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苗族男人把郎中丢在茅屋地上之后,转身离开,屋里只剩下那名少女。少女款款轻移莲步,来到郎中近前,蹲了下来。地上郎中闻到一股奇异香气直扑鼻孔,缓缓把头从地上抬了起来,首先看到的,是少女一双洁白如玉的光足,紧接着是一袭红蓝相间的长裙,再把头抬起一点,便是少女一张近在咫尺,如仙子般的俏脸和上面满带的魔鬼般的笑容。少女眼如星辰,眸光流转,极是动人心摄。郎中看少女的眼睛,渐渐地有些痴呆了,好像少女的眼睛特别吸引自己,眼睛里面好像有一个仙境般的美丽世界,那里没有疾病、战争、没有争名夺利、没有恩怨仇杀,有的只是一团祥和之气、美好之景。

  就在此时,郎中耳旁传来少女银铃般悦耳的声音:“把这个吃下,吃下之后,你就可以去往我眼中的世界,世人向往的极乐世界……”

  少女的声音,好像一个魔咒,郎中竟看着她的眼睛,微笑着含住了少女递来的虫蛊,虫蛊入口之后,奇臭无比,臭中还带着一股刺鼻的辛辣,但郎中此时却兀自不觉,竟满含笑容吞下了在口中不停蠕动的虫蛊。

  少女见郎中吞下虫蛊,目光陡然一冷,郎中看到的美好世界,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像看一具死尸般的冷漠和少许奸计得逞的得意之色。

  郎中趴在地上打了激灵,猛然清醒,顿觉口中腥臭难当,肚子里也有什么异物在不停扭动,噬咬着内脏,郎中此时才明白自己服下了虫蛊,一只手在地面撑起,另一只手狠狠砸向自己的小腹,不过此时已为时已晚,即便砸破小腹也无济于事。郎中赶忙用手指去扣自己的喉咙,想把虫蛊呕出来,不料也是徒劳无功,干呕几下只吐出些绿水,根本不见虫蛊的影子。

  俊俏少女,微笑的看着这一切,冷漠的就像在看一件有趣的事情。

  虫蛊渐渐在郎中体内发作,疼的郎中惨叫这在茅屋地面上,身体扭作一团不停打滚,滚动一余,竟踢破了地上摆放的坛罐,从一个破碎的坛罐里淌出一滩发黑的臭血,臭血中有一只像蜈蚣般的蛊虫,在血滩里蠕动,飞身一口咬住了郎中手腕,郎中随即一声惨叫,再看自己的那只手掌,整个变成了青紫色,幽幽泛着青紫色淡光。

  少女见状惊呼一声,紧接着便是大声的喝骂,抬手便要去扯咬在郎中手腕上的蜈蚣。不料,却被郎中抢先她一步扯下,并死死攥在手里,似乎想生生把那种蜈蚣捏死。少女大急,忙出声要他停手,不过,郎中此时已知自己难以活命,哪里肯放手。少女无奈,只好扑上去与郎中抢夺,谁料想少女力气不及郎中,再加上郎中因为身上的剧痛,激发了体内仅有的潜能,竟是怪力无穷,几个扭动竟将少女按在身下。少女见身子被人侵犯,大惊失色,想开口呼叫,但是小口刚一张开,郎中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把手里那只蜈蚣塞进了少女的口中,少女眼神一窒,那蜈蚣竟顺着她的喉咙钻进她肚子里。

  少女惊叫一声,使出浑身力气推开郎中,跪爬几步来到刚才被郎中打破的那个罐子旁,趴在那潭黑血上,张大了小口,用力吸取黑血散发出的臭气,不大会工夫,就听少女一声干呕,先前被郎中塞进她口中蜈蚣竟又爬了出来,钻进地上那滩黑血里便不再动弹。

