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哪根葱?”

  “嘿嘿,我是这根葱!”李木子又漏出坏笑,走了过来,突然深处双手,一把抓住这个学生的头发,拽着他的头发朝着书桌猛烈的撞击。

  哐哐哐,木质的书桌传来三声响声。

  李木子松开手,那名男生早已经神志不清,软趴趴的倒了下去,然后一把把这个男生的手从女同学的衣领上拉下来。

  女孩瞪大眼睛看着李木子,清澈的眼睛中有些许感激也有些许敬畏,但更多地确是害怕与担忧。

  李木子看了看女孩,漏出森森然的小白牙,一声嘿嘿的笑声,把女孩吓得一愣。

  转过身,李木子吹了吹手,手中还有些许头发,李木子又用手扶了扶自己的头发,然后开口:“以后高二五班的场子是我渣哥罩着的,不想挨打就赶紧滚!”

  “这个小B居然把小崔放倒了,胖哥,我们一起上,把他扒光了扔学校广场上去!”六班的一个学生开口说。

  黑黑胖胖的胖哥没有说话,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兄弟身手不错,今天你动手放倒了小崔,今天的事情肯定不能善了,我这些兄弟也都是和我混的,我不给兄弟们一个交代,我也过意不去。”

  “不是兄弟,是渣哥,我叫做渣哥!”李木子整个人靠在桌子上,然后回过头对他身后那个女孩说:“我叫渣哥,以后出去混报我的名号。”

  女孩咬着嘴唇,眼泪止不住的流,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来。

  “那你说,怎么个交代法?”李木子饶有兴趣的看着胖哥。

  “你交出来梁斌另外给我们兄弟几个道个歉此事就算了了。”胖哥说。

  “哦,这样啊,五班我罩着的,梁斌是我的人,你不能动。对了,你告诉我刚才是谁扔的水瓶?”

  梁斌躺在地上,听到李木子这么说话,心理一阵莫名的感动,他自己捍卫了五班多少时间了,多少次他这个班长都有点干部下去的冲动了,奈何五班大多都是女生,少数的男生也都是书呆子,没有一点血腥气息。

  铁皮门上一个男同学手里拿着一截短棍指着李木子说:“胖哥扔的,你他妈的有意见啊!”

  “哦,有点意见,我想你们都要被人抬出这个班级了。”李木子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靠你妈的,给你脸不要脸,那就一起上,打死他丫的!”胖哥也怒了,从腰伤拿出一根铁棍就冲了上去。

  “哭吧精女同学,你的桌子我征用了。”李木子在女同学错愕的目光中,一只手拎起整个桌子,用力甩出,桌子内的书本零零散散的掉了下来,然后整个桌子跨擦一下撞到胖哥的身子上,胖哥出于本能用手挡住,但李木子整个人也冲了过来,一脚大人字拖,提在了桌子上,胖哥整个人又随着这个桌子飞出了门外,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不断地呻吟。

  “靠,找死!”六班一个同学一个铁棍朝着李木子脑袋打过去,哭吧精女同学一声轻呼:“小心!”

  李木子听到身后的风声,身子向后退了半步,错过铁棍子,用肩头直接抗住那人的手,然后双手握住他的手,腰部用力,一个完美的过肩摔,那人连人带棍子都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剩下的两个六班的同学看到这样,立刻漏出尴尬的表情,然后转身就跑。

  $?酷匠√网;V永久免-A费“=看√小说&

  李木子看着他们逃跑的背影,然后大喊一声:“喂,我是渣哥,高二五班的新生渣哥!以后如果出来混可以跟着我,你告诉你们六班的同学,想跟我的都可以跟我混!渣哥罩着你们!”

  整个教室内闹的是人仰马翻,鸡飞蛋打,书本遍地。

  李木子挠挠头,把门扶了起来,但刚一立起来又倒了下去。

  梁斌此时肚子已经不那么痛了,他可是亲眼目睹了眼前这个渣哥的战斗力,顿时整个人看待李木子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梁斌扶着书桌艰难地起身,满眼恭敬的说:“渣哥,以后我就和你混了,我梁斌从几天开始就是你的小弟。”

  李木子被人恭维,心理别提有多高兴了,走到梁斌身边,用一只手拍了拍梁斌,然后想一个大人看小孩似得点点头。

  “啊,哈哈,看来今天我立棍的效果还是蛮显著的,小斌子呀,我看你个字高高的,以后别怂,有问题叫渣哥!对付不了的,渣哥出手!”

