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傍晚,大片大片的火烧云自天边翻滚而来。

  橘红色的太阳半个身影已经退到地平下之下。学校门口两旁的梧桐树上,一声声蝉鸣好像是潮水一般此起彼伏的袭来。

  晚风带着一丝丝不退的暑气从四面发放的吹来,吹得行人衣衫微动,发丝轻拂。

  三三两两的学生都悄悄地从学校的侧门离开,他们一个个低着头,眼睛盯着地面,小心翼翼的走出校园门口,不为别的,只因为正门有五十多个发色鲜艳的小混混。

  小刀会。

  他们果然没有迟到,早早的堵在正门门口,所有人都身穿黑色T恤,T恤上画着一个血红色的小刀,小刀的刀刃上好像还有血液在飞溅。

  “飞刀哥,你说那小子把渣哥打的进了医院,今天会不会不敢来了啊。”小城手里拿着双截棍,强壮的胸肌把他的黑色T恤撑得鼓鼓的。

  飞刀哥戴着墨镜,右臂纹了一个青龙偃月刀的纹身,干瘪的嘴唇缓缓张开,说话间喉咙的喉结咕噜噜的晃动。

  “跑不了。”飞刀哥微微掌嘴,一丝丝沙哑的声音从喉咙深处传来,说话时他细长有力的手指用力的握了握口袋中的小刀。

  “那小子打了老大的弟弟渣哥,不让他少胳膊断腿的,我们小刀会在这一带不用混了,今天抓不到人,小城你也不用再混了。”另一个染着红头发,身穿皮衣浓妆艳抹的女人走了过来。

  “哎呦,呱姐您怎么也来啦。”小城漏出傻兮兮的笑容,但眼睛总是朝着呱姐的胸口偷瞄。

  “打了咱们老大的亲弟弟,我倒要看看那个小子是什么样的,还有我也想看看这个新堂主飞刀哥的手段。”呱姐一扭一扭的走到飞刀哥的面前,妩媚的双手搂住飞刀哥的脖子。

  “要试试可以晚上床上试试,不比现在。”飞刀哥沙哑的声音传出,同时手里的一只亮晶晶的小刀闪出。

  呱姐如蛇一般的腰肢扭动着,她手里的短刀早已探入飞刀哥的裤子内,但突然感觉手臂一凉,整个刀锋不在前进,整个人戛然而止。

  “哎呦,飞刀哥果然名不虚传,对付我这个小女子也不留情啊。”呱姐谈笑间不动声色的收回了飞刀胯下的刀。

  飞刀哥手里的小刀也已经收回,然后冷哼道:“呱姐这么试探我不太好吧。”

  “大家都是自己人,不打不相识嘛。”小城急忙出来圆场。

  “哎呦,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出来呀,我的刀都饥渴难耐了。”呱姐妩媚一笑。

  “应该快了。”小城看了看手表。

  ……

  高二五班,宁静的教室内,所有人都低着头看书,只有班长刘田不断地回头,生怕李木子放学就跑。

  “啊,人家都放学了,咱们怎么不放学啊。”李木子抱怨一声。

  “他们是普通班级,咱们重点班要比他们延迟半个小时放学。”林琳解释。

  铃铃铃,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

  “啊西八,终于放学了!”李木子穿上人字拖就走“李木子,学校门口等我!谁要跑就是王八蛋!”刘田撵上李木子,伸手拦住李木子。

  “王八蛋骂谁?”

  “王八蛋骂你!”

  “哦,不见不散。”李木子应了一声然后就走了出去。

  “靠,装逼,等我叫我朋友的!”刘田拨通了电话。

  ……

  学校后门,清清冷冷,少有学生从这里走。

  梁斌四处望了几眼,确定了这里没有小刀会后,然后拨通了电话,但电话那头迟迟没有人接通。

  “老大,你怎么不接电话呀,快接呀。”梁斌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

  李木子穿着拖鞋,走到了学校大门口,只见到五十左右的人清一色的黑色体恤,整齐的站成一个方队,后面还有一个旗子,旗子上写着“小刀出征,寸草不生!”

