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抓着珠子,攥着青蛙跑到家后,见母亲身子倚在门前,神色绝望地站立在门口,脸上似乎还有泪痕,想是刚刚哭过,看来我这次把她气不轻。我此时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跑到门前,用胳膊肘狠狠撞开母亲的身子,快速跑进自己房间,然后迅速把房门带上,一手攥着青蛙,一手抓着珠子,火急火燎地在房间里来回寻找起能够盛放青蛙的东西。

  在我四下寻找的同时,总感觉的屋子好像多出来点什么东西,感觉总在我脚下眼前的来回直晃悠,不过,此时我也顾不得去看,一心只想把手里青蛙先安顿好再说。七星大阵要的是一只活青蛙,如果手里的青蛙被我捏死了,我岂不是白忙活了。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母亲重重的敲门声,一边敲还一边骂:“你个死孩子,有本事你别回来呀你,把门开开……”

  我在屋子里没搭腔,继续找东西,猛然想起我床底下还有个罐头瓶子,那是我拿来放玻璃球用的。这青蛙虽然个头不小,不过那罐头瓶子足可以装下它,虽说对这大个儿青蛙来说有点挤,但也好过一直被我攥在手里不是。

  我把右手里那颗珠子丢在了床上,然后矮下身子,跪在地上,伸手从床下把那罐头瓶子给拿了出来。罐头瓶里还有半罐子玻璃珠子,红的黄的蓝的绿的都有,都是我平常和同学朋友们玩耍时用的。把瓶盖打开之后,把那些玻璃珠子一股脑地全倒在了床上,然后把青蛙大头朝下给塞了进入,想把瓶子盖盖上,又怕时间长了把青蛙给憋死,左右看看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听着暴跳如雷地母亲在门外把门砸的轰轰炸响,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一把将床上的被子掀开,把罐头瓶子塞被窝里去了,连同那颗彩色的珠子也一起塞了进去。

  一切处理停当之后,我长长出了一口气,接下来,就该安安稳稳踏踏实实地迎接母亲的暴风骤雨了。

  我冲着门喊了一句,妈你别敲了,我这就给你开门。声音落毕,门外暴雷一样的敲门声戛然而止,只剩下母亲急促沉重的喘息声。

  随着吱呀一声轻响,我小心翼翼的把门打开了。就见母亲满脸怒气地站在门前,听到房门打开,伸手向我摸来。这一次,我没有躲避,给母亲抓个正着。母亲劈头盖脸就把我一顿胖揍,打得我眼冒金星,腿脚发软,好悬没尿了裤子。

  这是我记忆中,母亲最生气、打我打的最重的一次,记得那天母亲一边打我,自己一边流着眼泪。许多年后,我才明白什么叫做可怜天下父母心……

  母亲狠狠揍了我一顿之后,到灶上给我盛了碗稀粥,又拿了些咸菜和馒头,一句话没说,放在我写字台上出去了。

  见母亲出去,我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揉了揉被母亲打疼的地方,低着头走出房间。母亲就坐在外间屋的椅子上,兀自伤心地抹着眼泪,我走到她近前,低声说道:“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母亲闻言,泪如雨下,哽咽着长长的叹了口气,用她那双什么也看不到的眼睛,“看”着我说:“孩子,妈打你,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长大了,不是小孩了,咋还这么不懂事呢,你爸死的早,你爷爷现在又不在家,你要是再出点啥事儿,妈还活不活了……”

  我听母亲这么说,眼圈立刻就红了,眼泪止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转,喉咙口也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似的,沙哑着声音对母亲说道:“妈,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

  母亲闻听,一把将我拉到了怀里,抱着我失声痛哭……

  许久之后,母亲放开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要我快些去洗洗手,回屋吃饭,说饭凉了吃了又该闹肚子了,她说完,自己叹了口气,回屋睡觉去了。

