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汐收回瞥向她的余光,抬起水袖,佯装将杯中的菊花露一饮而尽。

  林亦云见状,眸光里是迫切而出的幸灾乐祸:汐公主,本才女等着你的精彩表现哦!哈哈哈哈!一想到北名至高无上的汐公主,众青年才俊心中天上明月般存在的汐公主,喝下了她亲手调配的异样菊花露,她的心情,就雀跃得一塌糊涂。哼!罗羽冰喜欢的人,本姑娘就是看不顺眼!

  宥汐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她轻蔑地挑起一个俯视的角度,故意让林亦云的视线集中在她的娇颜上,手指却灵活地上下翻飞,不知不觉中,早已将玉杯中的特制菊花露,分毫未滴地倒入了另一侧的夜光杯中。

  一切就绪,接下来,就是如何将这夜光杯转移到那个女人的口中了。

  宥汐并没有做出下一步的动作,林亦云,一直在死死地盯着她呢!

  宥汐唤来一个伶俐可爱的侍女,附耳轻轻嘀咕了几句,那侍女频频点头。吩咐完侍女之后,宥汐高贵典雅地提起长长的裙摆,在众位少年炙热的目光中,妙步轻移,向东南方向走去。呵呵!你不是盯着我吗?那么,跟我来吧!

  林亦云不动声色地尾随其后,心内是喷涌而出的嫉妒:哼!看你还能得瑟多久!一天到晚装出一副清新脱俗,纤尘不染的圣洁无比姿态!本姑娘今日就要扒开你的皮囊,让众人看到你骨子里的真面目!看以后,谁还会高看你一眼!

  宥汐无暇理会她的心思,反正,她的目的,只是单纯地引开她罢了。

  让林亦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本以为汐公主是药性发作,她好去看她的笑话,谁知人家只是在凉亭边小坐了片刻,就悠哉游哉地回去了。

  林亦云此刻郁闷至极,兀自翻着白眼偷偷地瞪向宥汐。这个汐公主,明明将那菊花露全部饮下的,这都一刻钟了,她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太邪门了吧!

  宥汐的嘴上再次升起一抹令人匪夷所思的突兀笑容,那个侍女,已经把那夜光杯放在了林亦云的桌案上。网已撒下,鱼儿上钩那是早晚的事。

  果不其然,林亦云忿忿将那夜光杯举至唇边,不疑有他,不过一个转身的功夫,清澈透明的液体已被她悉数服下。

  s看正版%、章节上酷K匠网v

  宥汐不禁有些感谢当年的罗雨晴来,若不是她狠心对她施以“宓煕蛊术”,游木也不会对她出手相救,她更加无法得到人间至宝~“辩惜蛊”,此物能帮助她识别各种各样的药物,精准到每一分每一厘,以及各种配方所占的完美比例。甚至,还能告诉她如何运用,才能发挥药物的最大作用!

  所以,当蛊内那色彩斑斓的小蝴蝶重复地画着一个符号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在那菊花露里又加入了一味药~繁星春水,有了它,会让林亦云如身在仙灵幻境之中,完全忘记周围众人的存在,除了她铭心刻骨的心上人罗羽冰。哈哈,罗羽冰,本公主不是故意害你的!

  就在众人一派和乐之时,突然一声果盘碎裂的声音如平地一声雷,蓦地响起,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只见林亦云一改往昔的疏离冷艳,径自解开了华服上的所有纽扣,双颊绯红欲滴,杏眼含春,眸光迷离,红唇微张,神色姿态,无时无刻,不在张扬着摄人心魄的魅惑妖娆,一颦一笑,竟妩媚得仿佛能渗透出骨髓来。

  席上的众位宾客,大多都是十八九岁的俊朗少年,看着美人这番模样,都情不自禁地羞红了容颜,不敢继续看下去。不过,那些已过而立之年的权臣们,可是不会错过林才女这难得一见的香艳春光的,一双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如何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贺延急忙命侍女替她穿上衣服,菊花会,不能任由她乱来!

  可任凭众侍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都被她尽数推翻在地,摔得狼狈至极。

  林亦云娉娉婷婷,姿态风流地向东方的罗羽冰走近,一声声让人心痒难耐的呻吟从舌尖破碎溢出:“羽冰,我真的好喜欢你啊!”罗羽冰闻言,羞愧难当,冷漠得扭过头去背对着她,心内却是崩溃到了极点:这个林亦云,平素最是心思玲珑剔透,此刻,她是疯了不是吗?你要作妖,自己一个人就够了,干嘛还想跟我扯上关系!身为一个女子,真是无耻下流!让人无端作呕!

  林亦云一边说着,一边小手将身上的澜嫣裙愈发往下扯,几乎已经扯到了小腿处,众侍女在贺延的瞪视下,一瘸一拐,战战兢兢地再次走向林亦云,慌忙将她的衣服凌乱穿上,这时候,一个侍卫猛地劈向她的后脑勺,林亦云终于支持不住倒在一旁侍女的怀中,贺延立刻命人将她交给檀星苑外的林府随从,这个风波,也算暂时平息了。

  宥汐好整以暇地欣赏着这出别具一格的戏剧,狐狸般的眼睛弯成了一片柳叶:林亦云,想不到你这北名第一才女,竟这般令人刮目相看啊!本公主真是受益匪浅哪!天作孽,尚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本公主,也是你能随意算计的!哼!

  不过,当不经意看到罗羽冰那五颜六色的俊颜时,宥汐的心里,却止不住笑开了花:哈哈哈哈!羽冰!被人如此表白,有何感想啊!我不会告诉你,幕后的黑手是我的!

  不知道为什么,小小地坑一把罗羽冰,宥汐还是十分乐意的!

  众位贵女对此,皆是冷眼相看,间或夹杂着几句薄凉无情的嗤笑声。这个林亦云,也有今天!也难怪她们如此想,林亦云自居北名第一才女,素来对其他女子不屑一顾,眼高于顶,自以为与众不同,时时刻刻高人一等,从来不与这些贵女们说上一句话,打过一次交道,即便有女子刻意巴结她,她也只是习惯将之贬到尘埃里,如此作风,厌恶她的人,自是多如牛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