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锢魂术……”听完小悦的话,让我想起了《奇门杂谈》里所说过的“锢魂术”。

  这种法术,很是神秘诡异,是把已经死去的人,原本应该脱体肉体的鬼魂,强行禁锢在尸体之内,导致鬼魂无法从死去肉体中脱离的一种恶毒邪术。这种邪术,原本起源于苗疆蛊术,这种蛊,叫‘锢魂蛊’,是用一种叫‘缚尸虫’的虫子活体,加入苗疆秘药炼制而成,其主要作用就是拘禁死人的灵魂,使灵魂不能从死去的尸体中挣脱,灵魂冲不出尸体,就不能步入六道轮回,将永世的被封禁在死体里,其状况,和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无异,甚至比起十八层地狱的残忍程度,有之过而无不及。

  由于这种蛊过于险恶,并且施蛊者也要付出一些代价,所以,苗疆人一般不会轻易使用,除非和他们有深仇大恨。

  后来,这种蛊术,被人经过多次改进演化,流传入中原,并由蛊术转变成了一种邪术,名字也由‘锢魂蛊’变成了‘锢魂术’。不过,这种邪术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消失了,我那本《奇门杂谈》上对它的描写,也不过寥寥几笔而已。只是,让我没想到是,这已经消失了一千多年的邪术,居然此时重现人间,并且出现在了我爷爷身上!

  是巧合?还是有意的人为?或者,就是老道士那名徒弟干的?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就是一团扯不断理更乱的乱麻。没想到,爷爷这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死亡,竟牵扯出这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件。

  返回头再说我爷爷,爷爷来到这里究竟遭遇了些什么?那看门老疯子家人,难道真的是爷爷杀的?

  种种事件,着实让人费解。后来,我转念一想,一个不太好的想法涌进脑海,难道……这小小的狗儿山镇里,藏着什么懂得这种邪术的高人不成?如果真有这种高人,只怕会非常棘手,对于我这个学艺不精的半吊子来说,绝对是个劲敌。

  人的身体,总的来说,分为两个部分,其一呢,是肉体,其二,就是灵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魂。

  人的灵魂,严格来说属于不灭体,只要不受外力干扰或是侵害,它会永久的长存下去。而这肉体,相较灵魂要脆弱许多,而且,怎么说呢,有一定的使用年限,到了一定年头,就像一部机器一样,会老化掉、报废掉,也就是死亡。当然了,其中也不能排除来自外界因素的干扰,从而导致肉体使用年限的缩短,比如说,车祸,溺水、谋杀、自杀等等。

  人体的这个两部分,是由灵魂操控着肉体,比方说,吃饭,走路,说话,甚至思考问题、与人交往,都是由灵魂操控着肉体来完成的,肉体是介质,灵魂是主体,也可以说,肉体是灵魂最完美的傀儡。这个话题,会牵扯到很多方面,以后咱们再慢慢细说。

  如果肉体损坏了,而且损坏到灵魂再不能对其进行操控的程度,那灵魂就必须离体而出,这是规矩,是自打有人类以来便形成的潜规则。倘若肉体再没有利用价值,灵魂此时却还对肉体依依不舍,不肯离开,那这灵魂将在肉体里永远承受肉体死亡时最痛苦那的一时刻,而且是永久性的。这种痛苦,没有几个人愿意反复承受。

  这“锢魂术”,就是强行把人的灵魂禁锢在已经死亡的肉体里,让原本应该离体的灵魂,承受无边无尽的死亡痛苦。这种邪术,残忍程度令人发指,更让人闻之变色,望之生畏,究竟有多痛苦,只有那些被施用过法术的人,才能够真正了解其中的痛苦滋味。

  从漫长的思绪中收回心神之后,发现小悦一脸饥色地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冲她笑了笑。早上我们来的匆忙,并没有吃什么东西,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六个小时,除了在汽车站喝了一瓶汽水之外,我们可以说是滴水未进了,肚子里那些器官早就不满意的折腾起来,折腾的人心烦意乱的。

