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姬说完,她见黑影低下头不再说话,好像在考虑什么,就接着又说道:“使君在阴界威名,我姐妹二人早有耳闻,且仰慕已久。使君如能答应我姐妹二人一件小事,今日放了这孩童也未尝不可。”

  黑衣身影闻言,立刻把头抬了起来,看着柳姬冷冷说道:“你且说来听听。”

  酷匠uY网,正版首W发J|

  柳姬咯咯一笑:“数年之前,使君是否在阳世捕得一名老柳精?”

  “不错,那老柳精在阳间无恶不作,黑无常大人命我……”黑影话没说完,立即警惕起来,阴森着声音对柳姬说道:“莫不是你姐妹二人,与那孽畜有何渊源不成?”

  柳姬赶忙解释:“使君误会,我姐妹与那柳精无半分渊源,只因听闻那老柳精已修得千年道行,我等与它同宗同源,想一瞻我柳族前辈的修行法门,也好让我姐妹二人从中领略一二,有成之日,自是对使君感激不尽。”

  包裹着我的那棵柳树,这时也抖动着满身的枝条和那些血淋淋的人头,妩媚着声音附和道:“正是正是,我姐妹有成之日,我柳媚必以身相报使君……”

  “哼!”

  黑色身影冷扫了柳媚一眼,转脸对柳姬说道:“尔等想要这老柳精的修行法门不难,只需先把这孩童放了,待我送他回阳世之后,自会带那柳精来见你姐妹,能否从那柳精身上取得修行法门,就看你姐妹二人的造化了。”

  柳姬听黑色身影这么说,竟嘿嘿冷笑起来:“使君莫不是把我们姐妹当成了三岁孩童不成,若我姐妹此刻放了这孩童,你将来反悔不认,我姐妹又能奈你何?依我看,使君大人还是把老柳精带来,与我姐妹两两交换,才是稳妥之举。”

  “这……”

  黑色身影闻言一阵沉吟之后,十分爽快地点头答应:“好,就依着两位,两两交换!”

  “一言为定!”

  两棵柳树闻听,同时咯咯大笑,接着,对黑色身影大加赞口。

  黑色身影听着两柳树恭维之言,并不理会,而是抬头向我看了一眼。他见我虽然睁着双眼,却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就对两棵柳树说:“你们先把这孩童放下,我看看是死是活,倘若死了,我岂不是白忙一场?”

  “那倒也是。”柳姬转而对包裹着我的柳媚说道:“使君既已应允我们,必不会反悔,妹妹且将这孩童放下,给使君看看。”

  柳媚闻言,答应一声。这时的我,立刻觉得浑身一松,手脚躯干缓缓没了束缚,浑身剧痛也随之渐渐消失,就连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接着,我被那叫柳媚的大柳树,用几根枝条缠着腰部,放回了地面。

  这时,黑色身影显得十分着急,一个箭步向我冲了过来。

  黑影的接近,让我觉得,他就像一个散发着阴森寒气的大冰块,冷的让人受不了。黑影的接近,使我忍不住打起了冷战,感觉自己就快要给冻死了。话说,这可是夏天呀,黑影身上哪来这么大寒气呢?

  那个黑影似乎没有发现我身体的异常,来到我近前竟然抬手把我从地上抱了起来,而后轻轻拥进他怀里。

  这让我越发难以忍受,感觉自己整个身子也快要成冰块儿了,嘴里的牙齿忍不住狠狠地碰撞在一起,整个身躯不停剧烈地抖动起来。同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和之前被柳条缠绕的痛苦,有的一拼!

  “孩子,你……”黑色身影见我这样,显得有些慌乱。

  就在这时,那个叫柳媚的大树说话了:“使君大人,您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他一个阳间孩童,怎能经受住你阴界鬼使至阴至寒之体呢?快些放下吧,他若是被你身上的阴寒之气所侵,给冻死了,我们姐妹只好拿具死尸和你交换了。”

  “对对对,你说的有理,我是昏了头了、昏了头了……”黑色身影此时竟方寸大乱,与之前威风八面、霸气横秋的黑色身影判若两人。

  那个柳姬见这情形,对黑色身影小心说道:“使君大人,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这时,黑影把我抱到一片草丛前,用脚把那里乱草踩倒之后,把我轻轻放到了瘫倒的草丛上。

  我的身子一着地,就觉得身心疲乏,仰面朝天昏昏睡了过去……

  接下来,那个救我的黑衣人和那两株会说话的柳树,发生了些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竟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床上。母亲和爷爷,都在我房间里。他们一个坐在我的床边,抹着眼泪;一个叼着个烟斗,皱着眉头,在房间里不停来回走动。

  我躺在床上,眨着眼睛,回忆着脑子里的一些东西。在心里轻声问自己,之前我在荒草地遭遇的一切,是真的吗?咋好像是一场很不切实际的噩梦呢?不会是真的吧?

  那两棵会说话的柳树,身上冷的要命的黑衣人,还有树枝上挂的那些血淋淋的人头,如果那些都是真的,只怕我对谁说了,谁都不会相信。

  或许,就是我的一场噩梦吧,我这不是好好地躺在床上,刚从梦里醒来么?

  不过,这真的一场噩梦吗?如果是的话,我咋觉得,它还没结束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