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把烟又放在嘴里,狠狠吸了一口,接着说道:“这两位仙家,可不是旁人,你们都知道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不?这两位,可是观世音菩萨身边的大红人儿,男的是……”老头说着,抬起那只夹着香烟的手,向我一指:“金童!”然后又向小悦一指:“这女孩是,玉女,正所谓,金童擎紫药,玉女献青莲……”

  老头话没说完,那两名警官同时哈哈大笑,那名警员对老头说:“郝大爷,今天刘医生给你开的药,吃了没?”

  老头闻言,竟把头一歪,脸上表情立刻呆若木鸡,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说道:“嗯!你不说我倒是给忘了,今天的药还没吃呢,我得赶紧回去吃药了,要不然,刘医生知道了又该批评我了……”

  老头说着,慌慌张张转身进了他那间小破屋。

  看着老头慌慌张张失魂落魄的样子,又引来两名警察一阵大笑。此时,我和小悦面面相觑的互视了一眼,这叫什么事儿呀。这看尸房的老头,莫不是个傻子?如果真是个傻子,这两名警察也忒不是个玩意儿了,逗一傻子玩儿?成何体统!

  那名副队长似乎发现了我们脸上怪异的表情,赶忙收住笑意,露出一脸正色的向我们解释道:“你们两个别误会,我们并不是在拿这老爷子寻开心,他是我们这个镇里五年前一起灭门惨案的唯一目击证人,因为凶手作案时,手段极其残忍,并且死者都是这位老爷子的直系亲属,所以老爷子承受不住打击和惊吓,脑子出了点问题。后来我们向老人了解情况时,只要我们一把脸绷上,老爷子就会吓的又哭又闹,没办法,我们只能这么和他嘻嘻哈哈的,希望能从他嘴里得到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好意思,让两位见笑了。”

  “那你们得到些线索吗?”我见这位警官说话挺和气,就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

  副队长摇了摇头:“一无所获,这案子至今都还在悬这呢,一提到那个案子,老爷子只会说‘红色’‘妖怪’,‘妖怪’‘红色’。唉,其他的什么也问不出来。那红色还好说,可能是血,那妖怪呢,这世上哪来的什么妖怪。”

  “那他这么又会来这里了呢?我是说,这位老爷爷为什么又做起了医院停尸房的看护员了呢。”我接着问道。

  副队长闻听,有些不悦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显我话太多了,不过他很快又向我说道:“那是因为,我们后来把他送到医院,希望能够来医院治好他的疯病。老爷子接受了一段治疗之后,病情有了很大改观,医院方面呢,刚好这里缺人手,经过我们的同意,就把他安排到这里了,一方面给他继续治疗,一方面也让他有个安身之处,儿子老伴都没了,家里就活下他一个,也挺可怜的。我们呢,也希望……希望他看到停尸房这些死尸,能够触景生情的想起些什么。我们知道,这么做,有些悖常理,不人道。对老爷子来说,更是有些残忍,不过,他如果能够因此想到些什么,让我们能够成功把案件破获,老爷子也算是间接的给他们家人报了仇,你说是不是?”

  我冲着那名副队长牵强的笑了笑,心想,还触景生情间接报仇呢,你们这招可够损的,而且这么重要的目击证人安排在这里,你们也不怕那名作案凶手前来杀人灭口,老头真出了什么意外,到时候,你们哭都来不及了。

  不过,那红色妖怪?会不会就是我梦里那个红色怪物呢?应该不是,这世上哪会有这么巧的事,但我可以肯定,老爷子全家灭门,只怕和妖邪作祟脱不了干系,要不然,凭现在警察的那么高明侦破手段,这么大的血案,怎么会拖几年都没被破获?并且还要用上这么荒唐而又下三滥的手段,只怕真的是迫于无奈黔驴技穷了。

  我摇了摇头,把自己从思绪中强行拉了回来,自己的亲爷爷现在还躺在停尸房等着自己去哭呢,哪来的闲功夫去哭这些乱坟岗子呀!

