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行前,母亲对我很是不放心,拉着我的手千叮咛万嘱咐。我知道,她是嫌我年纪太小,而且又是头一次出远门办事,她自己又因为眼睛看不到,出行不方便,不能陪我同去,所以格外的担心。写到这儿,让我想起了那句老话,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这句话,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不觉得怎么样,可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假。最后,母亲非要我找李爷爷家的三儿子陪我同去,我无奈,敷衍的答应了她一声。

  一旁的蛤蟆母亲没说什么,只是从身上掏出二百块钱递给了我。我接过钱,向她微微笑了笑又点了点头,然后把钱塞进了裤兜里。这蛤蟆母亲自打变成人形之后,就在我们镇上一家大型商场,找了份导购员的工作,虽然她只有一条右臂,却凭着自身姣好的外观和绝佳的口才征服了许多顾客,在当时工薪阶层每月平均收入只有六百到八百的环境下,以每个月一千块钱的高薪收入,担负起了我们家里的一切开支。这几年,我们家如果没有她,我和母亲仅凭爷爷留下的那么一点点存款,恐怕过的将是捉襟见肘般的拮据生活。仅凭着一点,我认为,当年留下蛤蟆母女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蛤蟆母亲不像我母亲似的,她根本不担心我独自一人远行。因为,仅凭我给她的那本《离》篇秘籍,她已经猜到我不是个普通男孩,并且,我们这些修炼异术的人,体内都带有一丝异于常人的气息。普通人当然是感觉不到,只有同样修炼过异术的人,才能够相互感应或是察觉到。我修炼的是《奇门杂谈》里的《人卷》,而蛤蟆母亲修炼的是第三卷里的《离》篇,两种异术虽说修炼方法和修炼对象不同,但它们同出一本书,可以说是同宗同源,相互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随着我道行的日益精进,我能非常明显地感觉到她体内波动的异样气息,她的,比起我的,要强大许多。此时,如果说她感应不到我体内的气息,那才是胡扯呢。所以,她对我的远行显得并不担心,而且,还背着母亲,悄悄对我说,这次远行,或许正是对你的一种考验和磨练。

  当然了,蛤蟆母亲并不知道我具体修炼的是什么异术,毕竟在这世上修炼异术的人并不止我一个,那些貌似其貌不扬的人群里,藏龙卧虎的高手有的是。

  Hp酷fw匠.f网U永久免费看小说

  就当我简单收拾了一些行李,正准备走出家门时,从我母亲原先住的那个房间里,飞快地冲出一名绿裙少女,屋子里顿时香风四起。那绿裙少女来到我近前,拦腰把我抱住,一颗小脑袋深深拱进我了的怀里,我顿觉柔香满怀。

  继而,我非常无奈地把头转向站在一旁的蛤蟆母亲,用极其无语的眼神暗示她说,你这青蛙女儿咋总是对我这么热情呢,咋动不动就把我给抱上了呢……

  不等一旁有些羞恼的蛤蟆母亲厉声叱喝,青蛙小妹在我怀里突然抬起头,忽闪着她那双能够瞬间秒杀所有宅男的水灵灵的大眼睛,露出一副能够瞬间刺瞎所有吊丝狗眼的可爱调皮笑容,口吐兰香的对我轻声道:“哥,人家要陪你一起去。”

  “妹……妹呀,你你你还是留在家里吧,我我路上,没没没没法照顾……”想起她曾经是一只被我抓在手里,颠的死去活来的青蛙时,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和可爱的笑容瞬间对我失去了杀伤力,我甚至觉得被一只青蛙抱着有点恶心。

  蛤蟆母亲在一旁急了,但因为我母亲在一旁站着,又不好意高声喝叱青蛙小妹,用眼神狠狠瞪了青蛙小妹一眼,然后低声骂道:“死丫头,放开你哥,你哥是去办正事,不是出去玩的,你别胡闹。”

