不知道。父亲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我当时最大的一个迷,也是我最想知道和了解的人。

  记得那一次,进入我妈梦境之后,我直接在里面寻找我妈十五年前的记忆,因为在近十五年的记忆力里我父亲已经不在了,根本没有我父亲,并且这近十五年的记忆里只有声音,没有景象,因为这时我妈的眼睛已经瞎了。所以只能查阅母亲十五年前的记忆。

  当时,我在我妈十五年前的记忆里,寻找了几个比较明亮点的记忆查看了一下,希望能在里面找到父亲的身影。

  记得当时,我第一个查看的是母亲在十六年前的记忆,也就是我出生的前一年,也是父亲出车祸的前一年,我想,母亲十六年前的记忆里肯定会有父亲的。

  当我把母亲十六年前最亮的那段记忆点开之后,却发现记忆里出现的竟是我爷爷,周围的环境,正是在我家的客厅。此时,爷爷坐在客厅玻璃中堂前的木质靠背椅上,当时的爷爷看上去要比我记忆里的年轻一些,不过,却是满脸的怒气。而我母亲,就他的右手边,母亲好像是在站着的,因为从视觉角度来看,母亲的视线要高过爷爷的头顶,而我此时,能够清晰的看到爷爷头顶上那些花白的头发。

  就见爷爷一脸怒气,显得有些无奈的向母亲问道:“小蓉,寒林呢?”

  我母亲叫段蓉,小名就叫小蓉。而我父亲,据我猜测,可能叫张寒林。

  母亲闻听,赶忙回答,不过话语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好像是在对爷爷隐瞒什么:“寒林他……他、他出去了,说有急事……”

  爷爷闻听,登时把眼睛狠狠一瞪,死死盯着母亲的眼睛。爷爷此时的眼神,似乎能够把人看穿似的,把我这个躲在母亲记忆偷窥的家伙,看得也是心惊肉跳,那感觉,就好像爷爷从母亲的眼睛里发现了我似的,此时就听爷爷大吼道:“出去了?有急事?你们小两口少来骗我,他是不是又和吴家那小小子出去了?”

  爷爷说的吴家那小小子,就是之前告发我到野鱼坑的那吴老头的小儿子,吴老头这小儿子叫吴建和我父亲同岁,两个人关系很好,还一起做过什么生意。之前说过,我父亲和奶奶的丧事,就这吴建帮忙操办了,父亲死后他对我们家多少有些恩情。

  “不、不……不是,他、他自己一个人出去的……”母亲唯唯诺诺的向爷爷回答道。

  爷爷听母亲这么说,竟然抬起手,手指颤抖着指着母亲的鼻子,咬着牙说道:“你等他回来,你告诉他,我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你现在马上回屋,把你们的东西收拾收拾,等他回来,和他一起给我滚出我家,就当我从来没有过这儿子,也没有过你这儿媳妇。”

  “爸——”此时,母亲带着哭腔,身子突然矮了下去,视线落到了爷爷腰部高度的位置,似乎是给爷爷跪下了,并且视角也由先前的俯视变成了仰视,眼睛上面还出现一层浓厚的水帘,把视线都模糊了。由于水帘的关系,透过母亲的眼睛,我看到外面的景色全都扭曲变形了,爷爷一张满带怒气的脸也在扭曲中变的更加狰狞可怖。

  此时,就听母亲抽噎道:“爸,我、我怀孕了,你现在把我们赶出去,我们住哪儿?将来你孙子出生了又能住哪呢?我们两口子是不对,可您孙子没错呀,您能忍心把他也赶出去……”

  爷爷闻听母亲这么说,脸色顿时大变,一时间怒喜交加,颤抖着声音道:“孙子?你真的怀上了孩子?”

  “嗯……”母亲模糊的视线,上下晃动了两下,显然是在点头。

  紧接着,就见爷爷也是老泪纵横,悲喜交加,兀自仰天道:“我那两个不肖儿子给我张家造了这么多的孽,我本以为会断子绝孙,没想到……没想到我老汉还能有孙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母亲记忆里偷窥的我,听到这里,心里顿时大惑不解,疑窦重重,我爷爷不就我爹一个儿子嘛,怎么说他自己有两个不肖子呢?

  就在我本想接着看上去时,这段记忆便突然中止了,也就是说,母亲这段记忆就到此为止了。

  8最^》新章}节K+上cd酷N匠…u网j

  不过,当时我很奇怪,母亲为什么对这段记忆比较深刻呢?好像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信息呀,母亲不值得这么用心的去记住吧。后来,我细细的回味了母亲那段记忆里的每个细节,居然还真就被我发现了一点讯息。就在爷爷坐的那张椅子的后面,玻璃中堂的左面,挂了一个日历本,那日历本上的日期,好像是那年的六月几号,而我是在来年冬天的阴历十一月份出生的,也就是说,母亲这段记忆距离我出生,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母亲这时候,怎么会怀孕呢?人人都知道,十月怀胎,怀胎十月,这日期对不上号,问题也就出来了,难不成我和哪咤三太子有一拼?我在我妈肚子里待了一年多?这恐怕不可能吧?

  后来,经过我仔细琢磨一番之后,总结出来,母亲之所以能有这么一段记忆,是因为她当时对爷爷撒了谎,之所以记忆深刻,是因为,当时她并没有怀孕,说的是谎话,欺骗了爷爷,直到如今,在母亲因为这件事,还对爷爷耿耿于怀地充满了愧疚感,所以,才导致她对这段记忆念念不忘。

  虽然,我在母亲这段记忆里没找到父亲的身影,不过我至少知道了爷爷曾经有两个儿子。至于那位或者是我叔叔,或者是我大伯的人,就和我父亲一样,我从来没听爷爷或是母亲提起过。这,就有些让人难以理解,有些匪夷所思了,难道我这位叔叔或是大伯的亲人,和我爸爸一样,也已经不在人世了?即便不在人世,母亲和爷爷也不至于在我面前,对他只字不提吧?当时我非常想不通,不过,一般想不通的问题,我都是不愿去多想的,因为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来或许可能会有答案也不一定。

  后来,我又查看了母亲十七年前的一个梦,这个当然要比刚才那个早许多,似乎当时的母亲和我父亲还没成亲,好像两个人正处在热恋之中。不过,我在母亲这个记忆梦境里,仍然没看到父亲的身影,原因是因为……因为,哎呀,说出来都能让我吐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