  停尸房的门,被那名负责做笔录的警员推开了,一股难闻的怪味儿,从里面一涌而出,别提有多恶心,幸好肚子里都东西,要不然我非一口全吐出来不可。我赶忙捂住鼻子,扭头示意站在我身后的小悦,在门口等我别进去。

  两名警官,似的对这种怪味没啥感觉,抬脚便进,我皱着眉头跟在两名警官后面,一前一后鱼贯而入。

  酷-E匠网首v发Q

  停尸房里只有一个房间,而且空间不大,由于房间除了门之外,没有一间窗户,并且是一个坐南朝北向,屋子里常年照不到阳光,显得即阴暗又潮湿。

  此时停尸房里只有一个一人多高的白色帆布包,直挺挺的摆放在屋里一米多高的水泥台子上,包裹里鼓鼓囊囊的,里面包裹着的好像一具尸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应该就是爷爷的遗体了。我站在门口,看着那口帆布包停下了脚步,我不想再向里面走,我怕自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两名警官走到口帆布包裹近前,抬手拉开了上面的拉链,然后向在门口站着的我摆了摆手,示意我走过去辨认。

  看着那名副队长对我摆手的姿势,此时,我的两只眼睛,竟莫名其妙的红了,眼泪涌出眼眶,不自觉的划了下来,鼻子发酸,喉咙发堵,两条腿也像灌满了铅水似的,沉重无比,想起爷爷生前的音容笑貌,恍如昨日,历历在目。我不敢相信,这个帆布包里躺的就是我爷爷,我不敢相信,我再次见到爷爷会这样一个情形。门口距离帆布包只有几步的距离,我却一步步好像走了好几年的光景,每一步都走的那么辛苦,那么伤心……

  当我走到帆布包近前时,脸上已经被泪水划满,低下头,泪眼朦胧的向帆布包里看了一眼,我顿觉整个身子如遭雷击,忍不住放声痛哭——爷爷!!

  帆布包裹里,正是我离家五年的爷爷,此时那张熟悉的脸上,再也看不到昔日的慈祥与镇定,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惊惧,似乎死前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两只眼睛更是瞪的大的出奇,似乎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一样,嘴巴也是张开到了一个夸张程度,样子十分吓人。不过,我哪里还顾得上这些,趴在帆布包上,一边喊着爷爷,一边放声痛哭。

  此时,那两名警察似乎已经见惯了眼前的情形,对我并没有阻拦,更没有劝解,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等着,静静的看着……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哭的自己声嘶力竭,眼前一阵黑一阵白的冒金星,脑子里一会清醒一会模糊,感觉就要昏厥了似的。直到整个身体也几乎快要虚脱,才渐渐止住哭声。

  当我把头缓缓从帆布包上抬起来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小悦也站在帆布包前,哽咽着抹着眼角的眼泪,见我把头抬了起来,她赶忙给我递来一个手绢,让我擦去脸上的泪水。

  我把手绢慢慢的接在手里,并没有去擦眼泪,而是死死的盯着爷爷那张死状极其凄惨的脸,紧紧把手绢握成了一个乱团。

  就在这时,那名副队长说话了:“年轻人,请节哀吧,既然你可以肯定这死者就是你爷爷,那就请你在这上面签个字,我们也好结案,你也可以把你爷爷的遗体领回去了。”

  我冲着那名副队长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站起身子,接过他递过来的一份写满字迹的单子,我此时头脑不是很清醒,晕乎乎的,也没看单子上写了些什么,拿起笔,就在家属签字栏中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就在我刚要把单子递还给那名副队长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一身黑衣,头发煞白,正是那名看尸房的老头,就见老头一副很小心,很鬼祟的样子,一步步来到来帆布包前,两眼好奇的向包裹里看了一眼。

  不想,这老头看了爷爷遗体一眼之后,竟然大惊失色,失声大喊道:“就是他!就是他杀了我全家!就是他,红色……红色……红色的妖怪,杀了我全家……就是他……就是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