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鬼缠头’,其实是一种披肩散发的索命厉鬼,这种厉鬼,全部由年轻漂亮的女性死后所化。这些女性生前,大多数都是因为感情问题,或者是被男友抛弃,或者老公有了外遇,导致她们心生怨气,一时想不开便怀恨自杀而死。这些女人,生前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全部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而且,为自己这一头出众的长发感而到骄傲和得意,每每会披头散发的在人前炫耀。

  这种厉鬼鬼,她们多数在生前因为男人的不忠而心怀怨恨,随着时间的推移,怨恨会越积越重、越来越大,最后,当怨恨达到她们个人都无法承受和控制的地步,而又拿那些负心人一点办法都没有时,她们便会选着自杀来寻求解脱。不过,死亡并不代表真的就能够解脱。先前说过,死只是另一种生存形态,是由阳转成阴的一种形式,她们这种做法,往往的最愚蠢、最不理智的,因为生前原本就带着怨气,这些怨气属阴属寒,由于人间阳气的压制,所以对人并没有造成多大影响。然而,此时如果带着这些怨气的活人由阳转阴,这种怨气就再没有阳气的压制,会像火上浇油一般,变的更加庞大浓烈。

  此时的这些人,不,此时的这些鬼,不但没有从痛苦中解脱,反而会因为自身膨胀的怨气,让自己瞬间化成厉鬼。阎王殿素来不收怨气极大的厉鬼,因为这些鬼魂进入阴司之后,会直接影响其他鬼魂的情绪,导致整个阴界怨气冲天,阴界怨气过重,便会导致整个阴阳两界失去平衡,到那时候,后果真就不堪设想了。

  这些生前可怜,死后可悲的女鬼们,最后往往只有两个下场:一、被阴界鬼差遇上,直接灭掉,导致形神俱灭、魂飞魄散。二、侥幸逃脱鬼差捕杀,却永远只能飘荡在阴阳两界,永世不能步入轮回。

  不过,她们其实还有第三种选择的余地,那就是找位道法高深法师为她们开坛作法,化解她们身上的怨气,使它们得到阴司阎官的认可,步入转世轮回。只是,她们很少有人会去那么做,一般都是选择最极端的报复手段,拼着自己永不超生,也要向自己的负心汉索命,并且用自己生前最得意的长发,活活勒死那些负心汉。

  如果她们找不到她们自己的负心汉,便会向其他的负心男人展开报复,以泄自己的心头之忿。

  说起她们的报复手段,恐怕没几个男人愿意尝试,那是极其残忍恐怖的,让人都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酷HZ匠3f网v永0-久C免D费看&p小&#说

  你的整个脑袋,会被那些女鬼的长发死死裹住,然后那些细细的发丝,像一条条小虫子似的,由四面八方,一点点撕咬着向你的脑子挺进,就像无数根细小的精钢钻头,扭着个的由你的由肉皮,慢慢钻进肉里,然后由肉里再钻进你的颅骨里,把颅骨钻破之后,再一点点拱破你的大脑皮层,直到深深钻进你白花花的脑浆子里。此时,你的意识还完全处于清醒状态,那种生不如死的剧痛自是不用说了,你还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白花花的脑浆子,混合着里面的血液,顺着钻进你脑子里那无数头发丝缓缓从里脑子里溢流出来,恐怖与剧痛让人想想都不寒而栗……

  以上这些,就是传说中,让人闻之丧胆、谈之变色的‘鬼缠头’。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害怕,因为这种女鬼只找那些负心汉、劈腿男。例如,那些个喜欢和女群众官民同乐的腐败官员,那些个什么包二奶三奶四奶的色大款,还有那些个什么叫‘冠希’之流的,才是这些女鬼们喜欢找的对象。

