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关心我?”林韵挑眉,饶有兴致地看向她。这个女人,不是一向最讨厌男人的吗?

  “我只是不小心说漏嘴了而已!”岚馨话落,自己都不可置信地张大了眼睛。天呐!她今天是撞了什么邪?怎么越描越黑了!想到此,她猛地抬起手,给了自己一个嘎嘣脆的大耳光:“叫你说实话!叫你说实话!”这一次,岚馨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了,干脆抿紧红唇,不再言语。

  “哈哈哈哈!竟然还有人自己抽自己的耳光!岚馨,你让我对你刮目相看啊!”林韵笑得无比痛快,四仰八叉地向后倒去。

  “唉呀!痛死了!”由于刚刚用力太过,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岚馨疼得倒抽了几口凉气。

  “怎么了?你这个笨蛋,不知道小心点吗?”林韵紧张地赶紧从床上跑了下来。

  “没事儿,已经好了。”岚馨略微缓和了一下情绪,现在,她真的一点都不敢使劲了。

  “过来,我看看。”林韵并不放心。

  “不用了,我的身体,我有数。”岚馨温声细语。

  “好吧!不舒服了随时叫我。”林韵无奈,多年的行医经验告诉他,岚馨确实没事,只是会稍微疼上一会儿。

  “你说,南疆王若是真死了,我们会被放出去吗?”岚馨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去管胸口处的疼痛。

  “按理来说,新的南疆王登基时,将会大赦天下,但是你我二人,所在的可是地下水牢,这种希望微乎其微。”林韵撇了一下眉头,郁闷不已。十年了!他真的真的太渴望自由了!他渴望能够再一次活在美妙的阳光下,渴望外面的无限大好时光。

  “我从来没有被关押过,这短短十日,我已经快要崩溃了!你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突如其来的,岚馨感觉到莫名的心疼,这种情绪,二十八年来,她是第一次,竟然还用在了一个萍水相逢的男人身上。

  “最初的时候,我也是忍受不了的。牢房里,除了你自己,还是你自己。想找一个说话的人都不行,唯一经常来看我的人,就是南疆王,我厌恶他至极!你无法明白那种来自惊魂深处的寂寞无助,每一次他来,我都恐怖得希望自己从来存在一般。你知道那种凄凉惊惧的感觉吗?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我自己都不敢去想!”将心内的委屈娓娓道尽,林韵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向她吐露了内心最不堪的一面。

  “我懂。南疆王想要杀你!谁不害怕死亡呢?”岚馨故意曲解他的话语。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点破的好。毕竟,林韵是一个男人,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即使说出来了,也是无心之失,她就故意装作听不懂吧!

  “岚馨,谢谢你!”林韵已经带了一丝哭腔。昨夜,岚馨应该都听到了。谢谢她,为他保留了最后一丝男人的尊严。

  “林韵!”岚馨忍着痛一步一步走到栏杆处,向他伸出手。

  林韵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温柔细致地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抵在五官深邃的俊颜上,压抑地委屈至极地小声啜泣着。从来没有一个人,他能彻底地对她敞开心扉。也从来没有一日,他能如此这般恣意妄为地宣泄他的所有阴暗。

  岚馨亦从他的手中不断地汲取着能量,只是被他这么握着,她就觉得:伤口,一点也不疼了。心,一下子溢出来了。

  南疆王宫,巫医卓言神色凝重。

  南疆王已悠悠醒转过来,不看向任何人,只沉声下令:“除了卓言,你们在宫外看守即可。”

  “是!”众侍卫急忙退下。南疆,要变天了。

  “怎么样?本王尚有几日?”南疆王渐渐无力。嫣妃这个女人,他终究是小看了她,赤色蜈蚣的反噬力,凶猛异常,他的时日,不多了。

  “不到两个时辰。”卓言如实禀告。

  南疆王再次陷入了犹豫不决:统一九州,是不可能了。此刻,若是把南疆王室召来,选出新任南疆王,本王就别想善终了。罢罢罢!留一纸诏书,让他们自己争去吧!

  “卓言,为本王研磨!”南疆王微弱出声。

  “是!”卓言拿来笔墨,将他小心扶正。

  南疆王敛眉,双手颤栗不止,直至用尽了毕生功力,方写完了圣旨。

  卓言一声不吭,只静静看着。

  笔刚一落下,南疆王终于闭上了双眼。不甘也罢,凌云壮志也罢,收复九州也罢,已然随风而逝。

  “南疆王,崩!”卓言沉痛不已。

  众人闻言,皆长跪在外。

  地下水牢,林韵大喜过望:“岚馨,南疆王,死了!”

  谁也无法了解他此刻的心情,那是一种彻底遨游在九霄云外的无上欢愉!那是一种积压在心上多年的恶瘤终于粉粹不存的极致解脱!

  “你说什么,我都信。”岚馨眸中坚定无比,她的直觉让她相信:林韵的预言,是真的,比真金还真。

  檀星苑,衣香魅影,人流如织。一年一度的菊花会再次绚丽开幕。

  {酷√匠y网P?唯X一正!版,^。其CZ他都,…是盗版R

  凉亭中,诸位贵女翘首以盼:罗羽冰,你还会来吗?

  不消一会儿,东南方向处,缓缓走来了两道浅色的身影。

  众女目若香风,不由地抬眸望去,只一眼,就惊艳到了心里:羽冰,多日不见,你依就是如此的让人心醉!

  正当她们如是想着,几近沉醉之时,却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盛装出席的宥汐。

  汐公主一袭粉裙,轻灵嫣美,一举一动,都让她们嫉妒得发狂。不为别的,只为那个她们奉若神明的少年,为什么?站在他身侧的不是自己?

  众少年的明眸,亦是胶着在宥汐的身上,怎么也移不开。美人如花隔云端,汐公主,初次邂逅,你就已经融化在我们的心底。

  罗羽冰心内明了:宥汐,不愧是九州第二美人,除了明盈,如今天下的女子,再没有比你更美的了。这桃花那是别样旺盛啊!

  宥汐对众人的爱慕神色视若无睹:我的心中,唯有夜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