  青蛙小妹抱着我并没有撒手的意思,把小脑袋靠在我怀里,转脸对蛤蟆母亲撒娇道:“不嘛,你不让人家一起去,人家就不放我哥。”

  蛤蟆母亲见状,真急了,上前一步伸出她那只右手,狠狠抓住青蛙小妹的胳膊,就要从我身上往下扯,就在这时,我母亲突然开口说话了:“妹妹,就让他们兄妹俩一起去吧,路上也好有个伴儿,反正有李大叔的三儿子陪着,不会出什么事的。”

  蛤蟆母亲闻言,狠狠甩开了青蛙小妹的胳膊,对青蛙小妹警告道:“小悦,路上你要听你哥的话,不许胡闹,要不然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蛤蟆母亲转而对我说道:“国振,看好你妹妹,别让她闯祸,她如果不听你的话回来就告诉我。”

  我没说话,明白蛤蟆母亲话里“闯祸”的意思,心里苦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自打蛤蟆母亲变成人身之后,也给自己取了人类的名字,蛤蟆母亲叫何悦,青蛙女儿叫何小悦。

  带着何小悦出了家门之后,我便按照母亲的吩咐,到邻居李爷爷家找他三儿子。李爷爷的三儿子叫李义,三十岁出头,文化水平不高,却是个很精明的人,在我们镇上开了一家杂货商店,大到农具器械,小到油盐酱醋,什么都卖,李义也是整天的天南地北到处进货,见多识广,对于狗耳山那一带更是轻车熟路。只是,因为生意比较忙,很少回家,平常在村子里也很难见到他。不过,最近李爷爷身体不好,这李义就把杂货店,暂时让他老婆的弟弟帮忙照看着,他和他老婆在家侍候老爷子。母亲知道李义在家侍候病号,李爷爷家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并且现在都在李爷爷床前侍候着,想着即使耽误李义一天,对李爷爷病情也没多大影响,所以希望我能找他赔我去趟狗耳山。

  我到了李爷爷家,找到李义之后,见他双眉微皱,看到我们额头并没有舒展多少,看来李爷爷的病情不容乐观,并且我发现他们家里被一丝死气环绕,只怕李爷爷大限将至。

  李义问我找他有什么事,我便把母亲想要让他陪我一起去趟狗耳山、领回爷爷遗体的想法告诉了他。李义听完,低头沉吟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好吧,死者为大,更何况我爹身旁还有我哥和我姐呢,我陪你去,等我进去和他们说一声。”

  李义说着就要转身进内屋,我一把拉住了他,说道:“三叔,这是我妈的意思,并不是我的意思。”

  李义不解地看着我说道:“那你的意思是啥?”

  我笑了笑对他说道:“我的意思是……您就别陪我去了,我都这么大了,也该自己出去磨练磨练了,我听我妈说,您像我这么大时,已经天南地北的跑生意了。”

  李义听我这么说,眉头舒展了一些,露出了一丝笑意,对我说道:“那倒也是,当年我跑生意哪会儿,还没你大呢!你小子能有这想法,将来肯定比我强。不过……”李义又把眉头皱了起来,说道:“现在这世道,可不比前两年,现在乱的很,小偷骗子到处都是,如果再遇上几个劫道儿的……”李义说道着,把头一摇:“不行,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免得让你妈担心,将来万一出点啥事,我也脱不了干系。”

  李义说着又要进内屋,准备和他那几个哥哥姐姐打招呼,又被我一把给拉住:“三叔,你咋这么不相信人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现在比你那时候强的多,不信你让我一个人去试试,保证回来全全乎乎地站在你面前。”

  李义一听,立时把眼睛瞪大了:“哎呀,你个小屁孩真长本事了啊,不记得五年前是谁把你从村头儿大青石上背回来了吧?拿话将我,这激将法早就是我玩剩下的,我才不会上你的……”

  李义嘴里的“当”字还没说出来,内屋便传出李爷爷一阵剧烈的咳嗽,我抬头向四下打量了一下,就见整个屋里原本稀薄的死气,突然变的凝重无比,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