  言归正传,我看着拉链里的那些头发,想起这些女厉鬼对付负心男人的残忍手段,心里不免也有些发毛,不过,我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更别说什么移情别恋之类的劈腿事件,所以,心里多少还算有点底气,正所谓,白天不做亏心事,晚上不怕鬼叫门。这些女鬼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想到这里,我走到房间的中央位置,双手合十,冲着房间东南西北,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八个方向,双膝跪地,虔诚的拜了八拜,同时嘴里小声叨念道:“房间里的这位美女姐姐,本人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更没有欺骗过……不是,更没有嫌弃过任何一个女孩儿。今天兄弟前来这里叨扰,只是因为我爷爷鬼魂被困在这里受苦。您也知道,这人嘛,最割舍不断的就是亲情,您说是吧?即使我爷爷现在已经不在阳世,可我这当孙子的,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爷爷的鬼魂在这里受罪吧,所以呢,希望美女姐姐念在我一片孝心的份上,可怜可怜我,给兄弟我行个方便……”

  “本人真的无心打扰姐姐在这里清修,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美女姐姐见谅,今天,如果您能让我顺利救出爷爷鬼魂,兄弟我一定感激涕零,并且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给姐姐烧纸上香,感谢美女姐姐的大恩大德……”

  话说完之后,我也刚好把房间里的八个方向拜完。感觉自己这一通言语和这么恭敬的叩拜,对这屋子里的女鬼已经算是言恭礼尽了,如果此时她还和我纠缠不清,那我也只好对不住她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女人生前个个命苦,死后如果再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对她们来说,确实残忍了点,其实我真不想对她们这些苦命人痛下杀手,不过,眼前的情形恐怕由不得我,为了爷爷,看来我也要放弃些什么,横下心去,佛挡杀佛,鬼挡灭鬼!即便满屋子厉鬼,我只消几张离火符便能烧的它们形神俱灭!

  拜完之后,我把身子直了起来,转头向帆布包上的拉链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心里是又惊又怒,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难道这女鬼非逼我动手吗?

  只见拉链上那些头发一根都没有少,仍然把拉链纠缠的死死的。难道,这女鬼今天非要跟我扛上不成,真他妈应了那句老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想闯进来?

  此时,离火符即将燃烧殆尽,火焰忽明忽暗的。我借着残存的微弱火光,迅速向房间各处打量了一下,就见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不过,此时我才猛然想起来,自己现在还和常人无异,即便房间里真有什么厉鬼我也看不到,而且整个房间充满阴森森的冷气,即便我体内的法力全开,也无法探查到房间里任何异动和不同之处。

  眼看着空中的离火符的亮光越来越暗,房间即将被黑暗再次笼罩,我又赶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离火符,念了几句咒语引燃之后抛向空中,替换掉原来那张。新的离火符突突燃起,房间里顿时又透亮了起来。

  此时,我如果想要看到房间里那个跟我捣乱的鬼魂,就必须给自己使用一张‘通阴符’。不过,这‘通阴符’虽然作用也是很强大,但是它的弊端更大,严格来说,这也不能算是弊端,就是因为它的强大,才会出现了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尴尬局面。这个符咒,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轻易使用的。

  我把目光又转回了水泥台子上,看了一眼那个包裹着爷爷尸体的帆布包,想到爷爷被人施用了‘锢魂术’,他的鬼魂此时还正在尸体里痛苦挣扎,我当即把心横了下来,不管今天这间屋子有什么,也不能阻止我救爷爷。

  想到这里,我再次走到帆布包前,伸出两只手,四根指头像一把老虎钳子似的,拽住拉链,咬紧了牙关,憋住一口气,把浑身的力气全用在了那四根手指上,双臂发力,随着拉链发出丝丝的响声,被那些头发死死堵塞的拉链,一点点被我生生拉开……

  我一口气把帆布包上的拉链从头拉到尾,直到拉链的行程全部被拉完为止。

  “奶奶的死女鬼,敢跟我斗,斗不死你……”拉链被拉开之后,我甩了甩四根生疼的手指,有些得意的小声骂了一句,不过并没有发现自己这句话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转过身去,背靠着水泥台子,稍稍让自己喘了几口气之后,把身子转回抬眼向爷爷遗体的头部看去,这一看,吓的我差点没惊声尖叫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