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众宾客皆至后,菊花会正式开启了。

  “第一项:赋菊!”大理寺卿贺延清声说道。

  众人闻言,皆埋头不语,或敛眸沉思,或手托香腮,考虑着如何下笔。

  檀香陆陆续续地在燃烧,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到了。

  汐公主等人一一放下手中笔墨,现在,一场没有火药味的较量开始了。

  星也优雅诵读:“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好诗!语句清新脱俗,意境唯美中透着朦胧幽怨的伤感之情!”贺延赞不绝口。不愧是今年的状元郎!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暗香淡淡紫,融融冶冶黄。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几时禁重露,实是怯残阳。愿泛金鹦鹉,升君白玉堂。”庭亦不甘示弱。

  “庭将军武可上阵杀敌,文章更是惊才绝艳!佩服佩服!”贺延极尽溢美之词。举贤不避亲,庭亦是他的挚友,才华出众,自是不必说。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恭孟好听的声音娓娓叙来。

  “好一个心远地自偏呐!贺某自愧不如。恭贤弟的心境,绝非寻常人可及!”贺延十分欣赏恭孟的为人,爽朗干脆,却又不失人情味。他的诗,则更甚。

  “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无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琴寻浅浅吟来。

  “琴尚书果真名副其实!才情横溢,令人深深折服!”贺延眸中盛满钦佩。

  z!更新^最快上《酷AF匠Sx网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潭旋朗声念道。

  “好极了!妙极了!潭御医果真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啊!”贺延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

  “云物凄凉拂曙流,汉家宫阙动高秋。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紫艳半开篱菊静,红衣落尽渚莲愁。鲈鱼正美不归去,空戴南冠学楚囚。”罗羽冰在众人的注视中,眉目舒展。

  不待贺延点评,在座的众位妙龄少女已是炸开了锅:“天呐!罗羽冰!当真北名第一才子!容颜俊美不凡,更是才思泉涌,倾尽天下。”

  “哈哈!罗大才子,贺某都不好意思夸你了!众位姑娘们说得不能再贴切了!”贺延莞尔,罗羽冰的爱慕者众多,哪里还容得下他在这里白费口舌。不过今年的菊花会真是热闹呢!罗羽冰这个上届的榜首也来了,真是令人激动万分啊!

  “杖锡何来此,秋风已飒然。雨荒深院菊,霜倒半池莲。放逐宁违性,虚空不离禅。相逢成夜宿,陇月向人圆。”宥汐镇定自若,无视周围投来的各种目光。这些人,有赞赏,有羡慕,有肌肤,甚至还夹杂着那么一丝丝恨意,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何时,竟成为众矢之的了!

  与罗羽冰不同,宥汐话落,众位贵女并不说话,倒是席上所有少年,无一不用惊艳至极的眼光仰视她,甚至有人直接开口:“汐公主当真女中豪杰,英雄气概,丝毫不输我等男儿。仙境岛皇家书院,历来是万千学子心驰神往之所在,今日汐公主佳句,当真不负盛名!”

  “汐公主,微臣甘拜下风!”与前面不同,贺延的眸光里,不仅有赞许,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仰慕之情,俊颜甚至悄悄笼上了一缕清浅的绯红色。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青武唇角微微上扬,希望这首诗能够博得汐公主一笑。

  “青弟此句真是绝了!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看得出来,你对秋色情有独钟啊!”贺延毫不吝惜地追捧。

  宥汐展颜一笑,她很欣赏这个俊美的少年。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狮龙气象竟飞天,再度辉煌任自威。淡巷浓街香满地,案头九月菊花肥。”林亦云嫣然一笑。她这北名第一才女的头衔,只怕今日要让给汐公主了。不过,那又怎样!本姑娘在意的,从来不是这些。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王孙莫把比蓬蒿,九日枝枝近鬃毛。露湿秋香满池岸,由来不限瓦松高”

  “寂寞东篱湿露华,依前金靥照泥沙。事情儿女无高韵,只看重阳一枝花。”……

  近三个时辰之后,赋菊终于在众人此起彼伏的叫好声中,缓缓落下了帷幕。

  “第二项,品菊!”贺延嘹亮的声音冲破云霄,响彻天空。

  话落,众位侍女娉婷多姿,依次端来各色菊花美味,轻轻摆放在众人面前的桌案上。

  不到片刻,琳琅满目,缤纷多彩的菊花晏已然准备就绪,众人纷纷执起筷箸,细细品味其中的美好。

  宥汐执起一杯菊花露,甫一放至唇边,不禁眉头一皱:这是哪个恶毒之人,要如此害我!

  这玉杯中,被人加入了四分之一的甯香丸,四分之一的春雨酥,四分之一的菊花露,四分之一的檀妍霜。这四样皆是无毒无色之物,不过若是混合在一起,那可不简单了,这就是天下最贞洁的烈女,也只得自尽以保全身体的贞洁了。

  宥汐环视四周,蓦然发现林亦云正鬼鬼祟祟地看着自己,眸中分明写着:快喝下去啊!快点啊!

  宥汐暗暗心惊:这个女子,可是北名第一才女,人人皆称赞不已。想不到她的心思,竟龌龊歹毒至此!我与她不过初次见面,连话都不曾说上一句,竟不知何时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呵呵!林亦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是喜欢,我不防将这杯佳酿让与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