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木子此刻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时间,七点整!他顿时满脸懈怠的神色变为格外的凝重,打开电视,准时收看《光华新闻》!

  《光华新闻》上再一次的播放了光华市居民自杀事件,如若是普通的自杀倒也不能惊得李木子注意,但这一次的却是不同寻常。

  “那是什么东西……”李木子一脸郑重的看着电视,他分明的看到了那个自杀的女人,她脸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黑色的触手,这些黑色的触手深入她的皮肤,一粒粒白色的点状物就从那个自杀的女人脸上不断地传递,进入黑色触手中。

  “哎,只有我自己能看到啊。”李木子无奈的摇摇头,这是他第十五次看到这个黑色的触手杀人,但无论他问谁,任何人似乎都看不到这个黑色的触手,貌似只有他自己能够看到这个东西,而且,这么不同寻常的死亡现象,当地警方居然归类为自杀。

  “人生啊,寂寞如雪啊。”李木子长叹口气,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李木子迟疑着,但还是接了起来。

  “hello啊,莫西莫西,哪位啊。”李木子说。

  “你好,李木子吗,我是光华学校高二五班的班长刘田。”电话那头的声音有意的顿了一下,似乎在给李木子反应的时间。

  “哦。”李木子眼帘半合,然后挂了电话。

  但,没过半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仍旧是那个男子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声音有一丝怒气。

  酷匠网3k永久…免Ho费#J看W}小c}说。

  “哎我说,你怎么挂我电话啊。”刘田说。

  “哦。”李木子仍旧是一个字,又挂了电话,这都是什么牛鬼蛇神的就给我打电话啊,丫的有完没完,现在推销的都冒充学生啦,真当我不敢挂电话啊。

  但这一次,刘田却没有再打电话过来,反而是发了一条短信。

  “呵呵,小逼挺嚣张啊,一个转校生而已,来我们光华高中居然不给我面子,十六年里,你是第一个敢连续挂老子电话的,等你明天来我们班级的,老子不修理死你,老子不姓刘。”

  李木子看着这条短信,额,这个叫做刘田这个逼装的他可以给满分了。

  “哦,大傻逼……”李木子淡淡的回应。

  “你牛逼,敢骂我,明天来了我不教育你我不姓刘!”

  李木子可以想象得到电话那头的人是多么的凶神恶煞和日天般的装逼,他刚要拨回去约个地点约架,但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要知道,这个屋子里,只有他自己,现在这个点了,怎么还有女的声音?

  他越想越害怕,汗毛几乎都立了起来,尤其是想到电视上那个黑色触手密密麻麻的爬满人的脸,然后不断的吮吸……

  李木子机械一般的转过身子,顺着声音的方向看……

  静!

  空气静的可怕,静的讶异!

  一股对于恐惧的窒息感贯穿李木子的身体。

  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但愿那个声音只是自己的错觉!

  果然……是真的有“东西”的。

  一个民国时代的红色绣花鞋漂浮在空中,这个红色的绣花鞋略微有些发白,似乎经历了许多年一般。

  李木子眼睛骤然紧缩,心脏几乎漏停了半拍。

  但他仍旧是不失为一个魔鬼学校的老大,还是鼓起胆子抬头看,它终于看见了这个东西的真容,但一副令他头皮发麻的画面也产生了。

  这个东西的脑袋歪着靠在肩膀上,这个奇异的角度,好像是它的脖子是断掉的一般。脑袋上是仿佛黑色海洋一般的头发,它头上的毛发竟然窸窸窣窣的散落下来,发出那种怪异的声响,让李木子他突然想起《美发尸》电影里的情节来,不会他就这么把自己杀了吧?

  “你,你是谁?”李木子咯噔一下的跳了起来,右手随手拿着一个啤酒瓶挡在身前,用来自卫。

  它仍旧是没有抬头,但这显得更加的恐怖了。

  “李木子,男,十六岁,身体指数70分,运气指数56分,善良指数40分,综合寿命……”它的手上突然拿出了一个小本本,照着本上的字开始朗读了起来。

  但李木子根本就没有在意它读的是什么,就是自顾自的萎缩在墙角,时间缓缓过去,李木子看着这个东西仍旧是飘在那,两个人秋毫无犯,最后李木子居然睡着了……

  李木子一声一声的呼噜声,似乎打扰了那个东西,她穿着红色的民国绣花鞋,然后伸出了白皙的手捂着嘴,咯咯的笑了两声,而后对着李木子伸出手,一阵空间波动,仿佛是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李木子轻轻托起,然后稳稳的放在了李木子的床上。

  一夜无话……

  正午的阳光从窗口直射而来,黄色的光晕遍布在李木子的脸上,一点点的灼热感自脸上传来,李木子闭着眼睛把窗帘拉上,整个人抱着被子蜷曲成一个弓形。

  “不要杀我,我只是过客,你们妖魔鬼怪什么的和我无关,红色绣花鞋你不要来抓我……”李木子睡梦中呢喃,舌尖上的口水把被子染得略微有些潮湿。

  突然之间,一阵清脆的闹铃声响起,李木子咻的一下子做起来,满头大汗淋漓。

  “这个破梦,靠!吓死老子了。”李木子咒骂一声,转身看着房间内,发现红色绣花鞋不见了,心里顿时一片坦然。

  “原来绣花鞋是个梦啊。”李木子自我安慰着,而后点燃了一根烟,然后走向卫生间,他很享受这个过程,一般一只手能做到的事情李木子从来不会两只手来做,所以他现在一边小解一边抽烟,到是也乐得其中。

  他每个早晨都要进行这个动作,单手小便单手抽烟,烟头从来没有滑落过,尿液也从来没有淋到马桶外面过,但今天却发生了意外。

  “李木子,男,十八岁,身体指数70分,运气指数56分,善良指数40分,综合寿命……”一个幽冷的声音在李木子身后传来……

  仍旧是那个声音,这把李木子吓得从尾骨到后颈一阵颤抖,莫不是,大白天仍旧是有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