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从李爷爷内屋里,传来他大儿子一声哭喊,爸——!

  客厅的李义闻听,脸色顿时一变,眼圈都红了,顾不得理会我和小悦,扭头走进了内屋。紧接着内屋哭喊声响成了一片,听得人撕心裂肺的。我站在客厅,呆呆地看着那间挂着门帘的内屋,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李爷爷,是个大好人,他知道我们家里的情况,我爷爷在家时他就对我们家格外照顾,爷爷离开家之后,他更是让他三个儿子经常到我们家里看看,看看有什么体力活之类的可以帮忙的没有。

  这人,为啥说没就没了呢?为啥好人就这么不长命呢?我想不明白,恐怕人人都和我一样想不明白……

  我叹了口气,缓缓仰起头,慢慢闭上还在不住向外淌着泪水的双眼,我们村子周边的地形地貌,如同一幅画卷般,缓缓展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抬起右手,用大拇指在其它四指上毫无规律的轻轻点了几下。

  然后,我迅速睁开双眼,从怀里掏出一个夹着一只红蓝铅笔的笔记本,把铅笔交与左手,在笔记本一张干净的纸页上,飞快的写下了几行字,接着“刺啦”一声把那张纸撕了下来,冲着内屋的门口一抛,那张纸在距离门口一米多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直直的悬立在和成人面部高低差不多的虚空之中,纹丝不动。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转身拉住小悦的胳膊,正准备招呼她离开,竟然发现她神色惊诧,眼神直直的盯着内屋房门,两个乌黑的大眼珠子,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似的,来回摆动。

  我扭头向内屋房门看了一眼,除了那张被我用法术定在空中的纸页之外,什么也没看到。虽然我什么也没看到,但我知道小悦看了什么,手上一用劲,强行把她从屋里拽出来,然后扯着她一路狂跑。

  跑出村子之后,见路上没人,小悦噘着小嘴把我的手从她胳膊上甩了下来,香喘吁吁的对我道:“哥,你你干嘛呀!”

  我一边喘着气,一边没好气地对她道:“你妈怎么对你说的,要你少惹祸,刚出家门你就忘了。”

  “我、我哪有哇!”小悦闻听,低下了头嘟哝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她正色道:“你别以为我没开‘通阴符’我就不知道,你刚才是不是看到李爷爷的鬼魂从内屋出来了?”

  “我、我啥也没看到……”小悦又不服气的小声嘟哝一句。

  我有些急了:“你还敢狡辩,你现在是个人,不是那……那什么了,你要记住,活人是看不到鬼魂的。你一个大活人盯着鬼魂看,被李爷爷的鬼魂发现了他会怎么想?”我顿了顿又说道:“如果你连这个都克服不了,那你现在马上回去,别给我惹麻烦!”

  小悦闻听,眼睛里立刻水汪汪的噙满了泪水,楚楚可怜的对我说道:“哥,你别赶我回去,我听你的话,再也不看了还不行吗?”

  话说……这小悦到底是属青蛙的,眼里的水水根本不用酝酿,说来就来,看的我真有些于心不忍,只好佯装拉下脸来,对她冷冷道:“和我一起去可以,不过有三条你要做到……”

  话说……这小悦到底是属青蛙的,眼里的水水根本不用眨眼,说没就没,她还没等我说完,刚才还水雾婆娑的眼睛,立刻雨天转晴,哪里还有半点泪花儿的踪迹,两颗黑宝石般的眼珠乌丢丢地露出笑意,对我说道:“三十条我也答应!”

  “那好,第一,遇上鬼魂不准再看。”

  “嗯”

  “第二,不许使用法术捉弄人。”

  “知道了……”

  “第三,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说话。”

  “不许说话?!你……”

  “怎么?不同意?”