  整个人群前面,三个人昂首伫立,正是小刀会的三个堂主,小城,呱姐和飞刀哥。

  李木子咧嘴一笑,用手摸了摸他高耸的头发,然后朝着众人走了过去。

  小刀会三个堂主惊奇的看着李木子,这个头发独特,穿着人字拖的学生。

  李木子在三个堂主面前前前后后的走,然后眼睛细细的大量这三个人。

  “快滚一边去,别他妈在老子面前晃悠。”小城豹头环眼,燕颔虎须,整个人黑着脸,语气冰冷吓人。

  “嘿嘿。”李木子嘴角咧开,一丝坏笑浮现在脸上,整个人仿佛站立不稳一般,朝着小城倒了下去。

  “哎呦,碰瓷的居然碰到我们小刀会面前了。”小刀会的几十个小弟同时吹起了口哨,一时之间咒骂之声不止。

  “你奶奶的,居然敢……”小城话没说完,突然感觉腹部一痛,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扭曲的好像是一个扭曲的毛巾,又好像是一个蚯蚓,躺在地上打起了滚。

  一招解决!

  又是一招!

  呱姐和飞刀哥都是眼睛微微眯着,然后瞬间和李木子拉开了一个距离。

  铮的两声,呱姐袖子里的两把半月状的尼泊尔短刀已经握在左右手。而相对于呱姐,飞刀个无声无息的,手中一个黑漆漆的小飞刀也夹在了指间。

  )酷Mm匠'(网@正R版%1首发

  身后的小弟都瞬间哑口无言,他们的小城哥瞬间被人干掉了?

  “是你?”飞刀个沙哑的喉咙吐出这两个字。

  “什么啊,你们在说什么?”李木子挠挠头,满脸无辜的说。

  “哎呦,飞刀呀你动什么火气,这个小弟弟这么可爱,你吓到人家就不好了。”呱姐笑意盈盈,扭动着腰肢,一步一步的朝着李木子走了过去,伸手就搭住李木子的肩头,整个人仿佛是蛇一般,滑腻腻的就缠上了李木子。

  “还是这个姐姐可爱。”李木子没有闪避,一只手揽过呱姐的腰肢,也是满脸笑容,好不亲密,二人就好像是亲姐弟一般。

  “哎哟,我的亲弟弟,姐姐稀罕稀罕你。”呱姐谈笑间,袖子中的短刀一闪,一道光影划向李木子的胸口,李木子身体一侧,雪白冰凉的刀身贴着他的胸口掠过,李木子笑意更盛,右手探出,修长洁白的手指就像是一个铁钳一般紧紧锁住呱姐的手。

  “姐姐稀罕人的样子可真是可爱。”李木子仍旧用力的攥着呱姐持刀的手,然后越发的用力,一条条红色的手印在呱姐白皙的手臂上显现出来。

  呱姐吃痛,脸色有些发冷,但笑容仍旧挂在脸上。

  “还有更好的呢,你别急呀弟弟。”呱姐好像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坚硬的骨骼,整个人软趴趴的贴在了李木子的身上,“我的好弟弟!”呱姐话落,另一道刀影闪出,竟然又是想一刀毙命,这一刀仍旧是朝着李木子的胸口扎去。

  “哎呦,姐姐真是好热情啊。”李木子朝前迈了一小步,雪白的刀身贴着他的后背刺了过去,李木子同样的用另一只手抓住呱姐的手脖。

  外面的人自然是看不出来呱姐出的这两刀,在外面的人看来,呱姐张开双手抱住李木子的腰,而李木子也抓住呱姐的双手,二人倒是好像真是亲姐弟一样。

  呱姐用力的缩回手,但自己的手臂就像嵌入了李木子的手中一样,她越用力,真个人就贴着李木子越紧。

  呱姐剧烈的喘息,然后娇嗔一声:“好弟弟,你弄疼姐姐了。”

  “嘿嘿。”李木子一个坏笑,握住呱姐手腕的双手同时发力,一股巨力震的呱姐双手发麻,手中一滑,呱姐的两把双刀被李木子同时卸了下去。夺过刀后,李木子又是一个坏笑,身体用力一撞,呱姐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一声惊呼,呱姐踉跄落地,气的眼睛里仿佛是要冒出了火焰一般,但脸上仍旧是笑眯眯的,只不过这个笑容有点勉强。

  李木子一手一个短刀,两把刀在他眼前晃了晃,开口:“姐姐随身带这个东西有点危险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