  “渣哥好嘞,以后我就和你混了。”

  “没问题!”李木子笑的合不拢嘴,然后环顾四周,周围的同学们被他看着都自觉地低下了头,这个混世魔王可真是让人害怕。

  之前被人拽住脖领的女生,蹲在地上收拾自己的书本,然后抱着一摞书本怔怔的站在座位旁,红红的眼眶内,清澈的眼睛止也止不住的流着眼泪。

  “你怎么还哭啊。”李木子走到她身边,坐在她的椅子上,探起头,用手撑着下巴,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女生。

  女生看着近在咫尺的李木子,刚才还在打仗的他现在居然笑嘻嘻的,还有他那双邪恶的眼睛和坚韧的头发,越发的觉得这个魔王可怕了,心理一紧张,哇的一声,哭的更加严重了。

  “赵佳佳啊,渣哥问你话呢,你还哭什么。”梁斌也走了过来,语气中有些不快。

  “女生的眼泪,有意思。”李木子伸出手谈了一下赵佳佳的脸,眼泪扑扑簌簌的就落在了他的手上,“长这么大我还没哭过呢,你怎么就能一直哭呢?”

  赵佳佳被李木子突然的举动吓到,然后碰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嘻嘻,你哭什么呀。”李木子从椅子上跃了下来,然后凑了上去,蹲坐在地上眼睛仍旧好奇的盯着赵佳佳看。

  赵佳佳被他看的不好意思,然后别过头去,接着哭。

  梁斌生怕赵佳佳一直哭泣会让李木子不高兴,然后走到赵佳佳面前,问:“哎呀,赵佳佳,渣哥问你话呢,你倒是说啊,哭什么啊。”

  班级的其他同学也都是紧张的害怕赵佳佳热闹了李木子这个煞星,毕竟不是谁都可以一脚把门能踢坏的,万一李木子又生气了大打出手,这个五班算是没人能制服得了他了。

  “赵佳佳,怎么啦,渣哥问你话呢。”李心心走了过来,用手轻轻搂住赵佳佳,温柔的问。

  “哎呀,我说赵佳佳你快说啊,你自己哭不要紧别连累我们。”有些女生明显不高兴了。

  “就是,你如果想哭也要回答完渣哥的话然后出去哭去。”赵美倩撇撇嘴没有好气的说。

  “说吧,没事的,要不这样,你悄悄说给我听?”心心轻轻搂着赵佳佳说。

  “我.....”赵佳佳看着心心,然后把嘴悄悄的趴在心心的耳朵边。

  心心耐心的听着,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心心突然捂嘴莞尔一笑:“原来这样啊,没钱买书桌呀。”

  “哈哈哈,因为这个哭啊。”梁斌听罢开怀大笑。

  班级其他同学也窃窃私语了起来,但只有赵佳佳整个人脸色红红的,把脸埋在了发丝内。

  “没事的,我给你买。”心心轻笑。

  “不,不用,我回家朝我爸爸拿钱。”赵佳佳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

  “算了吧,你是单亲,你那个酒鬼老爸说不定又要打你了。”心心皱着眉头。

  班级其他同学都面露奇异的目光看着赵佳佳,这个人好像突然脱离了他们一般,不但没有钱,而且还有一个爱打人的酒鬼老爸,而且还是单亲家庭,几乎所有人的目光看赵佳佳都抹上了一层有色眼镜。

  “你不是答应我,不说这个吗。”赵佳佳咬着嘴唇,有一个打人的酒鬼老爸,相比是谁都不行对外声张的。

  “啊,对不起,我,我有口无心。”李心心捂着嘴,连忙说道不好意思,一脸愧疚。

  李木子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心心,嘴上露出坏笑,这个女人可真是不简单。

  “没事没事,渣哥在,桌子钱……”李木子刚要说自己付了,但是双手摸到了兜底,都没有摸出来一分钱,然后看着梁斌挤眉弄眼。

  “渣哥你怎么了,眼睛不舒服?”梁斌仔细看着李木子的眼睛。

  “不是,桌子。”李木子神色尴尬。

  “桌子?”梁斌满头雾水,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哦哦,原来是你没带钱啊,行呢,我来付钱就行,当小弟的怎么也要有点表示啊。”

  李木子暗骂一声,这个梁斌真的是个木头。

  “好啦,大家收拾收拾上课吧,咦,老师呢,我坐哪里?”李木子发现屋子内根本没有多余的书桌。

  “额,对了,渣哥,这里是高一五班,您好像是高二五班……”梁斌悄悄的说。

  “高一五班?!!!”李木子笑容凝固在脸上,瞬间石化,“靠,我先走,有事叫渣哥!”

  李木子穿着大人字拖啪叽啪叽的走了出去,走廊内开始回荡一阵阵李木子所特有的拖鞋声。

  五班的同学长出口气,这个渣哥可算是走了,但门口还有一个三个六班的同学倒在地上,这可怎么办。

  “死胖子,别装了,渣哥都走了。”梁斌踮着脚走到胖子身边。

  胖子倒在门口,突然睁开眼睛,捂着肚子连跑带颠的跑回六班,一会又来了两个六班的同学把门口其余被打晕的同学抬回了班级。

  “死胖子,记住了,我是渣哥的小弟!六班的人记住了啊,五班归渣哥罩着!”梁斌在门口朝着六班吼了一嗓子。

  此时的李木子还在茫然的找着高二五班的教室,整个走廊回荡着大人字拖拍地板的声音。

  啪叽啪叽啪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