  我一脸歉意地看着小悦。她原本不用陪我来受这份罪的,爷爷对于她来说,更是没有半分情分可言,甚至在没有见到爷爷遗体前,她根本不知道爷爷长什么样子。不过,话说回来,这一路上如果没有她,我不知道自己要惹多少祸,先是丢钱,后来是那可恶的黑娘们,再后来又是那个什么卫生执法的家伙。如果没有小悦在身边,依着我当时的脾气,他们三个,绝对会被我用‘亟雷符’劈的生活不能自理不可。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当时我真那么做了,只怕我现在不但见不到爷爷的遗体,恐怕连自己都要被警察抓去,即便凭借自身的法术侥幸逃脱警察的抓捕,那我的这些法术也将曝诸于世,一定会给我今后的生活带来想象不到的危机。

  年轻气盛,做事冲动,且不考虑后果,是我当时最大的缺点。不过,话再说回来,谁又没有年轻过?谁又没有冲动过呢?

  许久之后,我一脸愧疚地对小悦问道:“小悦,你饿了吧?”

  “我不饿……”小悦冲我摇了摇头。

  “别说谎话了,我看到你刚才咽口水了。”我笑着道:“走吧,我们先到那边小饭馆里吃点东西。”

  说着,我从医院门前的路沿石上站了起来,低头看了看小悦,小悦却坐在路沿石上没有动,我见状,刚要开口让她起身随我走,她却仰起头向我问道:“哥,你不伤心了吗?”

  我又对她笑了笑,说道:“有什么好伤心的,刚才我已经想通了……我们这些人,如果连生死没办法参透,又怎么配学习异术呢?死亡,不过是一种形式,活着,也不过是一种形态。爷爷不过是从一种生存形态,转变成了另一种生存形态而已。”

  小悦冲我摇了摇头,说道:“哥,你的话我不太懂。”

  我就势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等你长大就懂了。”

  小悦听了我这话,竟立刻站起了身,撅起小嘴不服气的盯着我说道:“我还没长大吗?我们可是同岁耶!”

  我看着她眼神里透出的信誓旦旦、盛气凌人,转头不再看她,把目光停留在车流不息的大路上,兀自说道:“长大?什么才算是真正的长大?身体的长大吗?只怕不是,身体的变化和心灵的成长是截然不同的,在这个世上,有些人,活了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有些人,只活了一天,他就知道自己活着要做些什么,为了自己的目标,哪怕只有一天的生命,也会不断奋斗前进,直到夜幕降临的那一刻的到来……”

  小悦似乎没有听懂我的话,其实,我也不太懂,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些。小悦一脸迷茫的抬起一只嫩白小手,摸着我额头,问道:“哥,你不会是因为爷爷的死,伤心过度,傻掉了吧?”

  “什么傻掉了!”我抬手拨去了她的手,说道:“我没傻,这一次出门,让我知道了,如何去做一个真正活着的人……”

  “莫名其妙,不可理喻,还说没傻,都快疯了……”小悦噘着嘴小声嘟哝着。

  F*看Vt正3k版~章9◎节,上$酷`匠}网(

  我并不理会小悦的话,而是抬手拉着她冲进了路旁一家小面馆里。

  此时,因为早已经过了吃饭时间,面馆里已经没有一位食客,里面只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坐在柜台后面的椅子上,双手拖着下巴在打瞌睡。见我们进入,赶忙揉了揉眼睛从椅上站起身。

  我拉着小悦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那个女孩从柜台上拿起菜单向我们走来。我撇了女孩一眼,长的不错,衣服也很得体,上身一个乳白色短袖薄T恤,下身天蓝色紧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和牛仔裤几乎一样颜色的高跟凉鞋,这打扮让人觉得耳目一新。不过这女孩和小悦相比起来,还相差甚远。虽然小悦这身绿裙和她先比显得有些土气,不过,论相貌和气质,这女孩是远远不及的。我当时看着那女孩,心里在想,她这身衣服,如果穿在小悦身上,肯定会更好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