  依着母亲的话,我到屋外的水龙头上用肥皂洗了洗手,然后老老实实回到自己屋里,拉过放在写字台旁边的椅子,正准备坐下吃饭,就觉得我床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蠕动,我慌忙转脸一看,双手立刻捂住了嘴巴,生生憋住了想要从嘴里发出的惊叫。就见先前在外面被我踢得人仰马翻的,那只金黄色的癞蛤蟆,此时,就趴在我床头,在它旁边,是那只被我塞进罐头瓶子里的青蛙,也不知什么时候从瓶子里跑了出来,正一点点向床边爬来。癞蛤蟆此时嘴里叼着那颗从它肚子里吐出来七色珠子,见我发现了它,居然把它那颗没有脖子的脑袋冲我使劲一仰,一张嘴,被它叼在嘴里的那颗七色珠子,倏一下向我飞来,我慌忙接住了珠子,十分诧异地看着它,它似乎是想把这颗珠子送给我。

  就在此时,那只傻青蛙已经爬到床边,随时都有可能从床上滚落下来,癞蛤蟆见状,显得十分紧张,一个急跳,从我床头跳到了青蛙身前,张开大嘴,轻轻扯住青蛙的一条后腿,又把青蛙拖进了床里边。我握着珠子,看到眼前这一幕,心里暗想,这癞蛤蟆真的是阴魂不散啊,怎么跑我床上去了,低头看看手里的珠子,难道这癞蛤蟆是想用这颗珠子和我换这只青蛙?

  此时,挂在墙上的石英钟,突然自动报时:“现在时刻晚上八点整……”机械化的女子声音,在相对沉默的房间里,显得有些诡异,被母亲放在写字台上的那碗稀粥,也在极其无力地冒着热气,眼看就要彻底凉掉了。

  那只癞蛤蟆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非常的人性化,我心里一惊,想了想之前发生的事,又看了看手里此时握的这颗珠子,再看看它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我床上,顿时感觉这只蛤蟆似乎真的很诡异,和其它癞蛤蟆截然不同,似乎智商很高,而且眼睛也不像其它蛤蟆那样是睁眼瞎,我在不动的时候,它似乎也能够看到我。

  它是不是个还没成气候的妖精?我看着眼前的癞蛤蟆,我突然想了爷爷过去给我讲的有关于妖精的故事,其中好像有一个大黄狗的故事。说的是在民国年间,有一个大地主,非常喜欢狗,于是在家里养了十几条狗,其中有一条大黄狗,特别讨那地主喜欢,因为那条狗极有灵性,地主心里想什么,那狗都能猜得到,睡觉时给地主叼暖壶,起床时狗又给地主叼鞋子,即便隔着几里地,地主一个呼哨,那狗无论在哪里都会第一时间跑到他身边。大黄狗的聪明伶俐很得地主欢心。

  后来,在一个月色清冷的夜晚,地主起床撒尿,无意间发现那只大黄狗蹲坐在院子里,像人一样对着月亮作揖磕头,民间俗称“拜月儿”,只有那些吸收了天地灵气,成了精的动物才会这么做。地主见状害了怕,第二天就找来一个降妖的法师,想要那法师帮他捉拿妖怪,没想到法师道行浅薄法力不济,和那大黄狗打得两败俱伤,结果还是给那大黄狗趁乱逃走了。大黄狗逃走之后的第三天,地主全家上下,老老幼幼男男女女,再加上使唤丫头、做饭婆子,一共五十三口,全部在第三天的晚上断了气。听亲眼看到的人说,那些人全都被什么东西咬断了脖子,个个血淋淋的……

  想到大黄狗的故事,心里对眼前的癞蛤蟆多少有了几分忌惮,不过,想起刚才在大街上踢足球的那一幕,有会心地笑了,即便它是妖怪,也是个刚刚入行的,要不然也不能让我当球踢,至少它眼下应该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

  但凡这些有了灵性的动物,一般都能够听懂人话,这也是那大黄狗为什么能够了解地主心思的原因。

  不知道这癞蛤蟆能不能听懂我说话呢?如果能够听懂,看在这颗七色珠子的份上,倒是愿意和它谈谈条件。我试着对它问了句话,想想看它的反应,也同时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我问它说:“哎,死蛤蟆,你能不能听懂我说话?”

  酷~匠:`网IF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