  这一切,被郎中看的真真切切,她似乎明白了蛊虫的破解方法,用身子撞开少女,自己也学着少女的样子,趴着黑血上,长大嘴巴,吸取黑血的臭气。少女此时,似乎非常虚弱,可能那蜈蚣蛊虽说被她吐出,但蜈蚣身上的剧毒却还残留在她体内。少女顾不得郎中,手脚并用,向茅屋的房门爬去。此时,另外几人由于在远处专心炼制蛊虫,根本不知道茅屋里发生的一切。少女爬出房门之后,见另外几个男女正在远处忙活,而且是被对着自己,便想开口呼救,就在此时,一手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又生生将她拖回了茅屋。原来,少女刚爬出茅屋之际,郎中便干呕一声,吐出了肚子里的‘金蚕蛊’,见少女要张嘴呼救,也顾不得什么男女界限、授受不亲之类的迂腐之言,冲到少女近前一只捂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抓住她的一只脚脖子,拖回了茅屋,然后从地上举起一个坛子砸在了少女脑袋上,把少女一下砸晕。

  砸晕少女之后,郎中向着外面那几人的反方向落荒而逃,真就是急急如丧家之犬、恢恢入漏网之鱼。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眼前再次豁然开朗,之前那条羊肠小道,再次出现脚下。

  这一次,郎中不敢再向着高山的方向行进,而是选择了与高山背道而驰,不过,这一次竟然和上次无异,没走出几里,身后又莫名其妙出现一只僵尸,不过,郎中可以看得出,这次的僵尸,不是上次那只,因为这只较上次那虽然同样虎背熊腰肌肉虬髯,但整个体型却矮小了许多。

  郎中见状,整个人几乎都快要崩溃掉了,拔腿再跑?浑身上下被折腾了这么许久,早已没有半分力气,再加上已经好几个时辰水米未进,饥肠辘辘即便没有遭遇这些事情,也没力气再跑下去。

  郎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听天由名吧……

  僵尸再次将郎中扛上肩头,进入路旁的密林之中。不过,这一次,僵尸没走出几步便停了下来。被僵尸扛在肩头的郎中,隐约听到僵尸腹中,一阵响动,很像是水声,不过更像饿肚子时发出咕噜声。郎中心下大惊,莫不是这僵尸饿了,想把自己生啃来吃?

  想到自己可能被僵尸活生生剖开肚子,在自己眼前掏出里面的肠子放嘴里咀嚼的恐怖场面,郎中也不知道从哪里又涌出一股力气,在僵尸肩头奋力挣扎,无奈僵尸的两只大手死死把他压在肩头,根本挣脱不开。

  就在此时,僵尸哇的一声,从嘴里喷出一口腥臭的绿液,黏黏稠稠,刚好喷了郎中一脸,郎中顿时觉得口鼻之中充满了恶臭,顾不得挣扎,抬手抹去脸上的粘液,趴在僵尸肩头大呕起来。呕吐间就觉得手背一凉,好像有个什么东西落在了上面,郎中顾不得满脸的恶臭,赶忙抬头去看,就见自己手上趴着一只小拇指大小的蛆虫,正贪婪地允吸着自己手背的腥血,那些腥血,是他用坛子砸少女脑袋时,坛子破裂溅到手上的。

  dx酷匠网Z#首》B发|'

  蛆虫被僵尸喷出之后,僵尸的身体便软了下来,像一滩烂泥似的瘫到了地上,郎中也被摔进了草窝里。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密林中显得更加的黑暗。郎中从草窝里摇摇晃晃站起身,抬手拍掉了手背上的大蛆虫。再次找到那条羊肠小路。

  沿着小道,一直走到天亮,看到眼前出现一座村庄,便再也承受不住身体的疲惫与心理的恐惧,一头栽倒在地,昏了过去……

  再后来的故事,我不用说,诸位可能也能猜得到,郎中被村民发现,活的一条性命,在村子里长久居住了下来。数年之后,乾隆退位嘉庆登基,就在这年,郎中结合自己在‘蛊冢’的经历,研制出了破解苗疆蛊术的方法,并将其传播开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