  “同意同意!不说话就不说话,有什么了不起的,哼……”

  oV更●新O最6}快、V上/酷G匠=网(2

  狗耳山距离我们这里,有五十多公里的路程,如果想要到达那里,就必须去我们镇上坐长途汽车。

  我们这个镇,之前说过,叫凤栖镇,距离我们村子大约有三四里地的路程,如果步行,大概要走二十分钟左右。

  仲夏的天空,太阳出来的非常早,此时是上午九点左右,它早已经露出了头,闪着刺眼的光芒,高傲地俯视着大地,空气也变得非常燥热,热的让人感觉心烦意乱。

  一路之上,小悦似乎没有感到丁点热度似的,像个逃出笼子的小鸟,蹦蹦跳跳一刻都不想安宁,一会跑到路边草地里拔朵野花,一会冲进和她个头差不多高的玉米地里狂喊乱叫,好像麻木的玉米杆们特别喜欢她的叫声似的,也或许,貌似她本来就应该在玉米地里咕呱乱叫吧?

  我和她相较起来,显得安静成熟不少,顶着个大太阳,稳稳当当的走在路上。只是,看到她冲进玉米地里乱叫的样子,有些无语,你丫头不知道我就是躲在玉米地里,利用玉米杆子把你捉到的么?

  一路无话,进到镇里之后,人渐渐多了起来,小悦也收敛了不少。路旁商铺一家挨着一家,什么杂货商店、理发店、美容店,电器超市、百货超市等等,街边更是占道经营着各种小吃、糕点、水果等。

  我和小悦都是头一次来镇上,虽说小镇不算繁华,但也看的我们两个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写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镇子离你家三四里地远,你长这么大竟然一次都没来过?骗鬼呢吧?我真没骗你们,因为我妈眼睛的原因,我一般放学就会乖乖呆在家里陪我妈,最远的地方也就去过我们村子的后山。对于我们镇,真的是两眼一抹黑。小悦和我情况差不多,唯一和我不同的是,我是不想出去,她是她妈不让她出去,毕竟,她们妖类和我们人类还是不同的,万一给那个有些道行的人盯上,那麻烦可就大了。

  我向一位路边卖水果的老婆婆,打听了一下长途汽车站的位置之后,便拉着小悦三转两转来到了长途汽车站的大门前。

  这长途汽车站看上去,建起来的年头不算少了,一个大约有五米宽的大门,两边红色门垛上的红漆掉的斑斑驳驳,有些地方还赤裸裸地裸露着里面的红砖,一个跨在两个门垛子上的拱形钢管铁架子,也是锈迹斑斑,锈钢管架子上还挂着几个铁牌子,都是用白漆打底,每块牌子上分别用红漆写着一个字,连起来就是——凤栖长途汽车站。

  我到了车站门口之后,就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车站里面地方很大,不过除了整整齐齐停放着十几辆大客车之外,里面的人却少的可怜。那些或背或扛着行李准备乘车的人,都在车站门前两旁的路边蹲着,难道,买过车票之后,都要蹲在路边等车吗?

  揣着这个疑问,我拉着小悦走进了车站,找到售票处,以每张十元的价格买了两张车票之后,我就问那售票员,是不是要到车站外面等车,那售票员竟然对我说不是,说他们这里有候车大厅,我们可以拿着车票去那里等,并且那里还有专门报车的工作人员,不用担心错过自己要坐的那趟车。

  我一头雾水的出了售票处,抬头看了看天上毒辣辣的火太阳,晃的我都眼睛都睁不开,心想,那些人都傻呀?这么热的天气,蹲在连一棵树都没有的大太阳底下,不是想晒人肉干儿吧?

  看看了手里的车票,发现我们坐的那趟车十点十五分发车,现在的时间是……我再次把头抬了起来,放眼向天空望去,由于车站里没几个人,都在外边晒太阳呢,所以也没人注意到我。我把右手悄悄插进了裤兜里,看着太阳的位置,兜里的大拇指在其它四指上毫无规律的轻轻点了几下。

  奶奶的,才九点二十五分三十一秒!离发车时间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呢,我有些无语的把手从裤兜里拔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