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化梦符二

  这两道刺眼的光源,分明就是两只光亮度极强的手电筒,而就在此时,手持手电筒的那两个高大身影几乎同时高声喝道:“不许动,警察!”

  声音浑厚,底气十足,犹如平地惊雷,把我吓的身子就一凛,心头大惊,警察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们知道我会来停尸房,专门在这里等我?

  没等我多想,那两名手持手电自称警察的家伙,已经快步来到我身旁,其中一个一手抓住我的手腕,一手按住了我的肩头,我就觉得,手腕被扭到了身后,肩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向下猛压,身子顿时把持不住,一下子趴在了地上。这两个家伙对于我来说,他们可都是成年人,无论身高还是力气,都远远不是我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能够相比的,虽然我有法术在身,可我没有什么实战和搏斗技巧,再说,那些法术仓促间我也根本来不及使用。

  两个家伙把我摁到地上之后,便开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当然不能和他们说实话,脑袋里瞬间便想出一套瞎话,就在我刚要把瞎话说出来的时候,就觉得我那只被抓住的手腕没有了疼感,紧接着肩头也是一轻,然后,耳旁便传来两声‘噗通’‘噗通’的闷响,原本两只支直射我脸部的手电筒,也吧嗒吧嗒掉落到了地上,其中一只手电筒还在地上咕碌碌滚出去好远,无力的由地面照射在医院的一面院墙上。

  见此情形,我趴在地上笑了。让小悦躲在一旁给我放风,现在看来,是非常正确和有必要的。

  没等我从地上爬起,我的一只胳膊已经被小悦一双柔软的小手掺住,耳旁更是传来小悦十分急切的关心声:“哥,你没事吧,他们伤着你没有。”

  我迅速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小悦笑道:“我没事,你哥我是谁?这些个凡夫俗子岂能伤到我半根毫毛。”

  小悦闻听,没好气的在我胳膊上轻轻拧了一下:“你还嘴硬,要不是我及时对他们使用了催眠术,你现在还在地上趴着呢。”

  我抬手摸了摸小悦漂亮的小脑袋,笑着道:“那哥哥谢谢你了,就算哥欠你一个人情,回家后给你买汽水喝。”

  我用‘断锁符’把疯老头的房门打开了,见老头躺床上睡得跟死猪似的,就和小悦一起,把那两个中了小悦催眠术,睡得像死狗一样的警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抬进了老头的房间里,最后又把地上那两支手电捡起来把电源关掉。

  先前我是准备省下那张‘断锁符’,打算把老头窗户上的窗纱扯开,从窗户里跳进屋子的。可是后来想想,这么做多少有点缺德,因为这停尸房阴冷潮湿,周围蚊虫特别多,如果我真把窗纱扯去,那老头明天醒来,脑袋肯定会被蚊子叮的像猪头一样。这疯老头也够可怜的,一家五口被人杀的就剩他一个,他还落了神志不清,我如果再这么做,免不了多少有点落井下石、欺负人苦命人的味道。

  把那两个挺尸一样的警察抬进房间之后,我让小悦把房门从里插上,守在门边,自己在房间里摸黑找了一把椅子,把椅子放到了老头的床头,然后把身上的两张‘化梦符’其中一张贴在了老头的额头,而我自己在椅子上坐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然后把另一张‘化梦符’往自己头上一贴,口中轻轻念动咒语。

  咒语念完之后,我眼前就是一亮,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打眼望去,青天白云,艳阳高照,我的正前方是一条极宽的河流,河流的尽头似乎有一座被薄雾萦绕的山峰,朦胧中,可以隐约看出山峰的巍峨与壮观。

  在河流两岸,杨柳吐翠,清风习习,杨柳枝条随风轻动。蓝天、白云、高山、杨柳树倒映在镜面般宽阔的河面上,水天间几乎连为一体,恍惚间,让人分不出哪里是天,哪里是水,不得不说,这里是个景致怡人的极佳去处。

  就在这时,宽阔的河面上出现一条双桨无篷的小船,小船上是一对面对面坐着的情侣,男的手持双桨划着小船,而女的手臂放在双膝之上,双手捧起脸,含情脉脉地看着正在划船的男子,此情此景,真就是一副郎情妾意、眉目传情的恩爱甜美画面……

  眼见此情此景,我心里呀,忍不住……骂了一句,奶奶的!我还以为这疯老头白天被吓坏了,正做恶梦呢,没想到做的是他奶奶的春梦!

  我没心思欣赏老头的春梦,把手冲眼前的景色一挥,蓝天、白云、碧水、绿树、狗男女,顿时消失不见。接着,出现在我眼前是……怎么说呢,有点身处太空的感觉,身边闪动着无数如萤火虫般的小亮点,既像萤火虫又像是许多小星星,这些亮点有比较明亮的,有稍微黯淡的。这些,就是老头的记忆了,每一个亮点便是一个或长或短的记忆片段,比较明亮的是记忆中比较深刻的片段,比较黯淡的,当然就是不大深刻,还很有可能随时会被老头从记忆中忘却的。

  还有一点,距离我越近的亮点,就是最近产生的比较清晰的记忆,反之,距离我越远的说明是时间相对比较久远的,也相对比较黯淡。

  酷G$匠ez网;}唯5一、+正b-版,'其他/都}是vD盗,D版(

  我在距离我最近的那颗亮点上,抬手轻轻一点,眼前便又换了一番景象,正是老头今天的记忆!

  记忆,是从老头今天早上从睡梦中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的,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老头床头正上方的破旧房梁。这里必须说一下,这种查看别人记忆的梦境,和进入别人梦境观看有所不同。

  查看记忆梦境,就等于钻进了别人的眼睛里,别人的眼睛看到的是什么,你看到的就是什么,假如人家想往东看,你也只能看东边的景色,你不可能看到西边的东西,因为你改变不了人家眼睛的方向,也就是说,你不可能改变人家记忆里的任何东西。

  而进入梦境,就向我刚才看到的那样,这种梦境,我可以主动去改变它。比如说,刚才看到的那对情意绵绵的划船男女,我大可以跳进水里,然后游到他们的船下,掀翻他们的船,让他们一双恩爱鸳鸯,变成一对落汤鸡,让老头的美梦,瞬间化作噩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