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菊”结束之后,众人开始三三两两,结伴向西南方向行进,那里,是檀星苑的最盛所在~“菊情花意”。

  远远望过去,各式名贵的菊花竞相盛放,目之所及,莫不是色彩斑斓,缤纷绚丽,凌美诗意,无边无际。斜阳若影,彩云如织,或嫣美或清澈的柔嫩花瓣,更显娇艳欲滴。清风邂逅,花雨零落,馥郁清雅的幽香丝丝入扣,令人沉醉其中,忘却尘世间无尽烦恼。

  众人愈往深处,愈觉得诡异万分。菊园本是清净之地,绝不容许任何人大声喧哗,可是,菊园外,西侧的小木屋内,竟然隐隐约约地传来了女子嘹亮的呻吟声。

  侍女还未将林亦云拖至檀星苑外时,她早已醒来,可心中仿佛有一团熊熊烈火在肆意燃烧,她挣脱开那些早就被她弄伤的侍女,向外狂奔。众位侍女见她终于离开了檀星苑,也就不再多想。

  谁知,那林亦云只是藏在暗处,见她们离开之后,又再次进入了檀星苑。

  不过,她刚一入内,就被一名男子捂住口鼻,急不可耐地拽进了菊园左方的小木屋中。

  众宾客中,一群好事者们已然靠近小木屋,但是无人敢再进一步推开房门。

  格敏猛地撞向身侧的祝菲萌,祝菲萌一个踉跄,“哐铛”一下,房门被打开了。

  众人顿时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一切。

  两名一丝不挂的男女,正在做着什么,那男子,三十多岁的模样,那女子,口中不时发出羞人的声音,细看之下,竟是方才被人送走的林亦云!

  “轰!”众人的脑子一下子要炸开了,私底下,一些男子已小声地议论开来,而众位女子,则快步离开此处,女儿家,不管出阁与否,绝不能看这些龌龊之事!

  格敏急速跑开,小嘴吧嗒吧嗒地跟一旁的祝菲萌道着歉:“对不起啊!萌萌,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这个林亦云,平时老是压着她,凭什么她是北名第一才女,而她只能位列第二?每次诗会,有她的地方,绝显不到她的风头!方才在屋外,我就听出来是这个贱女人的声音了!呵呵!真是令我重新认识了你啊!本姑娘忍了你这么久,今日这般做了,真是说不出的痛快!

  “讨厌!你这个坏蛋,你就是故意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哈哈!你以为我就听不出来啊!何止是我们,在场诸人,你看哪一个是聋子不成!我跟你说,你不推我,我还要想别的法子开门呢!敏敏,我真是得谢谢你了!你真是太聪明了呐!”祝菲萌轻轻弹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笑骂着她。她说的也是实话,今日这个门,她是无论如何也要亲手推开的!谁让那个林亦云屡次三番嘲笑她蠢笨如猪,让她出尽了丑!还被父亲母亲所嫌恶,认为她就是一个天生的蠢才!

  “唉唉!萌萌,你说,林亦云出了此事,林府该怎么办啊!哈哈!”格敏几乎笑岔了气。也许,林府将林亦云直接嫁给那个男人?将林亦云浸猪笼?将林亦云逐出家门?

  最|新…7章ly节'N上√¤酷匠7网:

  “敏敏,你管那些事干嘛?与我们无关。反正,此刻,我们就是很开心啊!这就够了!”祝菲萌并不多想,积压在心头多年的仇恨,一朝得报,哪还管得了林府怎么做!

  宥汐并没有去小木屋处,有些人,有些事,她不想脏了自己的眼。林亦云的声音太响亮了,所以,她又怎会猜不到呢!

  不过,不小心听到格敏与祝菲萌的窃窃私语,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了。想不到,比她更厌烦林亦云的人,还不少呢!呵呵,林亦云,这,你可怨不得我了!本公主可是懒得靠近那木屋欣赏你呢!

  罗羽冰俊颜没有一丝异样。他亦留在菊园,并未跟随众人往那一处凑热闹。不过,谁也没有他看得真切。林亦云暗中作梗,试图让宥汐饮下那菊花露,哪知宥汐反将一军,致使林亦云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丑态百出,也葬送了自己一时风光。这一局,宥汐又赢了。格敏与祝菲萌倒是很称职的助攻呢!这个汐公主,自从与她结识以来,从未打探到任何有关国家机密的事情,口风倒是紧的很呐!莫非,她早已发觉到:我接近她,别有用心?

  罗羽冰再次看了一眼左边无喜无悲的美人,径自摇了摇头:不像啊!宥汐分明对我毫无戒心,把我当成最知心的好友相待。或许,是他自己多心了!也或许,这个汐公主,心思太深不可测了!

  木屋外,贺延急匆匆赶来,命人将那男子关入牢房,林亦云也被收押进女子监狱。檀星苑内,这二人做出此事,按照朝廷例律,需受五马分尸之刑。

  林府,林老爷怒不可遏:“孽障!这个女儿,不要也罢!”林亦云一向是他的掌上明珠,自小就娇生惯养。她品行端正,克己及人,至今为止,从未受过半句流言蜚语。她是北名第一才女,是他林府之骄傲!现今,再也不是!林亦云,已成为他林府之耻辱!

  “老爷!你不能这样!亦云,定是被人设计了啊!你要救她啊!不能撒手不管啊!你,也就这一个女儿了啊!”林老夫人悲痛欲绝。林家,大女儿林亦香与二女儿林亦莎,皆在十几岁时早早夭折,唯有这个三女儿林亦云,身体康健,她也极为宠爱她,甚至,胜过林家独子林亦风。毕竟,大女儿与二女儿早亡,于她,责任不可推卸。

  “不要再说了!”林老爷愤然出声,毅然决然推开她,径自出门。

  第二日,众人早已聚集在行刑台外围,静静看向台上,不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午时刚过,那名男子就在众人惊恐万状的眼神中,被烈马分为五处。林亦云,也是如此。

  格敏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惧:看样子,日后,她再也不能与连飞隆相见了!

  想到此,她的心情,是说不出的落寞。

  “你怎么了?吓着了吧!”祝菲萌一头雾水,格敏,何时变得如此胆小如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